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哭哭啼啼的郑霞,林勇沉默了下来。

  一个男人许诺过要给一个女人幸福,而如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伤心流泪。林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千头万绪在心中,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即便是有改变现状的想法,但现状真的就那么容易改变吗?

  “当务之急,我觉得你们还是应该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不要让你们的仇人找到你们。”江小白道。

  “我去收拾东西。”

  郑霞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

  “收拾什么啊,有什么可收拾的,我们什么都没有。”林勇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恨自己无能。

  现在想想也真是可悲可叹,出来混了几年,整天想着洒热血抛头颅,讲兄弟义气,到头来一看,兄弟没有几个交心的,倒是一事无成,还让自己的女人跟着受累。

  “小霞,咱们分手吧。”

  林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不想让郑霞看到他已经红了的眼睛。

  “我没用,给不了你幸福,还总是让你担惊受怕。我们分手吧,对你也是一种解脱!”

  “林勇,你个王八蛋!老娘真是瞎了眼了,跟了你这样的一个烂人!”

  听到林勇要和她分手,郑霞刚刚止住的眼泪又下来了,搬起桌上的药箱子,狠狠地砸在了林勇的头上。

  “霞姐,别这样,别这样。”

  江小白赶紧劝住郑霞,安抚了她一会儿,又转身对林勇道:“勇哥,你刚才说那样的话太不负责任了。你是个男人,怎们能那样说呢?霞姐很伤心。”

  林勇道:“兄弟,你说得对,可我就是一事无成,我给不了她幸福啊!我连保护她的安全都未必保护得了。我是不怕死,可我担心她跟着我会受到伤害啊!”

  江小白道:“每个人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如果在不如意的时候就想着要自暴自弃,那么这个人的意志就太脆弱了。勇哥,你七尺男儿,难道就没想过靠自己的努力拼搏,给霞姐一个美好的生活吗?”

  林勇道:“我怎么没想过啊,可我到头来还是发现,自己除了混社会,别的什么都不会做。”

  江小白叹了口气,沉声道:“你要是这样说,谁也救不了你。人只要是还没死,就有机会,就有希望。像你这样自暴自弃,算什么?振作起来吧,我知道你们没钱,我可以借给你们。你们两个人拿了钱之后,想想怎么利用这笔钱来点生意。”

  “兄弟,我不是做生意的料啊,我连账都不会算。”林勇苦着脸道。

  江小白沉声道:“不会算账,霞姐也不会吗?我告诉你们,好好做生意,你们会有所成的。”

  “可、可我们做啥生意啊?”林勇直挠头,他真的没有方向。

  郑霞道:“无论做什么,都比你混社会强,我们就是去支个小摊卖早点,也算个正经事情。”

  “收拾一下,赶紧离开这里吧。”江小白道:“你们想想哪里可以落脚,我送你们过去。”

  郑霞道:“刀疤陈的地盘就在这一片,只要我们离开这一片,到了别的老大的地头,他轻易不会敢过去的。”

  林勇道:“没错,所以只要离开这一片,我们就算是比较安全的了。如果能再找到个老大做靠山,那就更安全了。”

  “你还要拜码头啊!”郑霞急道:“林勇,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林勇道:“我只是这么一说,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道上就没有我林勇这号人了。”

  郑霞去收拾了东西,他们的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江小白开车贷他们离开。

  江小白把他们带到了永安县的县城区域内,给他们找了一栋民房住了下来。日后林勇的龙虾店就是开在这附近的,江小白清楚的记得这个地点,而龙虾店也会成为林勇郑霞夫妇发迹的起点。

  “这里是两万块钱。”

  这次回来,江小白带了不少现金回来,以备不时之需。

  “这钱你们拿着。想想做个什么生意。”

  林勇道:“兄弟,该让我说什么是好啊!咱们这是萍水相逢,你就那么帮我。以后如果有需要我林勇的地方,你只要言语一声,刀山火海,舍了这条命给你,我都不惜。”

  江小白笑道:“你的命就值两万块钱吗?那这命也太不值钱了吧。勇哥、霞姐,你们都是会大富大贵的人,要相信你们是能做大事的人。”

  郑霞道:“兄弟,我真的是越来越觉得我们似曾相识,真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江小白道:“可能我张了一张大众脸吧,事实上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好了,你们安顿一下吧。钱拿着,我走了。”

  放下了钱,江小白便转身离开。林勇和郑霞追了出来。

  “兄弟,你真是个热心肠的人啊,真没想到世上能有你这样的好人,我太幸运了。我林勇跟你保证,一定混出个人模狗样来!”

  江小白拍了拍林勇的肩膀,“好了,回去吧。”

  “兄弟,”郑霞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以后怎么才能联系到你啊?”

  江小白略一思索,道:“我叫白小江,你们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有事给我打电话。”

  留下电话号码,江小白就走了。他没有告诉林勇和郑霞他的真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两口子会认识一个叫“江小白”的人,到那时候,或许会联想到他这个“白小江”吧。

  离开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江小白想了想,这个时候回南湾村,也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开了一天的车子,的确是有些疲惫。江小白就在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

  拿着房卡进了房间,江小白给贾云超打了个电话,跟贾云超汇报了一下他的行程,又问了问一些事情。

  已经是深夜,二人没有聊多少,便挂了电话。

  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江小白仍是兴奋不已,虽然疲惫,但却并没有困意。

  想到马上就要回到南湾村,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开始在他的眼前浮现徘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