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剑!你不要傻了好吗?”

  周敏擦了擦眼泪,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起初我也和你一样,深信这是谣言。可后来我见到了楼上的贾总,我跟他打听了一下江总的情况,他支支吾吾的,我就知道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

  谁都知道江小白和贾云超的关系,虽然他们是老板和雇员的关系,但他们却像亲兄弟一样。

  许剑还是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沉声道:“晚上下班,我和你一起去找一下江哥,见了他之后,一切就都清楚了。”

  “这件事你先别到处说,千万是不能让倩姐那边知道。她在东陵市,你也知道倩姐对江哥的感情,如果这消息让她知道了,那真是比杀了她还难受。”周敏叮嘱道。

  许剑道:“我才不会说呢!我一个字都不会说。我不相信江哥那么好的人会得绝症!”

  下午上班的时候,许剑多了个心眼,很快就发现公司里很多员工都在讨论这件事。看来这已经不是秘密。

  很多事情都不是空穴来风,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许剑的心里真的开始担忧起来。

  好不容易把下午熬完,到了下班的时候,许剑和周敏两个直接打车去了江小白住的地方。

  他们刚开始到省城的时候,江小白请过他们去他家里做客。他们之所以连个电话也没打,直接上门去,就是想要来个突袭。如果他们给江小白打电话,他们担心江小白会以各种借口不见他们。

  “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好啊?”

  路上,许剑有些担忧地道。

  周敏道:“没事。江哥从来没有把我们当外人,就算是惹得他不高兴了,他也不会生气的。”

  许剑道:“万一他要是不在家呢?”

  周敏道:“应该在家,我问过了,楼上公司有人看到了他前几天夜里去了一下公司。”

  二人打车来到江小白住的地方,直接上了楼。

  周敏抬起手去按门铃,手悬在半空中,却没有按下去。

  “怎么不按啊?”许剑压低声音。

  周敏道:“我怕。”

  许剑知道他怕什么,叹了口气,道:“总是要面对的。如果传言是真的,我们就一起和江哥面对就是了。”

  语罢,许剑按响了门铃。

  江小白在家里,他从猫眼里看到了是许剑和周敏来了。他早就猜到这两个人在听到消息之后肯定会上门求证,所以早有准备。

  他故意把自己搞得很憔悴,然后把头弄的乱糟糟的,厨房的灶台上炖着个砂锅,里面熬的是中药。

  “你闻到什么味道没有啊?”

  周敏已经闻到了中药味。

  许剑嗅了嗅,道:“好像是熬的中药味。”

  二人的一颗心立马一沉。

  屋里传来了江小白的咳嗽声,他打开了门。

  “江哥……”

  看到故意把自己弄得很憔悴的江小白,许剑的心里一酸,而周敏已经流出了泪,毕竟是女人。

  “进来吧,随便坐。”

  二人走了进去,看到茶几上放着很多药盒。他们还没开口问什么,心就已经凉了。

  “江哥,公司的传言是真的吗?你到底怎么了?”许剑问道。

  江小白笑了笑,“是真的。我的身体不行了。”

  周敏道:“我个把月之前还见过你啊,那个时候,你不还是好好的嘛。”

  江小白道:“人有旦夕祸福,谁能知道有这一出呢?”

  周敏抿着嘴唇,连连摇头。

  许剑看着面前的药盒,问道:“医生怎么说?”

  江小白道:“晚期,没救了。”

  听到这话,周敏再也忍不住了,捂住了脸,嚎啕大哭起来。

  许剑赶紧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周敏控制好情绪。她这样哭,会让江小白的心里更难受。

  周敏实在是控制不住,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你们都不要难过了。”

  江小白道:“我自己已经坦然了。”

  许剑道:“江哥,你还那么年轻,千万不要放弃啊。现在的医学手段非常的发达,只要有机会,我们都应该试一试。”

  江小白道:“你们看到了啊,我在吃药,还在用一些偏方。我也不想放弃。”

  周敏带着哭腔说道:“江哥,你不能那么狠心,你要是不在了,以后我们可怎么办啊?”

  江小白道:“你们的未来,我都帮你们考虑好了。你们是公司的元老,我会把我的股份拿出来一部分分给你们。”

  周敏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失去了你的领导,我们会迷失方向的。”

  一直以来,江小白都是公司的主心骨,是他一直引领着公司前进。失去了江小白,就等于失去了大脑。对于公司的未来,他们一下子失去了信心。

  “公司有很多能力很强的人,你们都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没有我,你们也能够绽放出光芒。相信我,你们可以做的更好。”江小白道。

  周敏道:“倩姐知道了吗?”

  “还没告诉她。”江小白道。

  许剑道:“江哥,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倩姐?”

  江小白点了点头。

  “她很脆弱,我怕她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许剑道:“没有不漏风的墙,她迟早是会知道的。”

  江小白叹了口气,“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周敏擦着眼泪,“倩姐要是知道了,那该有多伤心啊。”

  “好了好了,你们都要看开点。我现在都看开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天爷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江小白道:“我就不留你们下来吃晚饭了,你们回去吧。”

  周敏和许剑起身告辞。

  江小白送他们到门外,二人想说什么,却又都觉得语言的力量太过苍白无力,最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送走了他们,江小白赶紧去把煤气灶上的火给关了,然后搓了把脸,把脸上涂抹的那些东西都给搓了下来。

  “唉呀妈呀,太难受了,可别再有人来看我了。”

  江小白已经做了决定,这边他要办的事情一处理完,他就会离开元安市。呆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有可能露出破绽,目前他还没有习惯装一个病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