“你跟着我干什么?”

  走到公园门口的江小白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瞪着贾云超。

  “老先生,我家里真的有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啊!您菩萨心肠,求求你悬壶济世,救救我老母亲吧!”

  贾云超双手合十,满脸乞求地看着江小白。

  “既然有病,那就送去医院。老朽不是什么神医,你不要以为我有多大的本事。”

  “医院早就去过了,看过不知道多少医生了,就是看不好啊。”贾云超道:“你能帮那么多人解除病患之苦,也一定能帮我老娘解除的。老先生,求你了!”

  “我真的无能为力。”

  语罢,江小白还是走了。

  贾云超看着江小白渐行渐远的背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江小白原本以为贾云超会追上去,谁知道这家伙并没有追上来。没有办法,他只得一直往前走。

  第二天一早,江小白知道贾云超肯定还会去公园找他,他愣是忍住没有去公园。又过了两天,他才再一次穿着宽松的练功服来到了公园,依然还是在老地方,练起了他的太极剑。

  果然,不到一刻钟,贾云超就出现了。看到了江小白,贾云超两眼冒光,赶紧跑了过来。

  “先生,这几日没有见到您,我还以为您老人家不来了呢。”

  江小白道:“过去几天,我一直都在家中处理琐事。”

  贾云超道:“可算是把您给盼来了。我母亲的病又有些严重了,老先生,我求求您了,您就出山帮我看看我的老母亲吧?”

  “你今年多大年纪了?”江小白问道。

  贾云超道:“今年三十八了。”

  看着贾云超花白的头发,道:“才三十八怎么头发白了一多半了?”

  贾云超道:“老母卧病在床,我日夜焦虑,无法入眠,所以头发白了很多。先生,我求求您了,救救我老娘吧。只要能治好我老娘的病,我宁愿折寿十年。”

  “年轻人,别说这种话,我相信你老母也不愿意听到你说这种话。天下父母心,谁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长长久久没病没灾地活在这世界上。”江小白叹了口气,这贾云超还真是个孝子。

  “先生,这么说您愿意帮我喽?”贾云超满含期待地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道:“带我去你家看看吧。你老母亲生的是什么病我还不清楚。咱们有言在先,我只是个不入流野郎中,你别把我当成了什么厉害的神医。老朽本事有限,治不治得好,可说不一定。”

  贾云超道:“放心放心,只要老先生肯出手,我就已经铭感五内了。”

  “好了,闲话就不多说了,带我去你家吧。”

  贾云超的家就在公园附近,很快,江小白就来到了他家。

  “先生,我老母亲卧床不起,现在脑子都有些糊涂了,有的时候能认出我,有的时候连我都认不出。她要是说了什么冲撞了您的话,您千万别介意。”

  江小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母亲在哪间房?”

  “这间。”

  贾云超推开了一扇门,他的老母亲正在里面躺着。

  进去之后,江小白假模假样地给贾云超的老母亲把了脉,然后又问了一些问题。

  “出来说吧。”

  二人来到客厅里,贾云超给江小白泡了茶。

  “先生,我老母亲的病该如何救治?”

  江小白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老娘卧床应该有五年了吧。”

  “先生,您太神了!就是五年了。”贾云超惊讶地看着江小白,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是江小白早就从门房老大爷那里打听到的。

  江小白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贾云超道:“只要能康复,我等上几年都无所谓。”

  “几年?”江小白一笑,“可能用不了那么久。”

  “真的吗?”贾云超喜出望外。

  江小白道:“一切都是我的推算罢了,还得看实际的疗效。我现在给你开一副方子,你马上去照方抓药。”

  “好,好。”

  贾云超马上去给江小白准备了纸笔,江小白开了一副方子。这副方子其实很普通,吃下去对人不会有害。

  “你现在就去抓药。我的方子煎熬的过程比较特殊,药抓回来之后,我亲自教你一遍。”江小白道。

  “好嘞。先生稍坐,我去去就回。”

  贾云超离开了家。江小白走到阳台上,看着他走出小区。

  再次来到贾母的房间,江小白把早已准备好的八卦盘拿了出来,垫在贾母的身下。八卦盘里面的灵气会通过贾母全身的穴位进入她的体内,帮助她恢复身体。

  随后,江小白回到阳台上,一直看着下面。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贾云超回来了。江小白赶紧去把那八卦盘收了回来。

  “先生,按照您的方子抓的药。我还顺道买了个煎药的砂锅。”贾云超道:“你快教我怎么煎药吧。”

  江小白亲自示范了一遍,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叮嘱他注意火候什么的。

  “药熬好了,放一会儿凉一些再喂你母亲服下去。我得走了。”

  “先生,我送送您。”贾云超送江小白下楼。

  “您还会去公园吗?”

  江小白道:“当然会去。我喜欢亲近自然。在城市的钢铁森林里,公园是最接地气的地方。”

  贾云超道:“方便给我一个您的电话号码吗?”

  “不方便。我怕被人打扰。”江小白一口拒绝。

  “那有事我还去公园找您。”贾云超道。

  一直把江小白送出小区,贾云超才回去。

  第二天一早,江小白又去了公园。今天贾云超比他到的还要早,见到他来了,马上迎了上去。

  “先生,您来啦。”贾云超看上去心情不错。

  “你今天倒是来得早啊。”

  打了声招呼,江小白便开始练太极剑。

  “先生,我是来感谢您的。吃了您的药,我老母亲的病似乎有好转了。昨天她的腿有知觉了。”贾云超道:“您真是妙手回春的神医啊!”

  江小白道:“别那么早感谢我,想要彻底好转,需要些时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