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好的,很多年没有在乡下住过了,今晚倒是可以回味一下。”江小白道。

  “我去给你打洗脚水。”

  很快,秦香莲便端着洗脚水回来了。

  “你坐在床上。”

  江小白依言坐了下来。

  秦香莲把他的鞋子脱了下来,把他的双脚放在脚盆里。

  “你这是干什么?”江小白道。

  “给你洗脚啊。”秦香莲头也不抬地道。

  江小白道:“你没必要这样做的,你知道的。”

  秦香莲道:“我知道,但我想为你做些什么。”

  “还是我自己来吧。”江小白并不习惯,尤其是帮他洗脚的人是秦香莲。

  “你别动,好好坐着。”秦香莲沉声道。

  江小白想想算了,可能秦香莲有她的理由。就这样,江小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享受着秦香莲给他的足部带来的放松。

  十来分钟后,秦香莲把江小白脚上的水擦干净,抬起头来,道:“好了,洗好了。开了一天的车,肯定很疲惫了吧。舒舒服服洗个澡,有助于你的睡眠。好好休息吧。”

  “你也早点休息。”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我倒是想早点休息,可是那小家伙时不时地就会醒。我要是睡着了,谁来照顾他?”

  秦香莲走后,江小白便在床上躺了下来。他并没有困意,脑子里反复想的是秦香莲的困境。

  她一个人要带着这个还未满月的孩子,还要照顾生病的老母。就算是铁打的,也会有吃不消的时候啊。

  越想就越是替秦香莲感觉到担心,江小白甚至都有些心烦意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两点,江小白还是没有睡着。

  二愣子几乎是每隔两个小时就要醒一次,每一次醒来,都要哭得撕心裂肺。

  秦香莲劫力地想要去做好一个母亲的角色,但她毕竟还只是个黄花大闺女,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奶水。

  月子里的孩子,那么小,根本认不识人,他分辨是不是谁是母亲,就要是靠嗅觉,有奶就是娘,哺乳期的女人身上会散发出一股奶味,孩子在母亲的怀中,闻到那个味道,就会感觉到心安。

  听着二愣子的哭声,江小白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想法,他要去给二愣子找个奶娘,找个有奶的女人来带他,分担秦香莲的负担。

  第二天一早,江小白醒来,秦香莲还在睡觉。昨天夜里,二愣子折腾的够呛。他从城里回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有点认生,所以昨晚上醒的次数和哭的时间都要比往常要多一些。

  江小白一个人开车离开了村子,他也不知道去哪里能找到奶娘,便想到要去集市上碰碰运气。

  到了镇上,江小白把车停在路边,去文具店买了白纸和墨水,在白纸上写了“招奶娘”三个大字,然后吧白纸贴在他的车窗玻璃上,他自己就站在旁边。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无人问津。江小白便只好把看家的本事拿了出来,扯着嗓子大喊。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这里正在招收奶娘,只要你有奶的,就可以来试一试,工资超高,工资超高,工资超高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啦。”

  在他的吆喝下,江小白的面前很快就围了不少人,开始有人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

  “你们这个要什么条件啊?”

  “有奶就行,这是基本要求,然后我会择优录取。”江小白道。

  “小伙子,你看我行不?我有奶啊!”

  一个年纪大概已经有六十岁的老大妈凑上前来问道。

  江小白打量了这老大妈一眼,道:“大妈,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您都那么大年纪了,您还能有奶?”

  老大妈道:“我咋就没奶呢!要不要掏出来给你看看?”

  “别别别。”江小白明白她的意思了,笑道:“大妈,看来你是有什么误会了。我说的奶,是有奶水,不是有奶zi。”

  老大妈道:“哎呀,你早说啊!走了走了,骗人的。”

  围观的人一阵哄笑。

  “喂,你给多少钱一个月啊?”

  一个年级三十岁上下的妇女凑过来问道,她的上围看上去很丰满,应该正在哺乳期。

  “三千!”江小白道:“你有奶水吗?”

  妇女道:“有啊,我娃一岁多了,我正准备断奶呢。三千可真不错,你看我行不?”

  江小白看着这妇女,上下打量了几眼,问道:“你的奶水多吗?”

  “多,多得很!”妇女道:“每天我都要挤很多出来倒掉。”

  江小白道:“那除此之外,你还能干点什么活?”

  妇女道:“我就一农村妇女,啥都能干。”

  江小白看这妇女五大三粗的,身体应该不错,便道:“好了,就你了。你回去准备一下,跟家里人说一下,你是要住在客户家里的。你家里能答应吗?”

  “要去哪里啊?太远了可不行,我儿子还小。”妇女道。

  江小白道:“不远,就在秦家村。”

  “那没问题啊。”妇女一口答应了下来,道:“那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回家收拾一下就过来。”

  那妇女走后,江小白又去买了很多日常的生活用品,把车子的后备箱都给装满了。

  找了个人,既能给二愣子喂奶,还能给秦香莲搭把手,分担点秦香莲身上的担子。这样一来,秦香莲的时间就多了一些,至少能多一些休息的时间。

  要不然的话,再这样耗下去,人非得熬出问题来不可。

  两个钟头后,那妇女和她男人来了。江小白一看,她男人竟然是赵三林!

  再仔细一看,这可不就是赵三林的媳妇嘛,刚才还真没认出来。

  “老赵,来送你媳妇啊?”

  “你怎么知道我姓赵?”赵三林一愣。

  江小白心想坏了事了,他一下子把这茬给忘了,好在他反应极快,道:“刚才你们过来的时候,我听人群里有人喊你赵哥。”

  赵三林的媳妇道:“可能是有认识你的人喊你的。”

  “我没听到啊。”赵三林挠着耳朵。

  媳妇回家跟他说了有这好事,赵三林压根不信,所以过来看看,担心这傻老娘们被人给骗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