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话不对!我看那些有钱人,他们活的都很潇洒,什么事情都不用干,每天坐在家里数钞票就行了。”赵三林道。

  江小白道:“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咱们庄稼人种田那是劳力,人家那些人赚钱是劳心,有的是人帮他们劳力。富人如果不是脚踏实力赚钱,那钱赚的也不会长久。像你这样的,当务之急,不是好高骛远,就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赵三林笑道:“我现在这状态不就是这样嘛。你看我,给你干活多卖力啊。”

  江小白道:“老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是做样子给我看呢。我告诉你,你要是哪天改掉了这点小聪明,你还真能成事,也不至于靠捕鱼捞虾赚钱。”

  “咦?你咋知道我捕鱼捞虾呢?”

  赵三林问道:“我跟你说过吗?”

  江小白道:“你这一身的鱼腥味,我还能闻不出来吗?”

  “是吗?”赵三林道:“不对啊,我只有天热的时候,才会下水去捕鱼捞虾啊,这已经几个月没有碰过鱼了,怎么还有味道啊?”

  江小白道:“你身上的鱼腥味是洗不掉的。走吧,咱们回去吧。”

  二人走到路边,上了车。

  江小白开车来到南湾村,想起一件事来,便把车停下,走到村口大树下。

  这里总是会有一些闲着没事干的老头在这里聊天下棋。

  “大爷,打听个事情,你们村的刘长河咋样了?”江小白问道。

  “刘长河?”

  老大爷道:“在家闲着呢,村长不干了,腿也瘸了。”

  “哦哦,谢谢啊。那现在村里谁是村长啊?”江小白问道。

  “还是他。”老头说道。

  “您刚才不是说他不干了嘛,怎么还是他?”江小白不解地问道。

  老头笑道:“这叫垂帘听政,不知道了吧?现在的村长名义上不是他了,可现在的那个村长就是个傀儡啊,还是他们老刘家的人,是他的侄儿,村里的事情,其实还是他刘长河在做主。”

  “我明白了。”

  江小白终于认清了一个现实,他回到过去,并不能改变什么。刘长河只不过是从台前转移到了幕后,除非是杀了他,否则他这个南湾村的土皇帝还是会继续做着。

  “如果我不带走那孩子,那孩子最终就会死掉。”

  江小白想起了弓腰子村小学里的小水,他突然间想通了一点。他带走小水,的确是会造成骨肉分离,让他的父母承受巨大的痛苦,但他如果不带走小水,惨剧就会上演,他们就会彻底失去这个孩子。

  “小水是神帝的转世灵童,他应该承担起抗衡魔尊的使命。”

  回到车上,江小白已经不在彷徨。

  他来到过去已经很久,是时候该回去了,但在他离开之前,他必须要把很多事情都处理好,不能就这么消失了。

  “老弟,你怎么了啊?”

  赵三林看他情绪不对,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回去。”

  “好,好。”

  回到秦香莲家,送棺材的人已经来过了,棺材已经送到了这里。

  江小白道:“这棺材挺沉的,得从村里找八个壮劳力,明儿在家里办两桌酒席,一切就按照咱们这儿的规矩来。”

  “你倒是听懂啊。”秦香莲道:“你怎么知道找人抬棺要请人吃酒席啊?”

  “请人办事,吃顿饭,那是应该的啊。”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原本我不想搞太大的动静的,现在看来不成了。”

  江小白道:“没事,你姐活着的时候是个挺爱热闹的人,给她操办好事,热闹一下,或许她更喜欢。”

  秦香莲道:“我是不想让让我妈太难过。你知道的,就是现在想起我姐,她还是要哭得死去活来的。明儿家里这么操办,她该多难过啊。”

  江小白道:“那怎么办?要不明天不让老太太在家,带她去医院做个检查什么的。”

  “不用了。”

  老太太走了过来。

  “大丫头走了,我该送送她。”

  “妈。”

  秦香莲眼圈一红,看着日益消瘦的老母亲,心里很不是滋味。

  “别担心妈,妈能扛得住。这是你姐的最后一程,妈得送送她!”老太太的语气非常坚决。

  秦香莲担心老太太伤心过度,想要劝说,江小白连忙向她使了个眼色。

  一切都准备妥当。

  “这么小的娃,要让她披麻戴孝吗?”

  吕桂花抱着二愣子走了过来,吃上母乳没几天的二愣子,现在看上去要比前些天又白又胖了很多。

  老太太道:“娃娃那么小,他懂什么啊,没必要。”

  秦香莲道:“我就是他妈,你们以后都得记住。现在现在还小,但他有意识的。在他面前不要提他的亲妈了,要让他从现在开始就知道我是他的亲妈。”

  吕桂花道:“小莲妹子,我知道你的心情,可你这样以后可怎么嫁人啊?现在可没几户好人家会接受你带着个孩子嫁过去的。”

  秦香莲道:“要是真没有,那我就不嫁了。我就单身一辈子,也能养活这一孩子和我妈。”

  老太太叹了口气,“二丫头,你可别再急你妈了!你现在还小,等过两年到了能嫁人的年纪了,赶紧嫁出去。到时候,这孩子交给我。我要是不在了,就交给他爸。你毕竟不是他的亲妈,你得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能让这孩子拖累了你。”

  “妈,我就是他的亲妈!从我见到这孩子的第一眼起,我就告诉我自己,我要做这孩子的亲妈。亲妈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秦香莲道。

  “好了好了,小莲,你出来,我还有事要跟你商量。”

  担心气坏了老太太,江小白赶紧把秦香莲给拉了出去。

  “你是不是也不支持我?”

  江小白道:“我支不支持有什么用?你做了决定,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秦香莲道:“你了解我的个性就好。你要是敢说什么,小心我挠你。”

  江小白苦着脸笑道:“我还是去村里给你找抬棺的人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