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板,常过来看看啊!”

  马青山和张明宇依依不舍地和江小白道别。

  “回去吧,都回去吧。我一有时间,就会过来看看的。”

  江小白上了车,驾车而去,但马青山和张明宇却还是站在原地,直到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视线之中,然后才离开。

  回到城里,江小白给贾云超打了个电话,告诉贾云超他将在明天启程回元安市。

  “你总算是要回来了,明天什么时候能到?我安排一下给你接风洗尘。”贾云超在电话里说道。

  江小白道:“你不用做任何的安排,我后天早上会去公司上班。”

  到了晚上,江小白去了一下医院,看到了秦香莲一家三口。

  “明天就要过去了,跟你家大哥联系过了吗?”江小白问秦香荷。

  “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了,对了兄弟,明天我们在哪里下车啊?”秦香荷问道。

  江小白道:“你家大哥在哪里,我就把你们送到哪里去。不过他那边是工地,你们去了那边看一看就好,住在那边肯定是不方便的。我会让人给你们在宾馆订房间。等过几天,给你们在那边租一套房子。”

  秦香荷道:“兄弟,你想的那么周到,我们又要欠你更多的人情了。”

  江小白笑道:“还说这些,再说我可不高兴了。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们也早点休息。路很远,明天一早我就来接你们。”

  “小莲,你去送一下你白大哥。”秦香荷道。

  自从江小白进来,秦香莲就没有说过话,连看都不敢看江小白一眼。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发现自己染上了一种怪病,看不到江小白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惦念着他。

  刚从病房里出来,江小白便说道:“小莲,你要是不愿意送我,那就别送了吧。你要是怕你姐姐说你,就在外面站一会儿,然后再进去。”

  “我没说我不想送你。”秦香莲道。

  江小白笑道:“那你我没什么在见到我之后总是板着脸啊?”

  秦香莲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白小江,我总觉得你对我有所图谋。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小白笑道:“我要是真对你有所图谋,昨天送你去你姐姐家拿东西的时候,我就有机会。你放心,我对你什么图谋都没有,就是单纯地想要帮帮你。”

  秦香莲道:“我不相信!你这个人看上去像是个大好人,不过我估计你坏起来比刘长河还要坏。”

  江小白哈哈一笑,“还真让你说对了。如果遇上刘长河那种坏人,我真的要比他还坏才行。你知道坏人最怕什么样的人吗?最怕比他还坏的。”

  秦香莲皱了皱眉,道:“你这人说话就有点邪性。不能以恶制恶,那是不对的。”

  “那你告诉我要怎么对待坏人?”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道:“人善天不欺,人恶自有老天爷收拾。我就不信老天爷可以坐视不管!”

  江小白道:“这世上的坏人那么多,怕是老天爷也没办法管得过来啊。”

  到了楼下,江小白已经走到了车子旁边,秦香莲却还没有回去。

  “你该回去了。”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我不想回去。”

  “怎么了?”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抬起头来看着江小白,鼓足勇气道:“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兜兜风啊?”

  “可以,当然可以。”江小白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你不要瞎猜了。”秦香莲道:“要是再问东问西的,我可就回去了。”

  江小白道:“那要不要告诉你姐姐一声,别让他们担心。”

  秦香莲道:“没事的,我那么大个人了,她们不会担心我的。走吧。”

  上了车,江小白问道:“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秦香莲道:“没有,你带我去个人少的地方吧。”

  “这个时候,公园应该没有什么人了。我带你过去。”

  看得出来,秦香莲有心事。她不说,江小白也没有追问下去。等到时候到了,她自然会说出来的。

  医院附近就有个很大的公园,不多时,他们就到了地方。

  下了车,二人走在公园里,不知不觉,来到了河边。

  河边有一条长椅,秦香莲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你也坐吧。”

  江小白脱下外面的风衣,披在秦香莲的身上,道:“天气凉了,河边风大。”

  “谢谢。”秦香莲道:“你对女孩子总是那么体贴吗?”

  江小白哈哈一笑,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以为我招惹了很多女孩子?”

  秦香莲道:“难道没有吗?像你这种有钱人,勾勾手指,女孩子就扑过去了。”

  江小白道:“有钱没有钱咱们另说,处理和异性的关系,我从来都没有用金钱去铺路。我觉得那样是不对的。感情应该是纯粹的,而不是一桩交易。”

  “你们这种有钱人,嘴上说不用钱,但真正做事的时候,还不是拿钱开道。”秦香莲笑道。

  江小白耸了耸肩,“你要是这样误会我,那我也无话可说,我能说的就是,我从来都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的人。”

  “那你为什么帮我?我就问你这个问题,你别再跟我说,是因为你和我一见如故。这种话骗鬼去吧,可别拿来骗我。”秦香莲吼道。

  江小白叹了口气,他总不能把真正的原因告诉秦香莲吧。

  “你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河边很冷,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或者送你回去吧。”

  “我就要在这里!”

  秦香莲站了起来,用力把江小白一推,江小白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她往前一步,跨坐在江小白的腿上,勾住了他的脖子。

  “你干什么啊?”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道:“干什么?你不一直都想这样吗?我现在那么主动了,你还在犹豫什么,还不快行动起来!”

  语罢,秦香莲竟然朝江小白的脸上亲了过去。

  江小白一下子怔住了,任凭秦香莲笨拙地在他的脸上鸡啄米似的吻着。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