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现在是最需要我关心的人,只要对你有好处的事,我都愿意去做。”秦香莲笑道。

  晚上的时候,江小白给贾云超打了个电话。

  “老贾,我能不能多请几天的假?”

  贾云超一听这话,立刻就炸毛了。

  “江小白!你什么意思啊?现在咱们公司正是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你却甩手不管,在外面游山玩水!一个星期还不够吗?”

  江小白道:“确实是遇到了一些突发状况,我就再多请两天假,行不行?”

  “你跟我请什么假!你是老板,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这公司要是黄了,亏的也是你的钱。”贾云超很生气。

  江小白笑道:“那我给你加薪,你帮我多顶两天。这次真的不耍赖,就多请两天。”

  贾云超气得挂了电话。

  多在林原逗留两天,很多事情,他就能够处理好。两天之后,秦香荷的身体也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到那时候,如果她们愿意,就可以跟着他一起去元安市。

  打完电话,回到病房。

  “我得回去了。”

  江小白道:“这个地方应该是很安全的。这里是vip病房,有保安二十四小时巡逻的。如果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按一下床头那个红色的按钮,保安很快就会赶来的。”

  “兄弟,今天真是太辛苦你了,嫂子心里有一万个抱歉。”秦香荷想要下床,却被江小白给拦住了。

  “嫂子,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你明天还会来吗?”秦香莲问道。

  “当然。”江小白道:“我肯定会来的,放心吧。”

  语罢,江小白便离开了病房。秦香莲欲言又止。

  等他走后,秦香荷笑道:“小莲,春心萌动了是吧,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姐姐,你胡说什么呢!”秦香莲俏脸绯红。

  秦香莲笑道:“姐姐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楚。听姐姐的,这次跟他去元安市吧。这是你的机会,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姐姐,你怎么又来了!我说过了,要去一起去。你让我一个人去,我肯定不去。咱们这次算是把刘长河给彻底得罪了,留你一个人在家,他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你,谁能放心啊!”

  秦香荷道:“好好好,你姐姐我这次就跟着你们去大城市见识见识。你姐夫跟我说过,说元安市的大楼有上百层高。上百层的大楼得有多高去,是不是顶端都捅进了云层里了啊?”

  “谁知道啊。”秦香莲道:“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永安县,今天来到了市区,我觉得已经算是开了眼界了。元安市应该和咱们的市区差不多吧。”

  秦香荷道:“你姐夫说比咱们的市区要繁华多了。反正去了就知道了。到了那里,咱们先什么都不用想,先玩上两天。把那里好吃的好玩的都玩一遍。”

  秦香莲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平时让你买一块豆腐,你都舍不得花钱的。”

  秦香荷笑道:“到了一个地方,要是连这个地方什么好吃,什么好玩都不知道,那还有什么意思?”

  ……

  凌晨。

  江小白已经睡着了,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兄弟,是我,我已经抓了那家伙。”

  林勇打了电话过来。

  江小白道:“没出什么岔子吧?”

  林勇道:“什么乱子也没出。这事简单的很。你什么时候要见他?”

  江小白问道:“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林勇道:“离312县道不远的地方有个大堤,你知道吗?我们在大堤的水闸那边。”

  江小白道:“那地方我知道。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江小白马上穿上衣服离开了宾馆。二十几分钟后,他便出现在了大堤上,看到了前面的一辆面包车。

  刘长河被五花大绑关在车里,林勇和另外两人在车外抽烟。

  “来了来了。”

  看到了江小白的车,林勇走了过去。

  下了车来,江小白道:“这两人靠谱吗?”

  林勇道:“放心吧,都是很靠谱的弟兄。”

  江小白走上前去,看清楚了这两人的脸,其中一人他只觉得面熟,仔细一想,想到了一个人。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笑道:“老板,我姓金,叫金南辉。”

  果然是他!

  这厮可不是个好东西,林勇十几年后会被他害得很惨。

  “这里是一笔钱,辛苦二位兄弟了,你们可以走了。”

  江小白从身上掏了两千块钱出来,打发走了金南辉和另外一人。

  “勇哥,这……”

  “让你们走就走吧,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赶紧走!”

  金南辉笑着借过钱,和另外一人离开了现场。

  等他们走远了,江小白道:“勇哥,记住我一句话,不要和那个姓金的做朋友,他是个非常阴险的小人。”

  “兄弟,不会吧?小金这个人挺不错的,蛮仗义的。”林勇道。

  江小白一脸严肃地道:“你得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金南辉不是个值得交往的人。”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才刚见了一面啊。”林勇纳闷地道。

  江小白道:“很简单,我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东西。小心他,提防他,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忘记我跟你说的这些话。”

  “知道了兄弟,车上这家伙怎么处置?”林勇问道。

  江小白问道:“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林勇道:“我们去了南湾村,没找到他,打听了之后,知道他去镇上喝酒去了。后来,我们就埋伏在回村的路上。刘长河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去,被我们在半路给逮了。”

  “把他弄下车。”江小白道。

  “好嘞。”

  林勇打开车门,把里面的刘长河给拽了下来。林勇用手电筒照着刘长河的眼睛,强烈的光线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刘长河,听出我的声音了吧?”江小白道。

  刘长河的嘴巴里被塞了东西,江小白把他嘴巴里的东西摘了出来。

  “你想怎样?我告诉你,绑架是犯法的!你们是要坐牢的!”

  江小白冷笑道:“现在你跟我讲法律了是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