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年纪还小,看谁都觉得是好人。我不跟你说太多,反正你要记着,刘长河不是个好东西。”

  秦香荷已经嫁到南湾村有几年了,刘长河在村里的口碑,她不会不知道。

  “姐,他怎么不好啦?”秦香莲刨根问底地追问起来。

  秦香莲年纪还小,有些话秦香荷不好跟她明说。

  “你别多问了,反正就是不行。”

  秦香莲道:“我觉得他挺好的啊,很热心肠的一个人,而且很有正义感。对了,你们村的这个文书我能做吗?真要是做的话,至少每个月还能拿点工资吧。”

  秦香莲似乎对这个工作已经产生了兴趣,这让秦香荷背后惊出一身的冷汗,她太清楚刘长河为什么要把这个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工作让给她的妹子了,刘长河压根就是有所图谋,图她的妹子年轻貌美,想要染指于她的妹子。

  “天上不会掉馅饼,小莲,我是你姐姐,我会害你吗?”秦香荷道:“反正就是一句话,不要跟他接触,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

  秦香莲很想不通为什么姐姐要那么敌视刘长河,在她看来,刘长河是个挺好的人。

  “你应该听你姐姐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江小白开口了。

  “为什么啊?”秦香莲道:“人家看我们困难,帮助我们,有错吗?”

  江小白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一个人,不能看他的表面,要看他的内心。”

  秦香莲道:“刘村长的内心有什么问题吗?”

  “傻丫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我说了他那个人有问题,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信不过了吗?我是你亲姐姐啊,我会害你吗?”秦香荷急道。

  “姐姐,你别着急啊。”

  秦香荷怀着身孕,秦香莲担心她会出事,道:“我当然相信你啦,我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不好了。”

  “不要问了,反正就是不好。”秦香荷道:“听我的,我不会害你。对了,我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啊?”秦香莲问道。

  秦香荷道:“白兄弟在元安市工作,你姐夫正好也在那边打工。那里是大城市,有很多工作的机会。我想你跟白兄弟去元安市,去找个事情做做,总比你呆在家里要强。”

  “我不走。我要是走了,你和咱妈谁来照顾?你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产了。我妈的身体也不太好。”秦香莲道:“都需要人照顾啊。”

  秦香荷道:“妈我来照顾。我生孩子又不是什么大事,哪个女人不生孩子?我自己搞的定。”

  “姐,我不走。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不想离开家。”秦香莲表面上看上去柔弱,但性格当中却有刚强的一面,有的时候相当的固执。

  “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我是你姐姐,我会害你吗?”秦香荷快急死了。

  秦香莲道:“我放心不下家里。”

  江小白太了解秦香莲的个性了,心想现在刘长河已经对她起意了,以刘长河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个性,要是把她放在家里,迟早要出事,必须得带走她。

  “嫂子,你看这样成吗?你也跟着去,我们把老太太也带过去。元安市是大城市,有很多非常厉害的医生,我们可以给老太太找个好医院,把老太太的病彻底给治好了。”

  秦香荷道:“兄弟,这太麻烦你了。再说了,我家里的这些田地,我要是走了,谁来种田啊。”

  江小白问道:“那你能告诉我种田一年能有多少收入吗?”

  秦香荷笑道:“不赔本就算是不错的了,粮食的价格太低,还要给国家交粮,种子肥料农药的价格都在上涨。”

  江小白道:“那你还种地干什么?白费了力气不说,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你不如去城里,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就在城里找份工作。再怎么说,也比你在家里强得多。再说了,你和你家大哥也算是两口子团聚了,总好过一年就见几次面吧。”

  秦香荷被江小白的这番话说的已经有些心动了。

  “姐,这不行啊。我们一家都过去了,城里可不比咱农村,干什么都要花钱,开销得多大啊!”秦香莲道。

  秦香荷一想也是,毕竟她们现在并没有工作。

  江小白道:“好手好脚的,只要愿意,钱肯定是能赚着的。你们到了元安市,你们的工作我负责解决。”

  秦香莲道:“白大哥,你到底是图什么啊?我们这才是刚认识而已啊,你怎么那么帮我们啊?我都怀疑你有什么企图了。”

  秦香荷一听这话,还真是觉得这样,这个世界坏人多好人少,防人之心不可无,世界上哪有什么活**,江小白的做法的确是引人怀疑。

  江小白道:“我什么都不图,就觉得你们一见如故。我是能把你们卖了还是怎样?”

  秦香荷道:“咱妈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就是卖给谁,也没人要啊。我也是个妇女了,也没人要。你要是真有什么企图,就是对我家小莲有什么心思。”

  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女孩,秦香荷知道她的妹子有多漂亮,所以她认为江小白肯定是看上了她的妹子。

  江小白一表人才,又是城里来的,秦香荷当然看得上他,就是现在她的妹子年纪还小,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嫂子,我的电话已经留给你了。你们考虑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在林原还会呆上五六天,过后就得回去了。”

  江小白站了起来,他要给这姐妹俩思考的空间。

  “你不是来投资的吗?不去村里看看吗?”秦香莲问道。

  江小白道:“我这就四处看看去。你们不用陪我,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们可以多考虑考虑。我等着你们的电话。”

  语罢,江小白便离开了。

  秦家姐妹把他送出了门,目送着江小白离开。

  “他看上去不像是骗子啊。”秦香莲道。

  秦香荷道:“我也觉得不像,可是人家没有理由对咱们那么好啊,除非是他看上你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