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样,别这样。”

  江小白推开了秦香莲,自己也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秦香莲怔怔地看着他,泪水涟涟。

  “白小江,我真是搞不懂你了,你到底图的是什么啊?我就在你的面前,如果你图的是我的美se,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来要了我,你帮助了我那么多,这是你应得的!”

  江小白深吸了几口气,往河边走了几步,晚上的冷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你真的不要多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今晚的事情,我已经忘掉了,希望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外面很冷,我送你回去吧。”

  这是秦香莲第二次试探江小白了,这一次她更是主动大胆,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初吻。但这个男人却让她越来越看不明白,秦香莲甚至觉得江小白不像是个正常的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对她这样的女人无动于衷呢?

  回到车上,车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江小白开车往回走,车子在缓慢地行进着。

  到了医院,秦香莲推开车门下了车,一言不发,快步跑进了住院部的大楼里面。

  江小白的大衣还在她身上,她忘了脱下来还给江小白了。江小白并没有立即驱车离开,看着秦香莲进了住院部的大楼,他才调转了车头。

  离开医院,江小白没有直接回宾馆,而是去了超市,买了很多东西放在车上。明天车上会多三个人,上千公里的长途,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次日一早,天一亮江小白就已经醒来了,带上行李,退了房间,离开了宾馆。

  到了医院,秦香荷她们也都收拾好了。她们的行李大部分都已经放到了江小白的车上。

  “早饭都吃过了吗?”江小白问道。

  秦香荷道:“我和我老娘都晕车,不能吃东西,否则更难受。”

  江小白道:“早知道这样,应该安排你们坐飞机的。”

  秦香荷连忙摆了摆手,“兄弟啊,你可绕了我吧,那一个大铁壳子在天上飞,我真怕它掉下来。”

  江小白笑道:“嫂子你多虑了,实际上飞机出事的几率是最小的。”

  秦香荷道:“但一旦出事,那就完犊子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那我们走吧。”

  来到车上,秦香莲坐在前排的副驾驶上,秦香荷和老太太坐在后面。

  “我们走了啊。晕车药准备了吗?”

  秦香莲道:“都吃了。”

  刚上高速公路,老太太就开始晕了起来。

  江小白只好把车窗打开,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入车内,这样老太太才会觉得舒服一些。

  如果是他一个人,晚上八点之前肯定就能回到元安市,不过现在车上多了三个人,除了秦香莲不晕车之外,其余两个都晕的一塌糊涂。

  每到一个服务区,江小白都得停下来,让车上的秦香荷和老太太下来走走,她们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根本承受不住晕车之苦。

  这样一来,什么时候能到元安市,就成了一个未知数。

  “你的衣服在我包里,到了地方,我给你。”

  秦香莲和江小白站在车子旁边。

  “昨晚我走得急,忘了给你了。”

  “忘了就忘了吧,你要是喜欢,留着也可以。”江小白笑道。

  秦香莲道:“我留着你的衣服干什么!对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她主动岔开话题。

  江小白道:“不知道,像咱们这样没到一个服务区就要停下来,我估计得很晚才能到。”

  秦香莲道:“唉,真后悔来了。你看看我姐和我妈晕成什么样子了,她们扛不住的啊!”

  江小白道:“以后等你们回来的时候,一定安排你们坐飞机或者是火车,那样就不会晕车了。”

  休息了一会儿,几人又重新回到车上,继续出发。

  走走停停,就这么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车子才终于驶入了元安市的市区。

  “已经进市区了,很快就能到你们说的那个地方。”

  江小白的这一番话让后排两个晕车晕的厉害的女人一下子振奋了起来,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了。

  来这里之前,秦香荷和他男人杨大牛通过了电话,杨大牛说会在汽车站那里等他们。

  车子开到汽车站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秦香莲立马就看到了蹲在路边的杨大牛。

  “姐,是姐夫,我看到姐夫了!”

  江小白放慢车速,缓缓靠边。

  车子停稳,他们四个都从车上下了来。杨大牛看到了他们,赶紧跑了过来。

  “哎呀,可算是把你们给等来了,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你们怎么才到啊?我还以为路上出事了呢。”

  秦香莲道:“姐夫,我姐和我娘都晕车,路上走走停停,当然就慢了。”

  “妈、老婆,你们怎么样啊?”杨大牛忙去问候她们两个。

  “熬过来了,哎呀,这一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晕车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秦香荷道。

  “大牛啊,等着急了吧。”老太太笑道。

  杨大牛道:“可不嘛,我下午下班就过来等了,等半天了都。都饿了吧,我领你们吃饭去。”

  “吃不下,什么都不想吃。”

  两个晕的七荤八素的人,当然什么都吃不下。

  “杨大哥,你好。我看这么着吧,先安排他们住下来,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

  江小白走过来说道。

  “老板,你好。”

  杨大牛伸出了手又缩了回去,生怕自己的手弄脏了江小白的手。江小白却是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叫我小白好了。你的工地在哪里啊?”

  杨大牛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塔吊,道:“就是那里。”

  江小白道:“那好办,就在附近给他们找个宾馆住下。”

  “住宾馆啊……”

  杨大牛犯起了难,“那得花多少钱啊。”

  他们进城务工,一天也赚不了多少钱,还不够住宾馆的。

  “那工地上好住吗?”秦香荷问道:“我们都是庄稼人,有个挡风遮雨的地方就能住。”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