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香莲的那一锄头彻底点燃了刘长河的怒火,他暗暗发誓,不但要得到秦香莲,还要让秦香莲尝尽苦头。

  在南湾村,还没有人敢跟他对着干,也从来没有人敢打他。刘长河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所以这一次他一定会下狠手,找回场子。

  警车到了南湾村,直接停在了秦香荷家的门外。车上下来几个人,走进了院子里。

  秦香荷正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织毛衣,只要秦香莲安全了,她就觉得这伙人不敢怎么她。

  “你好,我们是派出所的,接到报案,秦香莲涉嫌故意伤人,我们要带她回去审问。”

  “不知道,她没回来过。”秦香荷道。

  “不知道?哼,刚才进村,我们已经问过了,有人亲眼看到了秦香莲跑回来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秦香荷道:“你们要是觉得她在我家,那你们就搜好了。”

  “搜!”

  几人分头行动,把秦香荷家搜了个遍,最终什么也没找到。

  “秦香莲到底在哪里?你知情不报,这是包庇罪,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

  “我犯法?这天下还有王法吗!恶人先告状,最该抓的人是刘长河,你们为什么不去把他给抓了?他做了多少坏事,做了多少缺德的事情,为什么不去抓他?”

  “说话要有证据!你要是能拿出证据来,我们自然会秉公执法!”

  “还要证据吗?你们看看这和南湾村的天空有多黑,就知道这南湾村有多少怨气了!”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很多村民来围观,警察办案,他们只是站在门外,谁也不敢凑近。

  这时,刘长河走了过来。他的头上已经缠上了纱布,纱布上有一块被染上了血渍。

  “秦香荷,你妹妹去哪儿了?打了人就想跑,她那是畏罪潜逃!我劝你为了你妹妹好,还是赶紧把她交出来!”

  “刘长河,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颠倒是非!到底谁黑谁白,咱们心里都有数!”

  秦香荷脾气火爆,可不是好惹的,她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不怕刘长河的人。

  “你个臭娘们,给你脸了是吧!”刘长河瞪大眼珠子,勃然大怒。

  秦香荷道:“刘长河,怎么,你连我一个孕妇都不放过吗?来啊,你倒是对我动手啊!这么多父老乡亲都在这里,你倒是对我动手啊,让他们看看你刘长河有多么威风!”

  “臭娘们,你以为老子不敢嘛!”

  刘长河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秦香荷口角流血,头晕目眩。

  “好你个刘长河,你连孕妇都打,你还是人吗!”

  秦香荷扑了上去,和刘长河扭打在一起。秦香莲虽然撒起泼来很吓人,不过刘长河毕竟是个魁梧的汉子,力气之大根本不是秦香荷可以比的。

  他猛地一用力,就把秦香莲推了出去。秦香荷挺着大肚子,本来行动就不方便,这下被他这么一推,终于摔倒在了地上。

  秦香荷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半天都没有起来。

  “臭娘们,别TM给我装!起来啊,你TM起来啊!你不是要和我耍横吗?来啊!”

  刘长河撸起袖子,不依不饶。

  “刘村长!”

  一旁的小警察都看不过去了,这要是真弄出了人命,谁都不好办。

  “姐姐!”

  就在这个时候,秦香莲拨开人群,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秦香荷,立马扑了过去。

  “姐姐,你怎么样啊?”

  “傻丫头,你怎么回来了啊!”

  看到秦香莲去而复返,秦香荷就快要急死了,回来了就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

  “我不能丢下你不管啊!”

  秦香莲突然看到了地上有血,惊声道:“姐姐,你流血了,孩子、孩子……”

  猛一回头,秦香莲咬牙切齿地盯着刘长河,刘长河被她这眼神盯得心里直发毛。

  “是她先动手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刘长河,我杀了你!”

  秦香莲大叫一声,拔出身上的水果刀,朝着刘长河刺了过去。

  ……

  江小白开车来到了镇上的百佳超市,跳下了车,他立马便朝着超市走了过去。

  走了进去,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秦香莲。

  “老板,之前有个女孩在这里打电话的,她人呢?”

  老板道:“哦,她啊,回去了。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然后就跑走了,我想可能是回家了吧。”

  江小白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冲上了车,驾车朝着南湾村疾驰而去。

  ……

  刘长河一把抓住了秦香莲的手腕,用力地攥紧她纤细的手腕。

  “警察同志,你们都看到了吧!她……她这是要杀我!”

  “我就是要杀你,我要宰了你这个畜生!”

  秦香莲只恨自己不是个男儿,有心杀敌,但是却没有那个能耐。

  “警察同志,快把她拷走!这个女人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江小白的车在秦香荷家的院子外面刹了下来,他从车上跳了下来,拨开人群,冲进了院子里!

  “放手!”

  看到刘长河攥着秦香莲的手腕,江小白一脚踢了过去。

  刘长河见来势汹涌,赶紧松开了手。

  “好小子,这里有你什么事,你来凑什么热闹!”

  “刘长河,你个乌龟王八蛋!为祸乡里!你知不知道会有报应?你知道你会有什么报应吗?”

  刘长河冷笑道:“哪管他身后洪水滔滔。”

  江小白道:“你会断子绝孙,最后疯疯癫癫,死在街头!”

  “小子,我看你是疯了!警察同志,把他一起带走!”刘长河怒道。

  “今天我要把他带走,谁TM都不要拦着!”江小白瞪着眼睛环目四顾,像是要杀人似的。

  “姐姐……姐姐……”

  江小白回头一看,才看到秦香荷的身下已经有了很多的血。

  “不好!”

  二话不说,江小白赶紧去把秦香荷抱起来,送到车上,开车直奔医院而去。

  秦香莲在车上照顾秦香荷,秦香荷的脸色很不好。秦香莲一直抓着秦香荷的手。

  “姐姐,挺住啊,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很快,他们便到了镇上的医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