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该早就去死了?”土球愤愤不平地道。

  江小白笑道:“那当然不是。其实这个社会是金字塔结构,站在上面的人少,基数最大的就是底层的人。如果说所有底层的人活着都没有意义,那么这个地球上将会烧掉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人。”

  “那你讽刺我干什么?”土球不悦地道。

  江小白道:“我不是讽刺你。我是想告诉你,就算是再卑微,你也可以过得很快了,你也可以成为一些人心目中的英雄!”

  “谁会把我当成英雄?真是可笑。”土球自嘲似的笑了笑。

  江小白道:“当然!如果你有一个喜欢你的女孩子,你就会成为他心目中的英雄。如果你有个自己的孩子,你在他的心目中,你就像是一座大山那么雄伟。”

  “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些永远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期盼能够结婚生子。这样的世道,有了家室,也只是拖累。”土球叹了口气。

  江小白问道:“你就告诉我吧,你想不想成家立业,想不想有个娃娃?”

  “我……我当然是想的,不过那是不可能实现的,世道太不太平了。”土球道。

  江小白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世道为什么不太平?”

  “那不是我能想的,想了也没用。”土球道:“我只是个卑微的蝼蚁。”

  江小白道:“那就让我告诉你吧。这世道之所以不太平,之所以让你觉得没有安全感,就是因为有魔尊那样的人存在。他的目的是要毁灭这个世界!如果我们战胜了他,这个世界将会变得美好如初!”

  土球笑道:“小子,你别想忽悠我。我知道魔尊是罪魁祸首,但是我更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战胜魔尊!别以为你有些本事,就敢跟魔尊叫板,其实你差得远呢!”

  江小白道:“我是不够资格挑战魔尊,但你别忘了,这世上还有个人能够战胜魔尊!”

  “这世上哪里有人能战胜魔尊,真是痴人做梦!”土球冷冷一笑。

  江小白道“你忘了你手上的那个孩子了吗?那可是神帝的转世灵童啊!当年神帝和魔尊大战,虽然双双陨落,但是却消灭了魔尊的实力,也就是说,当年神帝是占据了上风的。”

  土球道:“你把战胜魔尊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孩子的身上,你不觉得这太搞笑了吗?”

  “这孩子是神帝的转世灵童,你应该清楚他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江小白道。

  土球道:“我当然知道,不过这孩子毕竟只是灵童,能不能变成昔日的神帝,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你要知道,鬼门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时间,才把魔尊给复活了!或许这孩子根本就没有机会变回神帝,就已经死了。”

  “不可能!”江小白坚定地道:“你不要小瞧了这孩子。神帝当年之所以会留下转身灵童,就是聊到了魔尊会有复活的一天。”

  土球烦躁地摆了摆手,“我不想听你跟我啰嗦这些,我现在只想解除和你的主奴关系!我求求你了,你一定有办法放过我的,不是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即便我是你的劫主,我也没有办法解除和你的主奴关系。你成为了我的劫奴,除非你死了,否则这层关系不会断掉。我知道你很绝望,不过如果你从现在开始,对我言听计从,我会让你过的比以前更好。和我一起联手推翻魔尊的黑暗统治,咱们可以建立起一个更美好的明天的的。”

  “我不想听这些,我不想听你的忽悠!对付魔尊,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魔尊太强大了,就连十方魔君那样的人物,在魔尊面前也不过是弹指间灰飞烟灭。魔门曾经强大到比我们鬼门还要强盛,甚至一度要攻陷了灵山,可最后的情况又如何?魔尊复活之后,顷刻之间就灭掉了强大无比的魔门和不可一世的魔君。”

  江小白道:“你说的这些,我比你更明白。当时我是亲眼所见。不过我始终坚信只要神帝回归,那就一定可以战胜魔君!土球,你不想听我的啰嗦,我就不跟你啰嗦了。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跟不跟我一起走?”

  “我有选择吗?”土球面露苦笑。

  江小白道:“今晚就是月圆之夜,咱们今晚就回去。你留在这里,我出去一下。”

  “你去哪儿啊?”土球问道。

  江小白道:“这你管不着,你在这里老实呆着就好。”

  离开树林,江小白要去搞一些易容用的东西。去了趟县城,他很快就搞到了所需要的全部东西。

  在回到树林的时候,刚走进树林,一个身影落在了他的面前,原来是江峰。

  “爷爷!”

  江峰看到了江小白,道:“你可吓死我了。我看到了那魔兵,却没看到你,还以为你有了什么不测。”

  江小白道:“我没事,现在我已经把他给制服了。爷爷,你的伤如何了?”

  江峰道:“我的伤已经没事了。伤一好,我就过来找你,生怕你出事。”

  江小白道:“爷爷,你现在可以安心了。您来了,也省得我去跟您道别了。今晚我就会离开这个地方。”

  “你要回去了?”江峰还真是有些不舍。

  江小白道:“爷爷,我必须得回去了。我来到这个时间位面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必须得回去。”

  “爷爷帮不了你什么,不过爷爷会每天都为你祈祷的。孩子,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爷爷,您回去吧。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注意安全的。”

  爷孙二人依依不舍的道别。

  目送江峰远去,江小白才继续往林子深处走去。

  魔兵果然什么地方也没去,就坐在那里。看到江小白回来,马上站了起来,沉声道:“你去哪儿了?不是说要回去吗?这天都黑了。”

  江小白没有理会他,坐了下来,把从县城搞来的东西在脸上涂涂画画,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