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校长做的已经够多的了,你家里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就这样,你每个月还从工资里面拿出一部分钱来帮助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

  马青山安慰他,“老张啊,你真的不要这样,你是个好校长,这谁都知道。”

  过了没多久,受伤的那几个学生的家长也赶到了这里。马青山把孩子们的情况告诉了他们。

  “你们都放心,没有生命危险。”

  其中一个孩子的家中手心里攥着一把钞票,“村长啊,孩子看伤花了多少钱啊?我家就剩两百多块钱了,够不够啊?”

  那两百多块的毛票子在他手心里都快攥出水来了。这样的家庭在弓腰子村并不是很罕见,有很多家庭都和这家一样。家里根本没有积蓄,只能祈祷一年四季平平安安,真要是生了什么要花钱的大病,那也就只能等死了。

  “各位不用担心,孩子们在医院里的所有花销,我来承担。”

  这个时候,江小白站了出来,他不能让这这些家庭雪上加霜。

  几个孩子的家长就要给江小白跪下,是江小白紧紧拦着,才没让他们跪下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站好,都站好。”

  蹲在那里的张明宇站了起来,走到孩子的家长面前,噗通往地上一跪。

  “张校长,您这是干什么啊?”

  张明宇泪流满脸,“各位家长,是我张某人无能,愧对你们啊!今天要是孩子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算是死了,也弥补不了对你们造成的伤害啊!”

  “起来,快起来。张校长,别这样。你是好校长,这我们全村都知道。”

  张明宇跪在那里,就是不肯起来。

  “老张,你这是干什么?学校里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难道要跪在这里一辈子吗?”

  马青山硬是把张明宇给拉了起来。

  “张校长,我们一起去看看受伤的孩子们吧。”江小白道。

  三个孩子全部都在一个病房里面,他们已经都醒过来了,不过身体还很虚弱,毕竟流了很多血。

  马青山和几个家长商量了一下,要他们轮流来照顾受伤的孩子。张明宇和江小白安慰了一下孩子们,然后便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江总,今天是请你来察验一下工程进度的,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呢!”

  张明宇很自责。

  江小白道:“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幸好没有孩子死亡,要不然可真是大事。旧学校的危房,那是迟早是要倒塌的。现在倒塌了,也算是给咱们一个警醒。当务之急就是想个办法,给学生们找个上课的地方。旧学校是真的不能呆了,随时都有危险。”

  新学校还没建成,旧学校却塌了。张明宇面临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去哪儿找地方给这么多的孩子们上课呢?村里谁家也没有那么大的房子啊。

  “你别着急,咱们边走边想。咱们先回去,我看学校暂时先放两天假吧。”江小白道。

  张明宇连连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在找到解决教师问题的办法之前,还是先放假。”

  张明宇和马青山坐着江小白的车回到了村里,学校的老师已经把所有学生都放了,让学生们等待通知。

  “校长,这以后可咋办啊?新学校没盖好,咱的旧学校不能用了,那孩子们怎么上课啊?总不能一直放假吧?”

  学校的老师把张明宇给围了起来,一个个都很迷茫。

  张明宇叹了口气,“各位老师,都不要太紧张。办法总比困难多。咱们一定可以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的。”

  马青山站在江小白的身旁,连连叹气。

  “这还真不好办。咱村里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啊。”

  江小白也在开动脑筋,他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把张明宇给叫了过来。

  “张校长,你知道油毡布吗?”

  张明宇道:“知道啊,怎么了?”

  江小白道:“我们可以用油毡布临时搭几个棚子,让孩子们在里面上课。桌椅板凳,我们可以先拿这里旧的用。”

  张明宇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可现在天冷了,搭个棚子四处漏风,孩子们受不了啊。”

  马青山道:“那就搭个密不透风的棚子好了,四周围都围上,留个门就行。”

  张明宇道:“这也不中,四周围都封死了,采光怎么办?油毡布又不透光。到时候里面漆黑一片,根本没法上课。”

  江小白道:“这简单,在棚子的顶上挂几个灯,实在不行,咱们还可以用蜡烛,用煤油灯,只不过要注意防火。”

  马青山笑道:“老张,你看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张明宇道:“是啊,我就知道办法总比困难多,就是……没钱啊。”

  江小白道:“钱不用担心,我这就给你们拿。咱们这就去把材料买回来,雨停了之后,马上就开始动手搭棚子。”

  马青山道:“除了油毡布之外,还需要一些钢筋。江总,这么着,我估摸着要要买的东西不少,我从村里找辆拖拉机跟着你,咱们一块过去采买。”

  江小白道:“这样最好,省的我没办法弄回来。”

  说行动就行动,江小白和马青山两个人马上就行动了起来。村里拖拉机不少,马青山借了一辆拖拉机过来,开着拖拉机跟在江小白的车子后面。

  二人去了县城,把要买的材料全都给买了,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才回来。

  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到了村里,马青山就去找人,开始搭棚子。

  棚子就搭在原来旧小学大门外面的操场上。天黑之前,他们就已经搭了一个出来。

  江小白买了很多充电的灯回来,这样就不需要拉线,杜绝了触电的可能。一个棚子里面挂上几个充电灯,照明的问题就完美解决了。

  时间很晚,大家一天都在忙碌着。

  “江总,那么晚了,都忘了给你准备晚饭了。今晚你就屈尊,到我家里吃顿便饭吧。”马青山盛情邀请。

  江小白道:“马村长,多谢了,我得回去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