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瞎说什么呢!我、我和他才刚认识!”

  秦香莲俏脸一红,背过身去,背对着秦香荷。

  秦香荷笑道:“小妮子,害臊啦,是不是你对他也有意思啊?”

  秦香莲道:“才没有呢。我把他当个好心人对待的,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东西。”

  秦香荷道:“那你说人家干嘛对咱们家的事情那么上心呢?你们刚认识,他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呢?”

  “我、我不知道。”秦香莲窘迫地道。

  秦香荷笑道:“我的傻妹子哟,你可得想清楚喽。过几天人家就回去了,错过了可就真的错过了。”

  “姐,你觉得现实吗?我们一家人丢弃田地不种,跟他进城。地可是咱们庄稼人的根啊,这树要是没了根,人还怎么活啊?”秦香莲脑海里庄稼人的思想根深蒂固。

  “树挪死,人挪活。这可是句老话。小莲,我真觉得这是个机会。你那么聪明,不应该在村里浪费你的能力。出去闯一闯,或许这辈子就不一样了。”

  秦香荷语重心长地道。

  秦香莲摇了摇头,嘟着粉嫩可爱的小嘴。

  “我不想出去,我觉得种一辈子的地也挺好的。再说咱们,你认为让她进城现实吗?城里的生活她能习惯吗?她这一辈子连咱们松林镇都没有出去过,你怎么让她面对外面的世界?”

  秦香荷道:“咱妈的病在大城市治好的几率更大,等她的病治好了,就让她回来。她那个病啊,不能再拖下去了,总不是个办法。”

  “是她自己不愿意去医院看,你和我又不是没劝过她。”秦香莲道:“老太太有多固执,谁都清楚。”

  秦香荷道:“那不是家里没钱嘛,担心给我们增加负担。”

  “现在也没钱啊。”秦香莲道:“不是说去了城里就能马上有钱的。”

  秦香荷道:“人家跟我说了,只要我们去了,他会负责帮我们解决工作问题的。到时候在城里有了工作,一个月至少能赚一千块钱吧。这可比咱们在家强多了。”

  秦香莲道:“城里的开销也大。在家多好啊。人刘村长都说要给我找一份事情做做的,也是有工资的。”

  秦香荷叹了口气,“我的傻妹妹啊,刘长河能有那么好心吗?他那是贪图你的美se啊!”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秦香荷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他那个人在咱们村口碑很坏的,不知道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妇被他骚扰过。你还真以为他是个好人啊!”秦香荷叹了口气,“你还年轻,涉世未深,看谁都是好人,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他那么坏吗?可为什么今天要帮我出头啊?”秦香莲诧异地道。

  秦香荷道:“我都告诉你了,他对你有所图。刘长河这个人坏透了,绝对不能靠近他。不管咱们最终进不进城,你都要给我记住了,要远离他,不能靠近他!”

  “知道了姐姐。”

  秦香莲道:“那你说白小江会不会也是故意接近我的?”

  秦香荷道:“他那个人和刘长河不一样,我看过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清澈,没有杂质。”

  “姐,你刚才还教我不要轻易地相信谁,现在怎么又说这种话了。我认识白小江的时间比认识刘村长还要短。”秦香莲道。

  秦香荷道:“要不这样,咱们去元安市,去找你姐夫。到时候白小江要是愿意帮咱们,咱们感谢他。如果他流露出不轨的企图,咱们就和他断绝往来。那里有你姐夫,反正我们还有个倚靠。”

  “再说吧。我想考虑考虑。”秦香莲犹豫不决,她的心里仍然不愿意离开家乡这片热土。

  ……

  江小白在村里走着,说是来投资的,这只是他的幌子,他就是想在村里到处走走,随意看看。

  很快,他在村里四处走动的消息就传到了刘长河的耳朵里。这个村里到处都是刘长河的耳目,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马上就会传到他的耳朵里。

  刘长河马上带人找到了正在村里四处走动的江小白,把他拦住。

  “喂,小子!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在外面村里走来走去,打什么主意呢?”

  刘长河冷着脸问道。

  江小白道:“这村里难道连走走都不可以了?我又不是在你家里,你管不着吧!”

  刘长河冷笑道:“但凡是在南湾村,我就管得着!来来来,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我要好好审问他,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

  刘长河带来的几个人都是南湾村的村干部,整个南湾村的村干部集体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刘长河挑选出来的,都得以刘长河马首是瞻,就等于是他的家丁。

  “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个家伙冲上前来,被江小白一把推开,他不愿意和这些乡亲动手。

  “快点把他给我拿下!”刘长河大吼道。

  其余几人纷纷上前,把江小白给围了起来。江小白叹了口气,他不想动手看来是不行的了,总不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吧。

  那几个人扑了个空,再一看,江小白已经到了刘长河的面前。刘长河人高马大,身材魁梧,本以为二人就算是打起来,刘长河也能轻易地击败看上去瘦弱的江小白,谁知道刘长河却是被连扇了几个巴掌,扇得晕头转向。

  “你真当你是这里的土大王啊!”

  刘长河被江小白上来的一通暴揍给打晕了,他这辈子还没这么出糗过。

  “你敢打我?”

  “小爷打的就是你这种恶霸!”江小白指着刘长河的鼻子,“你信不信我让你这个村长干不成!”

  刘长河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心想难道这小子大有来历,要不然怎么敢那么嚣张,还扬言要他这个村长干不下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江小白知道对付刘长河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权势来压他,便道:“你还不配知道我的身份,你给我听好了,我想动你,一个电话就能叫你乌纱帽不保。”

  “村长,这小子估计有点来头啊。村口那车就是他开来的,那车老值钱了,上百万呢。”一人在刘长河的耳边说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