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男人,那你为什么能够无动于衷?”

  秦香莲道:“我都那么主动了,在你离开之前,我想把我自己交给你,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冷冰冰的?”

  江小白道:“不是我对你那么冷冰冰的,而是我不能对你那么做,那会对你造成伤害。”

  秦香莲问道:“你是不是这次离开,就不会再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原来秦香莲早已经都感觉到了。

  为了斩断这段情,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的确是这样,这次离开,我不会再回来了。”

  秦香莲抿紧嘴唇,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这些天做的那些事情,更像是一种道别。”

  江小白道:“小莲,我送你回去吧。”

  秦香莲道:“我今晚不想走。”

  江小白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现在对我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报恩,你现在还小,根本不懂得一份真正的感情是什么样的。你在未来会遇到一个人,他会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感情。”

  秦香莲流着泪道:“可我遇到的人,再也不可能是你了。”

  江小白咧嘴一笑,“你我的缘分,或许在未来还会继续。”

  秦香莲道:“不可能的。我有种强烈的预感,你这次离开,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江小白道:“我们……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江小白只好说一些违心的话来安抚秦香莲。

  秦香莲道:“可我不想你再来这里了。我知道你不属于这里,你应该有你的生活,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你属于大城市,你应该找一个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能够在你的事业上帮助到你。”

  江小白道:“婚姻之事,我真的还没有怎么考虑过。”

  秦香莲道:“我不求永远拥有你,我只求你能够记住我,记住你的生命之中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江小白道:“我不会忘记你的存在。”

  秦香莲道:“那就让我给你美好的一夜吧。”

  “不!我不能那么自私!”

  江小白想到了未来的自己,现在的秦香莲还是一朵花骨朵,而当她盛放的时候,应该是属于未来的江小白的。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就把这朵花折下来。

  “自私?”秦香莲道:“为什么会那么说?”

  “你是要嫁人的,你的最美好的东西应该留给你未来的丈夫。”江小白只能这么说。

  秦香莲道:“我已经没想过要嫁人,自从我姐离开之后,我就没想过要嫁给谁。”

  江小白道:“这是你现在的想法,而你现在还非常的年轻,以后你的想法是会改变的。”

  秦香莲道:“我不会!绝对不会!”

  外柔内刚的女人最难搞定,她们看上去很容易劝说,但却最容易钻进死胡同里面。

  秦香莲就是这种女人,江小白知道无论他怎么劝说,秦香莲都不会改变主意的。为今之计,他只有抽身而退。

  “房间里太闷了,我下去抽根烟。”

  语罢,江小白便下了楼去,站在楼下抽烟。

  秦香莲委屈极了,躺在床上哭了一会儿,然后便穿上衣服。她一开始有点恨江小白,但是现在已经不恨了。

  冷静下来想一想,江小白那么做,全都是为了她好,他可以说得上是个正人君子,而且为她考虑得很深远。

  秦香莲下了楼,看到了站在冷风里的江小白。

  “这是给你的毛衣,总算是赶在你离开之前织好了。”

  今晚,秦香莲来到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江小白送毛衣。

  “谢谢。”

  毛衣拿在手里,暖在心里。江小白真诚地道一声感谢。

  “我走了。”秦香莲道。

  江小白道:“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我想自己走回去。”

  秦香莲孤身一人朝着秦家村的方向走了过去,晕黄的路灯下,她的影子显得是那么的孤独。

  江小白一直站在那里看着,直到秦香莲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

  次日一早,江小白睡醒之后,已经是新的一天。拉开窗帘,看到外面的街道上非常的热闹,今天又是个赶集的时候。

  他知道秦香莲是不会来了,下楼在招待所的餐厅里吃了早饭,然后就离开了松林镇。

  晚上,江小白终于回到了元安市。

  虽然非常的疲惫,但是江小白还是去了公司,找到了贾云超。

  “老贾,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谈谈。”

  贾云超道:“那就谈呗。你怎么了?”

  贾云超认认真真地看着风尘仆仆的江小白,感觉到了不对劲。

  江小白道:“换个地方吧。”

  “好。”

  二人找了家饭店,要了个包厢,边吃边聊。

  “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啊?”贾云超问道。

  江小白道:“我想把公司全权交给你打理。”

  贾云超道:“现在也是我在打理啊,你这个甩手掌柜的,基本上不问事。”

  江小白道:“我的意思是说让你当掌柜的,从此以后,这个公司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胡说什么啊!”贾云超一惊。

  江小白道:“我没有胡说,这是我的真实的想法。公司给你,我要退出。”

  “为什么?”贾云超道:“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江小白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不对,不对,这事太反常了。”

  贾云超放下了筷子,一脸严肃。

  “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吧?”

  “……对!”

  贾云超的话给江小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

  “我没多少日子了,钱财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贾云超的眼泪立马就下来了,“老天爷怎么那么不开眼啊!你多好的一个人啊!”

  江小白道:“怨天尤人都没有用了。老贾,我走了之后,你得帮我把公司办好。”

  “现在的医学很发达,我想一定能够治好你的病的!你有的是钱,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从现在开始就休息,专心治病,公司交给我。”贾云超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