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告你!我一定会告你!除非你现在就放了我,我就不追究!”

  一直以来,都是刘长河对别人耍手段。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报复,此刻刘长河的心里紧张极了,生怕江小白怎么他。

  “告你二大爷!”

  林勇照着刘长河的脸就是一脚,踹的他鼻血直流,满脸是血。

  “TMD,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谁说了算,还敢在这儿咋咋呼呼的,想死是不是?”

  林勇亮出了刀子,吓得刘长河差点没尿了。

  “刘长河,这么多年干了那么多坏事,你就没想过会有今天吗?”江小白问道。

  “兄弟,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知道你护着秦香莲,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敢再打秦香莲的主意。你饶了我吧,我怕了你了。”

  刘长河彻底怂了,他担心江小白真的会宰了他。

  “你也有怂的时候啊。”江小白冷哼一声。

  刘长河道:“我是怕了,兄弟,饶命啊!我斗不过你,我认输!”

  “你看到下面这条大河了嘛,河水流得多急啊。要是从这里把你扔进去,你猜你的尸体会在什么地方被发现?”江小白道。

  “别,别杀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就求你们别杀我。”刘长河哀声求饶。

  林勇道:“兄弟,要动手不?我准备好了。”

  “别急,就这么杀了他,也太便宜他了。”江小白笑道。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刘长河眼泪鼻涕一起下。

  江小白道:“我本不想惹你,但你非得要往我的枪口上撞,那么我就只能宰了你了。”

  “兄弟,饶命啊,我求你了,只要不杀我,什么都好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刘长河彻底被吓怕了。

  江小白道:“我可以不杀你,不过我有一些要求。”

  “什么要求你说。”刘长河道:“只要你不杀我,什么我都答应你。”

  “你这个村长为祸乡里,我看还是不要干了。答应不?”江小白道。

  “这……”刘长河犹豫不决,村长这个职位就是他的一切,没了村长这个职务,他就什么都不是,没有人会怕他。

  “兄弟,我看还是宰了他吧!这孙子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听你的话!”

  林勇和江小白一唱一和,他当然知道江小白不会杀人,这么说只是为了吓唬刘长河。

  “不!我听!只要你们放我回去,我就去辞了村长的职务。”刘长河忙道。

  江小白道:“第二个要求,把你这么多年贪污搜刮的黑钱拿出来,给南湾村用来修桥铺路。”

  刘长河道:“兄弟,你可高看我了,我不过是个村长而已,哪来的那么多钱啊。修桥铺路,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江小白冷笑道:“那好,钱你可以不出,甚至我都可以帮你出这个钱。那么今天你就留一条胳膊下来吧。你自己选一个。”

  “别……别……我出!我出!”

  刘长河叹了口气。

  这厮贪了多少钱,江小白当然清楚,要说他没钱,只能是骗鬼。

  “还有别的要求吗?”刘长河问道。

  江小白道:“暂时没有了。你给我记住了,我提出的两个要求,你有一个办不到,我都会要你好看。下一次我再去找你,你就真的要小心你的狗命了。”

  刘长河道:“知道,我不敢的。那你们可以放了我了吗?”

  “别急,怎么说也得让你长点记性,要不然就这么放了你,我心里会很不舒服。刘长河,就连孕妇你都打,你还是人吗?”

  话音未落,江小白抬起一脚,狠狠地踢在了刘长河的小腿上。刘长河突然间双目睁圆,发出杀猪般的嚎叫,随即昏死了过去。

  江小白这一脚没有保留力道,又准又狠,一下子就踢断了刘长河的小腿骨头。从今以后,这个南湾村的恶霸就只能拄着拐杖走路了。

  “兄弟,这厮昏死过去了?怎么办?”林勇问道。

  江小白道:“没事,死不了人。把他身上的绳索解开,丢在这里。”

  林勇把刘长河身上的绳索解开,心里还在想着江小白刚才的那一脚,心想可真够狠的。

  “勇哥,辛苦你了。回家休息去吧。”

  “兄弟,那我走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招呼。”林勇跳上了面包车。

  “记住我跟你说的那番话,离金南辉远点,永远不要和他做朋友。”江小白再一次叮嘱道。

  林勇道:“知道了兄弟,我以后会疏远他的。”

  不久之后,江小白也上了车。

  月光下,堤坝上,只有刘长河躺在那里。

  半个小时之后,刘长河缓缓睁开了眼睛,小腿处传来的疼痛让他冷汗直流。

  “我艹你姥姥!”

  刘长河咒骂一声,想要站起身来,刚一站起来,左腿刚刚用力撑着地面,随后便传来了钻心蚀骨的疼痛,疼得他摔倒在地上。

  “我的腿,我的腿啊……”

  刘长河知道自己的腿废了,倒在大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一个瘸子,以后只会是别人眼中的笑话,他这辈子都完了。

  许久之后,刘长河才发现他的手机就在旁边的地上。他拿起手机,开了机之后打了个电话出去,让人来接他。

  ……

  中午的时候,江小白才来到医院。还没到病房,就听到了病房里姐妹俩的笑声。

  “聊什么呢?那么开心。”江小白道。

  见江小白走了进来,秦香莲立马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低着头,娇羞羞的,也没跟江小白打招呼。

  “兄弟,你来啦。”秦香荷笑道:“我们姐妹随便聊聊小时候的事情。”

  江小白道:“嫂子,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秦香荷道:“根本就没有问题,我都想出院了。兄弟,你跟医院说说,让我出院吧,别在这里瞎花钱了。”

  江小白道:“钱没有被瞎花的,不花出去的钱才是瞎的。钱只有花了出去,才能实现它的价值。”

  秦香莲道:“那是你们有钱人的观念,我们穷人,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块用。”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