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以后有钱了,你可一定要学会做个会花钱的人哟。”江小白对着秦香莲笑道。

  秦香莲冷冷地道:“我有钱?难道田里能刨出金子来吗?我一个种地的,一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够平安。”

  江小白笑道:“人生有很多种际遇,你那么年轻,有的是机会。你的人生还长着呢,又不是已经八十岁了。”

  秦香荷笑道:“小莲,人家说的对啊。”

  秦香莲对于未来都是不敢期望什么,道:“姐,灌鸡汤谁不会啊。可你看看咱们村上的,祖祖辈辈谁不是和黄土打交道。有谁发达了?”

  江小白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没想过,也不用想,就是命而已。”秦香莲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不是命,而是认命。村里老乡之所以祖祖辈辈都没有走出黄土地,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走出黄土地。他们把土地当成了一切,认为只有黄土地才能养活他们。他们宁愿在黄土地里挥洒汗水,却也不愿意出去闯荡一番。如果他们走出了黄土地,出去闯荡,饿死不太可能,倒是很有可能闯出一番名堂。”

  秦香莲道:“这都是你的假设。”

  江小白道:“这不是假设那么简单。现在越来越多的农民去城里打工,这是什么原因?他们背井离乡,就是因为城里有更多的机会,能赚到更多的钱。”

  秦香荷道:“兄弟这话说的没错,种地真的不如打工。在外面打工要比在家种地靠谱多了。”

  秦香莲道:“说一千道一万,你还是想骗我去城里。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小白道:“我真的没想干什么。以后多多接触,你们就知道我的为人了。哦对了,我准备后天返回元安市,你们需不需要回家收拾一下行李?”

  秦香荷道:“算了,不回去了。现在回去,刘长河要是看见了,就出不了村了。”

  江小白道:“不用害怕,刘长河不敢惹你们的。你们不要害怕他。我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秦香莲道:“姐,那我回去收拾一下吧,顺便跟老娘说一声,带上她一起去城里,就是不知道她肯不肯。”

  秦香荷道:“你先说说看,他要是不肯,回头我再去说,一定让她答应。”

  在医院吃了午饭,午饭过后,江小白便和秦香莲离开了医院,带着她回了南湾村。

  又回到南湾村,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仿佛什么样的事情也没办法改变这个小村庄。

  村口依旧是那几个老人在下棋聊天,南湾湖的湖水依旧是那么清澈。

  车子直接停在了秦香荷家的门口。秦香莲下了车来,江小白道:“你去收拾吧,我一会儿过来找你。”

  语罢,江小白便开车离开了。很快,他的车便出现在村委会的门外。

  “你找谁啊?”

  他一进去,便有人认出了他。

  “你不是那个谁嘛。你还敢来啊!”

  江小白道:“我找你们村长,他人呢?”

  “医院呢。”那人笑道:“腿被人打断了。”

  这家伙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来即便是刘长河的亲信,打心眼里也都是不喜欢他的。

  江小白道:“哪家医院?”

  “就在咱们镇上的卫生院。我劝你不要去啊,免得被他打死。”

  “他都这样了,还能打人吗?”

  “他是打不了,可他会找人啊。你不要惹他,他可不是好惹的。嗨,我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啊。你们打起来,关我什么事啊。打吧打吧,最好打出人头狗脑子来,那才好玩呢。我们看戏的可不怕事多。”

  江小白回到车上,又开车在车里转了转,然后来到秦香荷家的门外。下车走了进去,看到秦香莲已经快要收拾好了。

  “你这是搬家呢。怎么那么多东西啊?”

  秦香莲道:“看什么都觉得可能用得上,所以就都带上了。”

  江小白笑道:“我的车就那么大,它不是货车啊,装不了太多东西。到了元安市,你们要是缺什么,就再买好了。你像这衣服,先带这个季节穿的就好了,春夏秋冬的都带着,不合适。”

  “你跟我来。”

  秦香莲把江小白带进了房间里,关上了房门。

  她抬起头看着江小白,道:“我知道你对我有什么想法,现在这里没有人。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也可以做出来。你帮了我们家那么大的忙,你要我怎么报答你,我都可以。”

  “你这是干什么?”江小白笑道:“以身相许吗?”

  “如果你要我以身相许,那也可以。”秦香莲一脸认真地道:“你想要我,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我不想欠人人情。”

  二人四目相对,江小白摇了摇头。

  “你把我想的太龌龊不堪了,你以为我是刘长河之流吗?你错了,我不是他,我不会碰你的。你收拾吧,我在外面的车上等你。”

  江小白转身要走,秦香莲却抓住了他的手。

  “我没有把你想的那么坏,我就是想要报答你。我知道,你接近我,帮助我,肯定都是有目的的。我也知道,除了有张漂亮的脸蛋之外,我什么都没有。我无以为报,只有这一副还算漂亮的皮囊。”

  “你看错人了。”

  江小白知道秦香莲心里想的是什么,秦香莲分明就是在考验他。秦香莲一直都没有对他信任过,直到现在,秦香莲还认为他是有目的的。

  甩开秦香莲的手,江小白离开了房间,回了车上。

  半个小时之后,秦香莲拎着行李从院子里出来,他这才从车上下来,接过她手心里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里。

  “去你家吧。”

  上车之后,江小白道。

  秦香莲家在离南湾村不远的一个村子上,他们很快就到了地方。来到秦家,江小白和秦香莲一起下了车,走进院子,便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老太太。

  “妈,我回来了。”

  “二丫头,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听说你姐姐出事了,是真的吗?”老太太急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