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吧,你们是主家,回到家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们处理。”

  江小白走了过来,在秦香莲的耳边说了几句。

  “妈,咱走吧。”

  秦香莲扶着老太太离开。

  回到家里,已经差不多是中午了。

  院子里摆上了两张八仙桌,桌上已经摆上了凉菜。

  抬棺的人回到家里,就开始嚷嚷着要吃要喝。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悲伤,除非是他们自己的亲人死了,否则对他们来说,这就是抬个棺喝顿大酒的事。

  另外一边,给慈云寺的和尚们准备的是素斋。桌上的和尚看到旁边的抬棺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有的人的眼睛会时不时地往那边瞥几眼。

  和尚们不喝酒,吃饭也吃得快。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中巴车还在这里,秦香莲和江小白送他们上车离开。

  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喝酒划拳的人,秦香莲不禁苦笑一声。

  “这到底是喜事还是丧事啊?”

  江小白道:“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更重要。你姐不在了,你们更要过得开心。我想她也不希望看到她的丧事办的多悲伤吧。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你倒是会说话。”

  秦香莲道:“你也饿了吧,去吃饭吧。”

  “你怎么不吃?”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道:“我没什么胃口,你先吃吧。”

  抬棺的人吃到下午两点多才全都走了,临走之前,还从江小白那里每人要了两包烟。

  赵三林和吕桂花开始打扫院子,半个小时之后,这个院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一下子又变得冷清了起来。

  老太太坐在门口,两眼看着门外,谁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老太太这精神状态不对啊,你要多注意点。”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知道了。事情结束了,你是不是要回元安市了?”

  江小白道:“快了,就这几天吧。”

  “那你把你的地址给我,回头毛衣织好了,我把毛衣快递给你。”

  江小白把地址告诉了秦香莲。

  第二天一早,江小白去了弓腰子村。

  自从那天他去找了领导之后,第二天一早,来自上面的救助就来了。

  领导很担心江小白会搞他,所以对这件事非常重视,也非常的下本。村小学甚至有点因这件事而因祸得福。

  昨天,领导已经来过村小学,看望了在棚子里上课的师生,并且去了医院,看上了那三个受伤的学生。

  张明宇见到江小白,马上就跟江小白说了上面对这件事的重视。

  “县教育局的大领导来过了,对我们学校这次事件很重视,给予了很多实质性的帮助,不是光来慰问几句就走了。”

  江小白笑问道:“那领导没有骂你吧?”

  张明宇笑着摇了摇头,“这还真的没有,我原本还真以为他会骂我,谁知道他对我很热情,连个冷脸都没有摆给我看。”

  江小白笑道:“这样就好。他应该不敢对你不客气的。我去找过他,看来还是有效果的。”

  张明宇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我说他这次怎么那么热情,原来是江总你去找过他啊。”

  江小白问道:“学生们在棚子里上课学习习惯吗?”

  张明宇笑道:“哎呀,一开始我也真害怕他们不习惯,谁知道他们很喜欢在棚子里上课。孩子就是孩子,总是喜欢新鲜的。”

  江小白道:“那就好了。走吧,我们去看看孩子上课。”

  看了一圈,江小白重点观察了水娃,这孩子才上学几个月,听老师说他不是很听话,对学习没什么兴趣,倒是对别的事情很有兴趣。

  每个孩子都会有自己的兴趣点,都会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不过对他们这个年龄段而言的学生,现在好好学习,还是他们的第一要务。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中午的时候,江小白离开了弓腰子村。张明宇留他下来吃午饭,他没有留下来。

  江小白打算后天就离开林原市,在临走之前,他想了想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办的。

  他去商场里给秦香莲买了部手机,办了电话卡,在电话卡里面充了一万块的话费,心想这么多的话费应该是够她用几年的了。

  又去了超市,把许多孩子用得上的东西都买了不少,把车子的后备箱和后排的座位塞得满满的。

  回到秦家村,江小白把赵三林给叫了出来,让他把车子里的东西拿出去放好。

  “你回来得正好。”

  秦香莲道:“你送我去一趟南湾村吧,我要去哪些东西过来。”

  “走吧,上车。”

  很快,他们就到了南湾村。

  来到杨大牛家,秦香莲找钥匙打开了门。

  “我姐夫也不回来,这里很多东西都得搬到我家那边去。有些东西不怕用,就怕放着不用,放着放着就坏了。”

  江小白道:“这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秦香莲道:“主要是一些衣服被褥什么的。拿过去,还有点用。”

  二人收拾收拾,很快就把东西给收拾好了,装上了车。

  “我给你买了样东西。”

  江小白把给秦香莲买的手机掏了出来,交到她的手上。

  “有了这个东西,以后联系也方便。”

  看到手机,秦香莲就知道江小白要走了。

  “你要走了吗?”

  “打算后天回元安市。那边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处理。”江小白道。

  “那就走吧,我这边你不要担心,我很坚强,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秦香莲内心很伤感,她有种感觉,似乎这次分别,他们就再也不会相见了似的。

  “这个手机你不用去缴费了,我已经在里面冲了不少话费。”江小白道。

  “谢谢你。”

  江小白发动了车子,车子开到村口,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老人熟悉的背影。

  那老人怀中似乎抱着什么。

  把秦香莲送回秦家村,江小白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一下,马上又开车回到了南湾村。

  刚才那个老人的背影像极了他的爷爷江峰,而江峰怀里抱着的孩子很可能就是他!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