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里找了七八个壮劳力,让他们明天上午到秦香莲家去。江小白给了他们每人两包烟。

  回来之后,江小白又带上了赵三林,去了一趟镇上,买了一些酒菜回来。

  明天做法事的和尚和抬棺的人,都要供他们一顿饭。村里面有会烧饭的人。秦香莲已经去请好了。

  忙碌了一天,又到了晚上。

  “你今晚去镇上的招待所休息吧,不要总是在车上睡觉,太难受了。”秦香莲心疼江小白。

  江小白道:“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去镇上。”

  秦香莲道:“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在这里,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这些话就太客套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去休息吧。”江小白道。

  “我睡不着,过一会儿再说。”秦香莲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江小白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啊?”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道:“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江小白道:“也快了,就这几天了,怎么了?”

  秦香莲道:“我给你织了件毛衣,还在织,估计来不及亲手交给你了。那等我织好了之后快递给你吧。”

  这两天秦香莲的眼睛总是红红的,江小白这才知道原因,原来都是一只熬夜织毛衣导致的。

  “你是不是夜里不睡觉织毛衣来着?”

  秦香莲道:“嗯,就是想尽快织好了给你。天冷了,正好用得上。”

  江小白心疼地道:“那你也不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我知道你想尽快织好毛衣给我,可你也得睡觉啊。我有很多衣服的,你也不要急在这一时给我。从今天晚上开始,你不许再熬夜织毛衣了。”

  “知道了。”秦香莲道。

  “我去镇上了,你也早点睡吧。”

  开车去了镇上的招待所,招待所就在镇政府的对面。招待所有两层,楼上是客房,楼下是餐厅。

  江小白把车开到招待所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瘸着一条腿的刘长河喝得脸红脖子粗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在他旁边的是镇政府的几个实权干部。

  江小白坐在车上,没有急着下来。

  刘长河把几个领导送走,便也准备离开。他的腿脚不方便了,以前的摩托车没法骑了,买了一辆桑塔纳。

  刘长河正准备上车,江小白从车上下了来。看到了江小白,原本有了七八分醉意的刘长河立马吓得清醒了过来。

  “你……你别乱来啊!你看到没有啊,一百多米外就是派出所。你要是敢乱来,我马上报警!”

  刘长河是真的怕了江小白了。

  “你别紧张,我就是想找你聊聊。”江小白道。

  “聊……聊什么?”刘长河问道。

  江小白道:“你不听话啊,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做。你说我要跟你聊什么呢?”

  刘长河连忙摆手,“没有啊,你的要求我全都做了。你要我辞职,我现在已经辞职了啊。你不信去南湾村问问,现在的村长真的不是我,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小老百姓,没有任何的头衔。”

  江小白道:“是啊,你是不是村长了,可你的侄儿变成了村长,难道不是吗?”

  刘长河道:“他当上村长,那是村里人一起选出来的,我也干涉不了啊。”

  江小白冷哼一声,“刘长河,我认为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再这样聊下去了吧?打开天窗说亮话,具体是什么情况,咱俩心里都清楚。”

  刘长河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江小白今晚找他的目的,并不是要揍刘长河。他已经决定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带着弓腰子村的小水离开这个世界,回到他应该在的地方,和魔尊对抗。

  在他走后,他很清楚刘长河肯定会变成以前的那个刘长河。他不可能永远在南湾村看着,刘长河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

  “秦香莲这个女人,你永远都不要碰!否则她给我打个电话,我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叫人过来宰了你!”

  刘长河看了一眼他瘸了的那条腿,哭丧着脸,“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惹了她,要不是那样,我的这条腿也不会断掉啊!”

  江小白道:“下次就不是断腿那么简单了。你给我记住了!”

  刘长河连连叹气,“祖宗啊,我真的怕了你了。你现在就是让秦香莲主动上门找我,我也不敢碰她啊!”

  “记住你今天的话!”

  江小白道:“否则我会像宰一头猪那样宰了你,放干你的血,让你在绝望中死去。”

  “别说了,别说了。我怕了你了。”

  刘长河的血管子都凉了,要是别人跟他这么说,他还不信,偏偏是江小白,这是个让他这个混世魔王都感到害怕的人。

  “滚吧!”

  刘长河钻进了车里,猛踩油门而去。

  江小白走进招待所,要了间房。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江小白早早地就去了秦香莲家。

  从村里请来的厨子已经在院子里架起了大锅,下面的炭火烧得很旺,里面烧了一大锅的开水。

  国内的水正在沸腾。

  厨子把几个大肘子放了进去,加上各种调味料。这东西要先炖,炖烂了才好吃。

  “早饭吃了吗?”秦香莲问道。

  江小白道:“我吃过来的。”

  过了一会儿,一辆中巴车开到了门口。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拨和尚,穿着僧袍,带着法器,列队走了进来。

  江小白走了过去,和领头的和尚说了几句,然后这群和尚便开始忙活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那些抬棺的人也都到齐了。

  准备好之后,他们便抬着棺材出发了。和尚跟在棺材的后面,敲锣念经。

  从秦家村到南湾村,这地不算近。八个人抬着棺材,走走歇歇,好一会儿才到地方。

  秦香莲扶着老太太走在最后面,一路上,这母女俩哭的是死去活来。

  到了地里,棺材下地,黄土埋上。和尚们围着坟转了几圈,念了几遍经,这场丧事就算是结束了。

  秦香莲和老太太站在坟前,却是久久不愿离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