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高估我的能量了,你以为做个决定,是我一个人拍拍脑袋就可以的吗?不是这样的,组织有组织的规矩,要走组织的流程。”

  领导仍然是一味地在强调困难。

  江小白道:“我不管那些,我只知道这些事没有错。我会给你一个时间节点表,到了什么时候,如果你该完成的没有完成,自然会有人找你清算。”

  领导还想要再说些什么,最后却是硬生生把一口怒气咽了下去,什么也没有说。

  他还能说什么,自己的七寸被人捏着,只有听命于人的份儿。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能做。领导后悔极了,早知道如此,就算是八抬大轿抬他过来,他也不会过来。

  “别生气别生气啊,领导,你看这都到饭点了,咱们吃饭吧。”马青山走过来拍了拍领导的肩膀,“村里准备了好酒好菜来招待领导。”

  这个时候,就算是准备了龙肉,领导也没有胃口。

  “不吃不吃,你们去吃吧,我不饿。车子修好,我就走了。”

  马青山道:“这个车还要一会儿才能修好的。领导还是先跟我们一起吃两口吧。”

  “说了不吃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领导情绪欠佳,脸色非常难看。

  “走吧走吧。”

  马青山脸上笑着,心里却也憋着一股火气,生拉硬拽,硬是把领导拖去了学校的小食堂里。

  小食堂里只有一张缺了一个角的八仙桌,还有四把长凳。桌上已经摆满了准备好的丰盛的午餐。没有山珍海味,都是农家土菜,这已经是弓腰子村能拿出来的最有脸面的一顿饭了。

  “领导啊,咱们这个地方比不上你们的机关食堂,将就着些吧。”

  马青山拧开酒瓶,给领导倒了一杯酒。

  “来来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都举杯,咱们共饮此杯!”

  领导很不情愿地端起酒杯,一口闷下去,劣质的酒呛得他眼泪都掉下来了。

  “这酒怎么那么冲啊!”

  江小白道:“领导,这酒不值钱啊,四块钱都不到就买一瓶,口感当然不会绵柔了。实际上,这么点钱买一瓶酒,也就是乙醇兑水吧。”

  领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看上去似乎有些惭愧。

  “这就是你们学校的食堂啊?”

  张明宇笑道:“是啊,平时我们几个老师,轮流做饭。菜是我们自己种的,就在这食堂的后面有一块小菜地,米面都是从家里带来的,所以没有用公家的经费一分钱。”

  “那这一年到头就不吃点荤腥吗?”领导问道。

  张明宇笑道:“也会吃的,有的时候,会有老师带点过来。咱们学校有从城里来支教的老师,每次回家返校,都会带些风干的腊肉过来。”

  “你们辛苦了。”领导不是不知道下面的条件有多艰苦,只不过亲临实地看了之后,仍然是非常的震撼。

  “接下来我会在局里的会议上提一提这个事情。咱们乡下的老师实在是太艰苦了,吃饭花不了多少钱,能支持的,我们还是应该要支持。”

  领导表了态。

  “这就对了嘛。”江小白笑道:“领导就是领导,觉悟很高嘛。”

  领导讪讪一笑。

  张明宇道:“领导,我们老师这边有困难的确是有,不过能放就先放一放,先把孩子们学习的困难解决解决。”

  领导道:“事情得一步一步慢慢来,先办容易的,后办复杂困难的。”

  一顿饭吃完,领导已经醉得七荤八素。从食堂里出来的时候,要不是马青山和张明宇一左一右架着他,他很可能就摔跤了。

  领导喝多了酒,嘴巴就没有把门的了,竟然开始痛骂起现在的体制来。江小白听了只想笑,要不是有现在的体制,这家伙能活得像现在这样滋润吗?

  “我该回去了。你们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请大家不要担心,不要担心。”

  车子修好了,领导钻进了小轿车里,离开了给他带来噩梦的弓腰子村。这个地方,他再也不想来了。

  江小白几人又回到了校长室里。

  “太好了,这下我们的学校有救了。”张明宇很激动。

  江小白道:“张校长,具体实施的情况,还要看领导的表现。你一有情况就给我打电话。他要是敢拖延,我会有办法整治他的。”

  张明宇道:“江老板啊,要我说什么是好啊,你帮了我们太大的忙了。”

  江小白笑道:“什么忙不忙的,都是自己人,无需这么说。好了,我也该走了。明天我就要离开林原市,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有什么事情,就通过电话和我交流吧。”

  张明宇道:“江老板,你一定要多来看看啊。我们这个学校所有的学生都会想念你的。”

  “对了,带我去看看刚入学的孩子们吧。”江小白想到了水娃,想在临走之前看一眼水娃。

  “好的,跟我来。”

  所有刚入学的孩子都集中在一个教室里,他们没有基数,所以无论岁数多大,都混在一起学习,先从打基础开始。

  江小白走进教室,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水娃。水娃个子矮,所以坐在最前面。

  “上学好吗?”

  江小白摸着水娃的脑袋笑问道。

  水娃道:“没有放牛好玩。”

  童言无忌,他们总是心里想什么,嘴上就会说什么,不会去拐弯抹角。

  “放牛没有前途的,读书才有。”江小白道。

  水娃道:“前途是什么啊?”

  这个问题却把江小白给问住了,这间教室里有几十个学生,学习真的能给他们带来光明的前途吗?

  在社会上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江小白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知识改变命运,这是一句口号,他的确是能改变命运,但只能是改变很少一部分人的命运。

  真正要改变大部分人的命运,需要的是社会的变革和进步,需要的是国家的强大,需要的是国家对教育加大投入,让所有孩子都能获得更好的教育条件。

  从教室里出来,江小白便朝停车的地方走去。马青山和张明宇都跟在他的身后。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