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工人也都是一愣,很快就有人哈哈大笑起来,他们都以为项目经理在开玩笑呢。

  “老板,你找谁开玩笑不好,非找杨大牛啊!你要说我是项目监理,都有人信,但不会有人相信是杨大牛!”

  “张老栓,你他niang的给我听好了,我没跟你们开玩笑。杨大牛就是项目监理!”

  正好建筑公司的大老板来到工地视察,看到了这一幕。

  “大老板来了,我们问问大老板。”

  有人开口询问,杨大牛也凑得很近,他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杨大牛同志的事情是真的。公司方面已经做过了深刻的研究,大家不要怀疑。公司是很信任杨大牛同志的,他很有能力。”

  大老板上来就把杨大牛给猛夸了一通,夸得杨大牛云里雾里,心想这说的是他吗?怎么那么不像啊。

  “杨大牛啊,工作上要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可以向公司寻求帮助。你是新人,一开始有什么不懂的,那很正常。”

  大老板拍着杨大牛的肩膀,露出慈祥的长者般的笑容。

  尘埃落定,谁都知道大老板是不会开玩笑的,现在终于都相信杨大牛走了狗屎运,只不过这狗屎运走得实在是太离奇蹊跷了,谁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狗屎运偏偏就找上了他。

  杨大牛也终于不再怀疑他的身份了,虽然一时间还无法接受,总是回去和工友们一起干活,但也在调整自己的角色定位。

  他从一个整天被人呼来喝去流血流汗的苦力工,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只需要背着手在工地上溜达溜达的监工,这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让人难以想象。

  杨大牛需要时间去接受他人生的新的角色。

  ……

  秦香莲今天第一天出摊,她选择的这个摆摊的地方虽然人流量并不是太大,但好在周围没有同行的竞争,就只有她一家,所以生意依旧非常的不错。

  早高峰忙完之后,秦香莲便拉开腰包,把里面的毛票子全都拿了出来,开始一张一张数了起来。

  “来个鸡蛋饼,加两个蛋。”

  一辆车开了过来,在秦香莲的摊子前面停了下来。

  秦香莲正在数钱,听到声音,赶紧把钱收了起来,洗了洗手,开始摊鸡蛋饼。

  等到饼摊好了,一抬头,她这才发现原来是江小白来了。

  “是你啊!害得我手忙脚乱的。”秦香莲笑道。

  江小白道:“看来生意不错嘛。”

  “你怎么知道?”秦香莲问道。

  江小白笑道:“我在旁边看了很久了。一大早五点多钟我就到了。那个时候你忙,我就没过来打扰你。”

  秦香莲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快要九点了。

  “哎呀,你那么早就过来啦?一直在这里看着我啊?”

  江小白点了点头,“是啊,你不会怪我没有过来帮忙吧?”

  秦香莲赶紧摆了摆手,“我没那个想法,我就是觉得太耽误你的时间了。你的时间多宝贵啊。”

  江小白道:“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怎么样,今天早上的收成怎么样?”

  秦香莲道:“我刚才还没数完钱,不过我觉得应该不少赚。今天早上赚了应该有八十多了。”

  “那一个月三千块钱应该是可以赚到的。”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是啊,只要每个月都不缺勤,每天都出摊,比我打工要强一些。”

  “就是太辛苦了。你看看你的手,多么白嫩的一双手啊,这样操劳下去,用不了几年就会变得粗糙的。”江小白实在是有些心疼。

  秦香莲道:“我记得小时候,有个算命的瞎子进了我们村,给我算过命,摸着我的手说我这双手不是庄稼人的手。他说我这双手迟早是要赚大钱的一双手。你说多可笑。我一个庄稼人,这辈子就这样了,怎么可能发什么大财啊。”

  “那算命的瞎子还是挺有眼光的。”江小白笑道:“兴许他说的就是对的。”

  “有什么眼光啊!他是瞎子啊!难怪他瞎,就为了骗几毛钱,就尽挑好听的话说。”秦香莲道:“想想都来气,当时我妈一高兴,还给了他五毛钱呢。”

  江小白道:“人生很长,你现在还不到二十岁。你的人生也就是刚开场而已。或许十几年后,你再想想当初那瞎子的话,就会觉得那瞎子简直就是活神仙。”

  “活神仙?”

  秦香莲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了。好了,咱们不说那瞎子了。你先尝尝我的鸡蛋饼做的怎么样。”

  江小白没吃早饭,狼吞虎咽把一个鸡蛋饼给吃了。

  “再来一个。”

  秦香莲赶紧又去给他摊了一个。

  两个鸡蛋饼吃完,江小白才算吃饱了。

  “真好吃!我说真的,没得说!”

  秦香莲道:“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最怕人说我的饼不好吃。”

  江小白看了一眼秦香莲用的油,道:“路边摊哪有用那么好的油的,你这样太舍得下本了吧。”

  秦香莲道:“路边摊难道就不要将就品质吗?我用的面、鸡蛋和油都是好的。其实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降下很大一块的成本的。不过我认为既然要做,就要把品质摆在第一位。”

  江小白道:“说的没错,我支持你。你这个摊子也就早上生意好一点,接下来就没什么生意了。你可以收拾收拾回家了。”

  秦香莲道:“这么早回去干什么?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我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吧。每多来一个人,就多赚一份钱。”

  江小白道:“值得吗?时间宝贵啊。”

  秦香莲道:“你的时间宝贵,有那么多大事要事要你处理,我的时间不宝贵,守着这个摊子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好了,你别耗在我这里了。”

  “那我走了,你别太辛苦了。”

  江小白回到车上,驾车离去。看着后视镜中秦香莲的身影,江小白忽然意识到他正在做一些改变一群人命运的事情,但他们的命运真的会因为他的回归而改变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