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刘长河的真面目完全暴露出来了,他对秦香莲已经失去了耐心,此刻只想把她按倒在这田地里。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跟着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你们一家人都会因为你跟了我而得到特殊的照顾,在南湾村,我就是皇帝,我说了算。”

  刘长河语速极快,他喘着粗气,朝秦香莲扑了过去。受惊之下的秦香莲抡起锄头朝刘长河的脑袋上砸去。

  刘长河痛叫一声,捂着额头倒了下去,鲜血从他的指缝之间流了出来。

  “你……你敢打我!”

  刘长河做梦也没想到看上去柔弱似水的秦香莲居然敢对他动手。

  秦香莲吓得全身发抖,丢了锄头,拔腿跑走了。

  秦香荷正在家里织毛衣,就见秦香莲突然间跑了进来,面色苍白如纸,满脸是血,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

  “你怎么了?”

  “姐,我……我打人了!”

  秦香荷一看妹子这状态不对,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问道:“小莲,你别着急,你好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香莲磕磕绊绊地把在田地里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没死吧?”

  “没。”

  秦香莲摇了摇头,“不过流血了,应该还蛮严重的。”

  “这下坏了。”秦香荷道:“刘长河那个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肯定会报复你的。他和镇上的派出所关系很好,我就怕他让人来抓你。你要是被抓进去了,那里面都是他的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啊?”

  姐妹俩一下子都慌得失了神,六神无主,抱在一起痛哭起来,仿佛世界末日就快要来了似的。

  “没事,没事,一定会有办法的。”

  秦香荷毕竟是姐姐,生活阅历丰富,她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小莲,你不能留在家里了。要想不让刘长河得手,你只能离开家里。”

  秦香莲道:“你是说找白小江帮忙吗?”

  秦香荷道:“一时半会,我只能想出这么个人来。”

  秦香莲道:“关键是他我也信不过啊,万一他和刘长河是一类人,那不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窝啊!”

  “那就只有赌一把了!你姐夫就在元安市,你跟她到了元安市之后,马上就去找你姐夫。”

  秦香荷道:“见到你姐夫,你就安全了。”

  秦香莲道:“你不去吗?”

  秦香荷道:“我稍后会去跟你们会合。家里还有一摊子事,想离开不是说马上就能离开的。”

  “不行啊!”

  秦香莲摇了摇头,“刘长河找不到我,肯定会把怒气发泄在你的身上的。到时候你怎么办?”

  秦香荷道:“傻妹子,你怕什么啊,我一个怀着孕的大肚子,他能把我怎么样?他敢把我怎么样?”

  “姐,跟我一起走吧!家咱先不要了,等过一阵子再回来。我们现在就去接上咱妈,然后一起进城。”

  秦香莲抓着秦香荷的手,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家里这一摊子事,不能就这么不处理就走了啊。”

  秦香荷去把江小白写给她的电话号码找了出来,道:“你现在赶紧去镇上,找公用电话给白小江打电话,请他赶紧来接你。刘长河要对付的是你,只要你走了,我们就都安全了。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姐……”秦香莲不肯走,她仍然很担心秦香荷。

  “快走啊!你再不走,那就真的来不及了!”秦香荷把她往门外推,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从姐姐家里出来之后,秦香莲一路哭着朝着镇上跑去。

  他们村里没有公用电话,有手机的也就只有刘长河有。

  到了镇上,秦香莲找到了公用电话,对着纸条上的号码拨了过去。嘟嘟几声之后,电话便接通了。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江小白的声音,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秦香莲纷乱无比的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白……白先生,是我。”

  “秦香莲?”江小白听出了声音。

  “嗯。”

  “太好了!你总算是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你不会打的呢。”电话那头的江小白在接到秦香莲的电话之后表现的非常的高兴,心花怒放。

  “白先生,我遇到麻烦了。”秦香莲带着哭腔说道。

  “别着急,慢慢说,多大的麻烦我都可以给你摆平。”江小白道。

  秦香莲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和江小白说了。

  “他……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好害怕,我会被抓去坐牢吗?”

  江小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说以前刘长河还没有秦香莲的把柄,比较难办,现在好了,秦香莲打他的拿一下,就等于是给了他把柄。刘长河可以无限放大这件事,以他在松林镇乃至于永安县的影响力,他完全可以做得到。

  本来算不上一件大事,但只要刘长河想那么办,他就完全有能力让小事化大,最终通过不断给秦香莲施压,达成他的目的。

  “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开车过去接你。”江小白道。

  “我在镇上。”秦香莲道。

  江小白道:“你在镇上什么地方?”

  秦香莲道:“百佳超市,这里有公用电话。”

  “好,你不要乱走。我半个小时之内肯定就到。”

  挂了电话,江小白马上就从南苑宾馆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开车直奔松林镇而去。

  秦香莲在超市的门外,心神不宁,不停地走动着。她看到派出所的警车开了出来,朝着南湾村的方向去了。

  秦香莲越想越担心,秦香荷怀着身孕,万一有什么,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不!不能让姐姐替我承担苦果!我得回去!我不能让他们欺负我姐姐!”

  在经过了反复的思考之后,秦香莲终于下了决心。她从超市里买了一把水果刀,放在身上,然后就朝着南湾村跑了回去。

  话说刘长河那边,他的伤其实并不算多严重,不过却是出了不少的血,把衣服都给染红了。从田里爬起来之后,他马上就给派出所的所长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抓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