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担心你超过我?”

  魔兵通过大笑来掩饰他的心虚。

  “小子,你现在连个修士都不算,还没入门,我担心你超过我什么?”

  江小白哈哈一笑,道:“那样最好。你的确完全不用担心,我倒是想超过你,不过就算是你原地踏步,我也至少需要一年才能赶上你!”

  “所以你不要有什么其它心思,专心为我服务。一旦让我发现你小子有什么别的想法的话,我会马上宰了你!”魔兵冷冷地道。

  江小白道:“这你放心,我不会有别的想法的,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活下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我非常明白。”

  “嗯,你小子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要做聪明的事,不要做糊涂事!”魔兵冷笑道:“这是我对你的告诫!”

  江小白笑了笑,继续修炼,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距离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已经很快了。那块八卦盘里面还有充裕的灵气,可以供他吸收。

  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里面蕴藏的灵气居然怎么也吸不完,而且似乎根本就没有见少。

  又到了夜里,江小白继续吸收灵气,魔尊也在苦修。

  江小白已经感觉到自己正处于一个临界点,突破这个临界点,他就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便可以施展无相劫功,用来反击,让这魔兵知道他的厉害。

  月至中天之时,江小白突然睁开了双眸,严重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终于在今夜完成了突破,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修士。

  魔兵感觉到了什么,怔怔地看着他。

  “你小子怎么了这是?”

  江小白道:“我完成了突破,成为一名修士了!”

  “什么?怎么那么快?”魔兵皱着眉头,简直不敢相信。

  江小白道:“这快吗?我觉得已经很慢了。你这些天的精进比我更大啊!”

  “那是当然。”魔兵嘿嘿笑了笑。

  “既然你现在已经成为一名修士了,那么是否可以演示给我了呢?”魔兵已经等不及了,最近这些天对他而言都是煎熬。

  “当然!”江小白道:“把你不解的地方说出来,咱们对阵下药。”

  魔兵赶紧把自己不懂的地方说了出来,江小白马上就给他做了解答,亲自示范给他看。

  魔兵按照江小白提供的思路进行修炼,果然又通畅了不少。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天赋上和江小白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

  随后几天,魔兵有什么不懂的,就向江小白询问。江小白每一次都非常耐心地指导他。

  就在魔兵把般若龙象真经修炼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他开始不满足了,想要学会更多的神通,便让江小白传授他新的神通。

  “你坐下。”

  江小白让魔兵在他面前坐下,沉声道:“你我都知道,要想让筋脉能够承受强大充沛的真元就必须要强化筋脉。只有筋脉变得强硬了,我们的修为才能够变得更强。”

  魔兵道:“这些都是常识,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难道你认为我连常识都不知道吧?”

  江小白道:“当然不是。我接下来要传授给你的这门神通就是修炼筋脉的!筋脉强大了,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还有修炼筋脉的神通啊?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魔兵道:“听上去很不错,那就赶紧传授给我吧。”

  江小白道:“得先让我看看你的筋脉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把手伸过来!”

  魔兵把手伸了过去,突然又缩了回来。

  “你小子是不是有诈?”

  江小白笑道:“我看你是多虑了,我能有什么诈?我现在这种情况,难不成你还怕一个刚刚入门的修士?”

  魔兵左思右想,心想以江小白现在的修为,就是十个江小白,那也不是他的对手,完全不用害怕。

  “嗯,我量腻也没有胆子做什么手脚,一旦让我发现,我马上宰了你!”

  江小白道:“这么好的神通,你要是不想修炼,那咱们就换一个,如何?”

  魔兵道:“不不不,就这个,我喜欢这个!”

  “那就快把手伸过来。”江小白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你小子这是不高兴了吗?”魔兵哈哈笑道:“你不高兴又能怎样,还不是得听我的!等你比我厉害了,你再不高兴不迟。到那时候,我就得听你的了。”

  江小白笑道:“我哪敢不高兴啊,我不敢奢望有比你厉害的时候了,只求你不要杀我。”

  说着,江小白已经把手指搭在了魔兵的手臂上,找准了他的筋脉,将体内的一丝劫力输入进了魔兵的隐脉之中。

  魔兵感觉自己像是被微弱的电流电了一下似的,并没有多想什么。

  得手之后,江小白就把手指从魔兵的手腕处移开了,笑道:“怎么样,刚才是不是感觉到了微微的麻痹感?”

  “是啊,那是怎么回事?”魔兵笑问道。

  江小白站了起来,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从今以后,就得听我的了。”

  “听你的?”

  魔兵哈哈一笑,“小子,你TM是不是突然间失心疯了?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江小白笑道:“因为我是你的劫主!”

  “劫主?”魔兵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江小白道:“劫主的意思就是你是我的劫奴,是我的奴隶,我是你的主人,所以你必须得听我的!”

  “胡说!”魔兵大喝一声,举起拳头,想要教训江小白,而就在他产生这个念头的一瞬间,整个人突然间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起来。

  “忘了告诉你了,劫奴是不可以伤害劫主的。劫主一旦死了,劫奴就死定了。以后你没有我给你补充劫力,你会生不如死,就像现在这样备受折磨,最后痛苦而亡。”

  “我……我杀了你!”

  魔兵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痛苦实在是太难忍受了,像是身体里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他的骨头似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