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你家大哥在元安市的什么地方?”

  得知秦香荷的老公刘凯就在元安市,江小白心想或许他想帮助这家人的愿望能够实现。

  “在一个工地上,具体那个工地在什么地方,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在元安市。”

  江小白道:“大嫂,那等你家大哥再打电话回来的时候,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他,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江小白把手机号码留给了秦香荷。

  秦香荷问道:“兄弟,你让他联系你干什么啊?他那个人嘴笨得很,不会说话的。”

  江小白道:“都在同一个城市,有机会的话,互相帮衬一下也是好的。”

  秦香荷道:“兄弟,你要是真想帮我们,就帮帮我妹妹吧。她也不小了,应该到外面去闯一闯。”

  “她自己有这个意愿吗?”江小白问道。

  秦香荷叹了口气,“哎呀,不知道怎么说她是好,早就叫她出去打工了,她就是不肯出去。很多年轻人都向往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巴不得跑出去,就她非得要呆在家里,不肯出去。”

  “为什么呢?”江小白问道。

  秦香荷道:“主要是因为我妈的身体不太好。她留在家里,可以照顾到我妈。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没办法经常呆在娘家。”

  江小白道:“这样很难办,要是她不愿意跟我去城里,我也不能绑在她去啊。”

  “兄弟,你就告诉我,你肯不肯帮大嫂这个忙。”秦香荷看着江小白道。

  江小白道:“大嫂,我肯定是肯的,就是不知道她的意愿。”

  秦香荷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她那边由我来搞定。我就是磨破嘴皮子,也让她答应下来。”

  正聊着,秦香莲从灶房出来了。

  “准备吃饭了。”

  秦香荷赶紧打来一盆水给江小白洗手,洗好了手,秦香莲已经把面条端上了桌。

  “不好意思啊,你来我们家里做客,就让你吃这个。”

  姐妹俩轮流跟江小白道歉。

  江小白已经坐了下来,端起大碗吃了起来。时隔多年,又吃到了秦香莲亲手做的手擀面,关键是此刻的秦香莲只有十七岁,这真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很快,一碗面就被江小白吃光了,连汤都喝得一点不剩。

  “赶紧给兄弟再盛一碗。”

  秦香荷忙道。

  秦香莲赶紧又去给江小白盛了一碗,叮嘱道:“慢点吃啊,小心撑着胃。”

  江小白笑道:“没事的,我能吃。”

  几分钟后,一碗面又吃完了。秦香莲又要去给他盛,却被江小白给拦住了。

  “你当是喂猪啊,我真的吃不下了,真的吃了很多了。”

  秦香莲扑哧一笑,“真没见过你这样能吃的。手擀面有什么好吃的啊,你们城里人不会连手擀面都没吃过吧?”

  “小莲怎么说话呢!”秦香荷喝斥道。

  江小白道:“没事。说实在的,我吃过不少面条,就你做的手擀面最好吃,真是太好吃了。”

  秦香荷道:“你能喜欢,那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担心招待不周呢。”

  “有人吗?”

  就在这个时候刘长河背着手走进了院子里。

  “这厮怎么来了?”

  江小白心中不悦。

  “村长啊,有什么事吗?”

  秦香荷赶紧起身去迎接。

  刘长河道:“没什么事情,侄儿媳妇,你挺着大肚子,就不要走动了。”

  “刘村长,你来啦。吃饭了吗?我做了手擀面,要不吃点吧?”秦香莲笑道。

  年少无知的秦香莲对于刘长河并没有什么防备,反而认为刘长河是个很可靠的人,毕竟刘长河上午在镇上帮他教训了小流氓。

  “哟,小莲做的啊,那我真要尝尝。”刘长河笑着坐了下来,看了江小白一眼。

  “我去给你盛。”

  秦香莲很快就给刘长河盛了一碗面条回来。

  刘长河吃了几口,放下筷子,道:“比我家那婆娘做的好多了,就是中午吃多了,肚子实在是塞不下了。”

  “没关系的。”秦香荷问道:“村长,是不是又要交什么钱啊?”

  刘长河点了点头,“是啊,村里打算修桥修路,需要大家伙齐心协力,出钱出力。你男人不在家,你挺着大肚子,指望你出力肯定不行,我看你家就出钱吧。”

  “那要多少啊?”秦香荷问道。

  “两百块。”刘长河道。

  “这么多啊?”

  秦香荷抠着衣角,“家里没钱啊,我男人好久没有回来了,得等他回来才有钱。”

  刘长河道:“这钱又不是给我个人的,家家户户,每家都出。这是村里的决定,你跟我哭穷也没用啊。没有钱就去借,修桥铺路,对大家伙都是好事,不是吗?”

  “是好事,当然是好事。”秦香荷很窘迫。

  “姐,我有。”

  秦香莲把上午江小白买她的菜的钱拿了出来。

  “刘村长,给。”

  刘长河伸手去把钱拿了过来,顺手在秦香莲的手上摸了一下,少女滑腻的肌肤触感,让他的骨头一下子都酥了。

  “小莲啊,我们村里缺个女干部,你要不到我们村里做个女干部吧。”

  秦香莲笑道:“刘村长,您真会说笑,我哪里是做干部的料子啊。”

  刘长河道:“我没开玩笑啊。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缺个女文书,要不你来做吧。有工资的,而且逢年过节还有福利。”

  “不不不,我不行,再说了,我也不是南湾村的人。”秦香莲连忙摆了摆手。

  “这不打紧,谁也没有规定非得是南湾村的人才能做啊。”刘长河看着秦香荷,“侄儿媳妇啊,这可是很多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啊,你得劝劝你妹子。”

  “好。”秦香荷点了点头。

  “好了,我走了。”

  刘长河站了起来,道:“要小心外人,不要轻易地相信别人。”

  这话明显就是说给江小白听的。

  在他走后,秦香荷沉着一张脸,道:“小莲,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少到南湾村来,遇见刘长河,你要绕道走,明白了吗?”

  “姐,为什么啊?刘村长挺好的一个人啊。”秦香莲还不明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