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冷少锋早早就醒来了。

  他还记得县城有一家非常有名的早点铺子,是一家开了几十年的老铺子,只有早上有。一般从早上四点多做到早上九点左右,去晚了就没有了。

  驱车赶到那里,还是那家老店,破旧的门脸,和记忆当中的那家店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店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江小白走了进去,这家店里提供的早点只有五种,他把这五种全都给点了。

  美美地吃了一顿,恨不得再把所有早点都点一遍,很可惜他的肚皮已经塞不下了。

  付了钱,离开早点店,上车之后,江小白驱车直奔松林镇而去。

  这个年代,县城通往松林镇的路还是石子路,一路上颠颠簸簸,不过却一点都没有影响江小白归乡的心情。

  半个小时不到,江小白便到达了松林镇。松林镇和他记忆当中的样子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松林镇都没有什么变化,直到后来江小白的商业帝国把南湾村给开发成了经济开发区,这才带来了松林镇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镇还是记忆中的格局,江小白记得他很小的时候,总喜欢跟着爷爷江峰来赶集。江峰会把菜园子里的新鲜蔬菜挑到集市来卖,卖完之后,总会买些糖果给他吃。

  如今的江小白对于糖果早已经没有了兴趣,不过他却很想再尝尝。把车子停在路边,江小白便下了车,很快便在路边的小摊上找到了他小时候最喜爱吃的糖果。

  “大姐,这糖果怎么卖啊?”

  江小白用已经说得不太习惯的家乡话和摆摊的妇女交流。

  “一毛钱一个,大兄弟,买回去哄孩子很好的,要多少啊?”

  江小白笑道:“我还没孩子,我买了自己吃,给我来二十个吧。”

  江小白付了两块钱,拎着袋子走在街道上,嘴巴里面吃着儿时最喜欢吃的糖果。今天恰巧是赶集的时候,所以小镇原本就不宽的街道两边已经摆满了各式小摊,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人。

  那个时候,连电动车都还没有出现,街道上都是推着自行车来赶集的人,车把上挂着个篮子或袋子,里面装着买来的东西,或许是一把芹菜,或许是几根大葱……

  “卖白菜啦,新鲜的大白菜,谁要买啊?”

  一个叫卖声引起了江小白的注意,这个声音清脆悦耳,还有点熟悉。

  江小白循声望去,就见前面有个摊子,一个女孩蹲在那里,正在低头叫卖。

  江小白走了过去,还没有走到近前,就见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把女孩的摊子给围了起来。

  “小莲啊,又来卖菜啊。”

  为首的那个染着黄毛的家伙随手拿起一棵白菜,在手里掂量了几下,然后就把白菜丢在了地上,踏足上去踩了几脚,把一棵好好的白菜踩得稀烂。

  “你干什么啊!”

  女孩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们,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助。

  “干什么?来帮你忙呗。说吧,这些白菜多少钱?哥哥我全要了。你别在这儿买菜了,跟哥哥跳舞去呗。”

  那黄毛蹲下身来,伸手去摸女孩的脸蛋,女孩吓得想要躲开,脚下匆忙移动,一个不小心摔坐在了地上。

  “滚开啊!滚开!”

  女孩吓得抱着脑袋大喊大叫,但周围全都是冷漠的人群,谁也不敢招惹这群小太保。

  江小白已经走到了旁边,他看清楚了,这个买菜的小女孩不是别人,而是秦香莲。这个时候的秦香莲,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青春无敌,虽然满脸尽是稚气,不过却难掩她的天生丽质,真是如一朵百合花般纯洁无瑕。

  “你们干什么呢?”

  这个事情,江小白不得不管。

  “大哥,来了个好管闲事的!怎么收拾他?”

  几个小痞子已经围了过来。

  “打断他一条腿!敢惹老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黄毛下了命令,他的几个小弟马上就对江小白动了手。可这几个小杂毛还没能碰到江小白,就已经被江小白给打翻在地。

  “小子,有两下子啊!”

  那黄毛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刀,紧紧攥在手中。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拳脚厉害,还是老子的刀子厉害!”

  话音未落,那黄毛已经挺刀刺了过来,直奔江小白的腹部,一旁的秦香莲已经吓得捂住了眼睛。

  江小白却是一点也不紧张,在他看来,这黄毛不过就是地上的那棵烂白菜,是个垃圾。

  “找死!”

  江小白一脚蹬了出去,直接踹在了那黄毛的下巴上,黄毛整个人倒飞出去,昏死过去。

  “你没事吧?”

  秦香莲赶紧走了上来,看着救了她的英俊男子。

  “我没事,你怎么样?”

  江小白看着十七岁的秦香莲,脑海中满是回忆。

  “我没事,其实他们经常来骚扰我,我都习惯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不敢怎么样我的。”

  江小白道:“你可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这群小流氓可不是善茬,没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尤其是遇到了你这样的柔弱女子。”

  秦香莲看着地上倒着的几个小痞子,道:“你快走吧,一会儿他们会喊人来的,你就逃不掉了。”

  “他们怎么不了我,倒是你,你怎么办?”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道:“我还要卖菜,等这里的白菜卖完了,我就走了。”

  “那好,我现在就把你的所有白菜全都买了,多少钱?”江小白不愿意秦香莲在这里冒险。

  “你要买的话,我……我就不要钱。”秦香莲道:“我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这些菜,算是答谢你的。”

  “那可不行。”江小白道:“我给你五百块吧。这些菜全归我了,你赶紧回家去。”

  语罢,江小白就从身上掏了五百块钱出来。

  “我真的不能要。”秦香莲直摆手。

  “干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江小白转身望去,就见刘长河走到了这里。

  刘长河骑着摩托车,车把上挂着个黑色的皮质公文包,上衣胸前的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