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室外,秦香莲恶狠狠地盯着杨大牛。

  “你跟我说,我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杨大牛此刻吓得已经魂不附体,他的身上还有秦香荷的血。

  “杨大牛,你说话啊!”秦香莲大吼起来。

  “我,我……”

  杨大牛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秦香莲感觉到特别的无助。她的几个亲人,一个最靠得住的在抢救室里抢救,另外一个是还需人照顾的老娘,原本以为靠得住的姐夫却成了把姐姐送进抢救室的凶手。

  在这样的时刻,秦香莲想到的只有江小白。她跑了出去,找了公用电话,给江小白打了个电话。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秦香莲也不知道江小白会不会接这个电话,但她的内心深处有种期盼,希望能够听到江小白的声音。

  此刻的内心非常的乱,秦香莲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如此的慌乱过,似乎只有江小白的声音能给她安慰,她从未像此刻这般迫切地需要听到江小白的声音。

  这个时候,江小白早已入睡。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在黑暗的房间里发出刺眼的光芒。

  一阵急促的铃声把睡梦中的江小白惊醒,他惊坐而起,脑门上出现了一粒粒的汗珠。就在刚才,他正在做一个噩梦。

  这个时候响起的铃声,让他嗅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

  看到是个陌生号码打来的,江小白心想这个时候不会是骚扰电话,那些推销的也早就都休息了。

  一定是有人有急事找他,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打开房里的灯,江小白接听了电话。

  “喂……”

  “我姐出事了,你快来啊……”

  秦香莲说完这句话,便在电话里面嚎啕大哭起来,哭得连话都说不了了。

  “我马上来,你们在哪家医院?”

  电话那头的秦香莲哭得说不出话来,急得江小白满身是汗。他穿上衣服,电话那头的秦香莲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把医院的名称告诉了江小白。

  江小白驱车疾驰,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一路开了过去。赶到医院,找到抢救室,他见到了秦香莲和杨大牛。

  “什么情况?”江小白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杨大牛抱着脑袋蹲在墙角,秦香莲哭得满脸泪痕。

  “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啊?”江小白急得大吼。

  他发现秦香莲正看着杨大牛,眼神之中满含着怨恨,便猜到了一些端倪。

  “牛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起来,你蹲在这里能解决什么问题啊?”

  杨大牛赖在地上,江小白拉他起来,他也还是不肯起来。

  “懦夫!懦夫!杨大牛,你就是个懦夫!”秦香莲冲着杨大牛大吼大叫,“我姐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瞎了眼看上你了!”

  “你别骂了行吗?”杨大牛吼道:“我也不想这样的,是你姐非要扑过来和我打架的。”

  “她怀着你的孩子啊!你的心怎么能那么狠毒啊!”秦香莲哭诉。

  杨大牛道:“我整天在外打拼,我容易吗我?你姐姐管我管的太严了,我连做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我杨大牛怎么了?我好歹能给这个家赚来钱啊!”

  江小白从杨大牛的身上闻到了浓浓的酒气,道:“你喝酒了?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江小白现在很担心抢救室里面的情况。他想起秦香荷就是因为生二愣子死掉的,不知道这一惨剧会不会重演。他已经竭力在改变未来,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他想改变就改变的。

  “杨大牛,嫂子如果没事,咱们一切好商量!嫂子要是有事,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江小白气不打一处来,更是后悔万分。

  他原本想帮助杨大牛,让杨大牛多赚一点钱养家,好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谁知道钱这东西多了也不是好事。杨大牛有了钱之后,尾巴翘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轻浮了。

  他根本就忘了自己的工作是怎么来的,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整天在外面鬼混,招三惹四。

  江小白要想毁他,一句话就能马上把他打回原形。

  现在这个时候,江小白不想去追究杨大牛的责任,他站在抢救室的外面,心急如焚,等待着里面的消息。

  “我姐不会有事吧?”秦香莲捂着心口,“我这心七上八下的,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放心,放心。吉人自有天相,你姐会没事的。”江小白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对于外面的江小白三人来说,今夜的时间实在是太漫长了,每一分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也不知过了多久,抢救室门上的灯灭了。门打开,里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但只保住了孩子。”

  “医生,你什么意思?你说明白啊?”

  秦香莲全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就凉了。

  “唉……”医生摇头一叹,走开了。

  蹲在那里的杨大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突然间成了个没老婆的人。

  秦香莲浑身一软,要不是江小白及时扶住了她,她肯定就摔地上去了。

  “姐,姐姐……”

  秦香莲面无血色,这样的打击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今夜失去一个至爱的亲人。

  一切安慰人的语言在这一刻都变得苍白无力,江小白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如果不是他自作主张给杨大牛安排了这份差事,杨大牛也不会变坏,也就不会有今夜的事情发生。

  对他来说,他仿佛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凶手。

  秦香莲哭得死去活来,病房里的孩子也哭得死去活来。他呱呱落地,就已经失去了母亲,连他妈妈长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天底下的悲惨,莫过于此。

  杨大牛像失了魂一样,成了个木头人,什么都指望不上他。

  “这孩子以后得靠你了。”江小白看着刚出生的二愣子,眼泪直流。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