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什么名字?”江小白问道。

  “你好江总,我是来自沪海电视台的陈波。”

  陈波赶紧拿出自己的名片,双手呈上。

  江小白看了他的名片一眼,道:“你应该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年轻的一个,但是做事的魄力要比他们都要强。我欣赏你。”

  陈波笑道:“哪里是什么魄力啊,我只是在想如何才能够和您合作。我从您的角度思考过这个问题,对于您而言,我们几家电视台给出的条件大差不离,您肯定非常难以抉择。我知道您提出了一个高于市场的价格,只是想知道谁是最有诚意的。我们沪海电视台是最有诚意的,台长给了我很大的权限。您开出的价格,完全在我们台长的授权范围之内。”

  江小白看着贾云超,笑道:“老贾,看来咱们的价格开低喽。”

  贾云超哈哈一笑,“那你是不是要再加一点?”

  “别,可千万别再加了。合同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吧。”陈波紧张地道。

  江小白道:“瞧你紧张的,我们说笑呢。好了,陈波,让我们现在开始吧。”

  贾云超把准备好的合同拿了出来,交到陈波的手上。

  陈波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就在上面签了字。

  “陈波,你小子有前途。哪天要是觉得电视台不适合你了,可以到我的公司来。”江小白握着陈波的手说道。

  陈波笑道:“感谢江总的赏识,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联系江总。希望江总到那时候还记得您今天说过的话。”

  江小白笑道:“这你放心,我这个人说过的话永远都不会忘记。”

  合同签署完毕,他们在京城也就没什么事情做了。

  不过这么多天来,他们一直都在忙工作,一点闲暇的时间都没有。江小白提出在京城休息两天,好好玩玩再离开。

  他们住进了温泉别墅里面去。

  晚上,贾云超来找江小白。

  “这么晚了,有事吗?”

  当时江小白已经准备睡了。

  贾云超道:“有几个影视公司的老板,想和你合作,给我打电话了。知道你在京城,还带了几个公司旗下的女演员过来作陪,要不要给你叫几个过来?”

  江小白一皱眉,“谁让你让他们过来的?”

  贾云超笑道:“我就知道你会着急。放心吧,我没有叫他们过来,是他们自己找过来的。我也没答应要见他们,就是来告诉你有这么个情况。你要是想见他们,马上就能见着。”

  江小白道:“回了吧,我不想再谈工作上的事情了。这都多少天了,每天都在工作,我厌倦了。”

  贾云超笑道:“那带来的美女呢?”

  江小白道:“你要用,你留着享用。我要睡了。”

  “假正经。”

  贾云超嘿嘿一笑。

  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很多事情都有不成文的规则。想要接近这个圈子的核心,就得按照规则来玩。

  像江小白这样的处事风格,会让很多人对他心存芥蒂,会排挤他,疏远她。

  江小白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太明白这个道理了。但是他向来都是我行我素的一个人,他本身就自带规则,要想和他合作,得按照他的规则来玩,管他什么其他规则,在他眼里,那统统都是狗屁。

  第二天早上,江小白和贾云超约了去打高尔夫。到了球场,打了几杆,江小白便感觉到眼皮总是在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打了。”

  江小白摆了摆手。

  贾云超纳闷地道:“喂,是我打不过你啊,我都没说不打了,你为什么不打了?”

  江小白道:“咱们回去吧。”

  “回去?咱们这不刚从酒店出来没多久嘛。”贾云超道。

  江小白道:“我说的回去,不是回酒店,是离开酒店,回元安市去。”

  “啊?”贾云超这才听明白江小白的意思,沉声道:“你怎么了这是?要留下来玩几天的人是你,现在要回去的人还是你,你到底怎么想的?”

  江小白道:“就是不想玩了,行了吗?你走不走?”

  “走吧走吧。”贾云超叹了口气,“你是老板,当然听你的了。谁让咱是个打工的呢。”

  二人退了酒店的房间,马上就往机场赶去。在机场逗留了三个多小时。

  下午五点多钟,他们回到了元安市。

  公司派来了车子,把他们接回了公司。

  回到公司,江小白连办公室都没进就走了。

  他开车直奔给秦香莲一家租的小区,到了小区楼下,准备上去的时候,又突然间想到在去京城之前,秦香莲跟她说过的那番话。

  “算了算了,或许是我多想了。”

  就在江小白准备离开的时候,秦香荷扶着老太太从外面走了过来。

  “小白兄弟。”

  秦香荷看到了江小白,母女俩赶紧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阿姨、嫂子,你们出去啦。”江小白道。

  秦香荷道:“是啊,刚从医院回来。幸好回来的巧,要不然你就进不去了。走吧,上楼吧。”

  江小白道:“算了,我还有事,就不上去了,你们回来就好。我走了。”

  “妈,你先上楼去,我有些话要和小白兄弟聊聊。”

  老太太上了楼,秦香荷和江小白站在车子的旁边。

  “小莲最近不对劲。”秦香荷开口说道:“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这丫头明显没有刚来这里的时候那么开心了。”

  江小白道:“是不是因为工作?她是不是在那家做的不开心啊?”

  秦香荷叹息道:“就是不知道啊。她从小就那样,有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她要是打定主意不说,你就是撬开她的嘴也没用。”

  江小白道:“她也快下班回来了,我一会儿问问她吧。”

  秦香荷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要是问她,她兴许能跟你说些什么。那丫头从来都不想让家里人替她担心。”

  江小白道:“你和牛大哥没什么吧?”

  秦香荷道:“我们没啥。他那人就是那样,你反正不要往心里去就行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