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香莲这两天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从她自己的角度来说,她是不愿意去城里的。她对这一方水土有深深的依恋。

  但是这两天姐姐秦香荷一直在她耳边吹风,跟她描绘城市里有多好。她不是不知道城市里的好,有许多年纪相仿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家乡,去了城市里打工,她早就从返乡的那些人口中听过了城市的繁华与多彩。

  和许多年轻人不一样,秦香莲就是对山清水秀的农村情有多钟,反而对灯红酒绿的城市有些畏惧和反感。

  但她仔细一想,姐姐的话说的也对,城里有更好的医疗条件。如果真的能把他老母亲的病治好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到底要不要去城里,秦香莲已经不像是以前那般坚决了。让她不解的是,她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江小白会那么帮她。这让她觉得江小白很可能居心不良,但从江小白的言行举止来看,却是什么都发现不了。

  “小莲,你到底考虑好了没有啊?”

  一大早,秦香荷便又开始在她的耳边唠叨了起来。

  “人家白小江就快要离开了,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到底要考虑到什么时候啊?”

  “姐!你能不能不催我啊!我看要不这样吧,你带着咱妈跟他去城里,找我姐夫去。你带着老娘在那边看病,我在家里照看田里的事情。”

  “我能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吗?”秦香荷道:“你要是不走,我也不会去的。”

  “有什么不放心的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的。”秦香莲道。

  秦香荷道:“我妹妹貌美如花,谁都知道你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这十里八乡打你主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把你丢在家里,我能放心吗?算了算了,既然你不想去,我也不能强求你什么。”

  秦香莲道:“姐,咱们和那白小江不过是萍水相逢,他这么热心地帮助咱们,我总觉得可能会是个陷阱。你告诉我的,人心叵测,你觉得世上会有那么好的人吗?”

  秦香荷叹了口气,“我也怀疑,不过实在是看不出他有什么坏心眼。我看他挺真诚的,挺好的一个人。”

  “人不可面相。人性隔肚皮,谁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秦香莲道。

  就在姐妹俩聊着的时候,刘长河背着手走到了门口,驻足停了下来,看到了正在院子里洗衣服晾晒的姐妹俩。

  “小莲啊,”刘长河笑着走了进来,道:“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什么事啊?”秦香莲问道。

  刘长河笑道:“就是让你到村委会做文书的事啊。这可是个好差事,好多人盯着呢。我就是想给你,所以没有答应旁人。”

  “刘村长,你还是留给别人吧。”秦香莲笑了笑,“我没那个本事做文书。”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小瞧自己呢。你当然有本事了,我觉得你行,那你肯定就行。”

  刘长河道:“你可要考虑好了啊,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这个机会要是错过了,你这辈子都未必能等到那么个好机会。”

  “村长,我妹子考虑好了,她考虑得很清楚。”秦香荷知道刘长河是什么样的人,绝对不会怂妹妹去虎口的。

  “谢谢村长的好意,不过我们真的没那个本事做文书。”

  刘长河摇头叹气,“那真是太可惜了。对了,村里小学还有个职位,小莲,这个你肯定能做。”

  “什么工作啊?”秦香莲问道。

  刘长河道:“教孩子们读书认字,这个你应该可以的吧。我记得你也是初中毕业了的。”

  “村长,你真会说笑。我家小莲上学的时候就最头疼读书,怎么能教书呢。这个她更不信。”

  天上可能会有掉馅饼的好事,但刘长河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做好事。

  秦香荷打定了主意,无论刘长河说什么,都要拒绝他。

  “教书没你们想象的那么难,有参考书的。上课前把课备好,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看咱们村小学的老师,连一个高中生都没有,有的只有小学文化呢。你怎么说也比他们年轻,比他们聪明啊。”

  “我不去。”

  秦香莲实在是有点烦了刘长河,要说刘长河一开始提出要帮她,她心里还心存感激。现在,刘长河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就只能让秦香莲反感厌恶。

  “我不是教书的料。”

  蹲在那里洗衣服的秦香莲洗好了衣服站了起来,在身上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到墙角拿起了锄头。

  “姐,我下地干活去了。”

  刘长河自知没趣,讪讪一笑,自己走了。

  秦香莲正在田里锄草,突然听到了两声咳嗽,回头一看,竟是刘长河。

  她心里一紧张,不由得握紧了手里的锄头。

  “刘村长,你怎么来了?”

  刘长河笑道:“碰巧路过,看到了你,就来打声招呼。”

  “哦。我要回家了。”

  秦香莲心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拿着锄头想要从刘长河身旁走过,却被刘长河给拦了下来。

  “刘村长,你这是干什么啊?”

  四下无人,刘长河刚才已经观察过了,所以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小莲啊,我想干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我这么想对你好,一次又一次帮你,你为什么不领情呢?”

  刘长河一步步上前,秦香莲只能步步后退。

  “你对我好,那是你要对我好,我没有要你对我好。刘村长,我感激你。”

  秦香莲紧张极了,她从刘长河的眼睛里看到了烈火。

  “既然感激我,就不要嘴上说说,来点实际行动吧。”

  刘长河嘿嘿邪笑,“小莲,你知道嘛,十里八乡,没有比你长得更漂亮更水灵的女孩子了。我吃饭睡觉都想着你,这些天我好煎熬啊。因为想你,我都瘦了好几斤了。”

  “刘村长,请你自重!”秦香莲道。

  刘长河道:“装什么装!你们女人都一样,嘴上说不想,心里比谁都想。我的小心肝,来吧来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