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干什么呢?见到爷爷,我该怎么向他介绍自己?”

  来到南湾村的江小白犹豫了,不知道要不要去见江峰。但思虑再三,江小白还是决定去见一见江峰。

  江峰抱着孩子在村子南面的一个破旧的早已经没有人住的房子里安顿了下来,江小白找来的时候,他正在打扫着卫生。

  当江小白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江峰的脸上浮现出万分惊诧的神色。江小白和他父亲长得很像,江峰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江小白的父亲。

  “你……是?”

  江峰并没有冒然说出什么来。

  江小白没有说话,看着一旁熟睡的孩子,那就是他自己。

  江峰立时紧张起来,他千辛万苦才从江家把孩子带出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避难而来。

  “不要碰孩子!”

  眼前的江小白虽然和他的父亲很像,不过江峰却分得清楚。江小白此刻背对着江峰,他甚至能够感受得到江峰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别紧张。”

  江小白转过身来,脸上挂着笑容。

  “这孩子挺可爱的,我就是来看看他。”

  江峰刚到南湾村,后脚就有人找来了,这让他很难不怀疑江小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请你离孩子远一点!”

  江峰的语气之中透露着强硬。

  江小白举起手来吗,往后退了几步,道:“你看,我并没有恶意。我知道你们刚到这里来,所以想来帮助帮助你们。这房子太破旧了,必须要翻新一下才能住人。”

  “这事不需要你操心,我会解决的。”

  江峰上前去看了看孩子,见没有什么事情,这才松了口气。

  “你走吧。我还要打扫这里,没时间招待你。”

  江小白道:“您老似乎对我很有敌意。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的。我们南湾村的人都很热情,我会帮你找一些人来帮你把这里翻新一下。”

  “谢谢,但还是不用了。”江峰道。

  “我先走了,我去村里找人。”

  江小白开车离开,直接来到了了刘长河家,把刘长河叫了出来。

  “我想请你帮个忙。”

  “请说。”刘长河见到江小白,紧张得不得了。

  江小白道:“想请你从村里请些人手,到村南边那个破旧的老房子那里去,帮忙把那房子翻新一下。”

  刘长河道:“你要翻新那房子干什么?那房子已经翻新不了了,都快要塌了。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找人帮你在那地方重建个新房子。”

  “这也行。”江小白道:“你现在就去帮我找人,这里是五万块钱,我想盖房子买材料和发工资是足够的了。”

  “这钱我不能要。”

  刘长河虽然爱财,但是却不敢收江小白的一分钱。

  “简单地盖个房子而已,用不了多少钱的。”

  “用不了多少钱,那也是钱。我不会让你掏钱的。这钱你必须收下,要不然我可不高兴了啊。”江小白道。

  刘长河不敢推辞,把五万块钱收了下来。

  “这钱太多了,盖房子这事我大概清楚,有个三万块足够了。”

  江小白道:“剩下的钱,帮我给那里面的那个老先生。”

  “老先生,哪来的老先生啊?”刘长河还不知道江峰来到了南湾村。

  “你去了就看到了。刘村长,你得帮着老先生办理落户什么的,他如果找你帮忙,我希望你能够尽力而为。”江小白道。

  刘长河连连点头,拍着胸脯道:“你放心,这都是小事,只要是我能办的,我肯定帮忙。”

  江小白道:“那就太感谢了。我走了,你现在就去找人,然后买材料,明天就动工。老先生带着个孩子,你得先给他们找个住处。”

  刘长河道:“我都记下了,这些都是小事,都交给我吧,我肯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江小白知道刘长河不敢敷衍他,他交代下去的事情,刘长河一定会办的非常用心。

  来到村口,江小白看到了站在村口等他的江峰。他把车子停了下来。

  “怎么了?”江小白问道。

  江峰道:“能否告知一下我,你的姓名。”

  江小白道:“我想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是没有恶意的。”

  江峰看着江小白,这张脸实在是太令他惊讶了。

  “你到底是谁?”

  江小白笑了笑,开车走了。

  第二天一早,刘长河买的砖头、沙子和水泥这些建筑材料就来到了南湾村,请的工人也都全部到位。

  刘长河亲自带着人把原先的老房子给扒了,然后在原址上进行了重建。

  江峰要表现出自己只是个逃难的小老头,所以在强势的刘长河面前,他一句话也不多说,也不敢多问。

  在离开林原市之前,江小白没想到能看到爷爷江峰,更没想到能看到襁褓中的自己。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终于到了要离开林原市的时候了,江小白想了想,该要做的事情已经都做好了。

  晚上,他躺在招待所的床上,思绪翻飞。

  就在他难以入眠之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他下床去开了门,没想到站在门外的竟是秦香莲。她的手里拿着手电筒,头发上还有露水的痕迹,是打着手电从村里走到这里来的。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明天你就要走了,来送送你。”

  秦香莲走了进来,关上了房门。

  江小白道:“要送我,你可以等到明天天亮再来送嘛。”

  “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秦香莲走到窗前,拉上了窗帘,然后转过身来,脱掉了外套,把外套放在椅背上。她什么话也没说,穿着里面的秋衣,钻进了江小白的被窝里。

  “你这是干什么啊?”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我有种感觉,这次你离开,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我想把我最美好的贞洁送给你。”

  “你是不是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

  江小白板着脸,“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那你是什么样的人?”秦香莲道:“难道不是个男人吗?”

  “我当然是个男人。”江小白反驳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