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白天,我们两个就会去找普渡大师商议一下,咱们三个老人家一起制定一下教学策略,看看怎样教这孩子才是最好的。”风清道。

  江小白道:“这孩子可真是幸运,能得到你们三位前辈高人的指点,他想不成才都难。”

  玉萧子道:“他若能取得你现在的成就,就算是我们几个成功了。”

  江小白道:“他的天资比我高,未来的成就无可限量,应该会超过我。”

  风清道:“这可不一定,你一开始修炼的时候,你有什么名师知道吗?全都是你自己在黑暗中摸索出来的。在那样的条件下,你依然能够突飞猛进。照我看呀,你的天赋根本不比那孩子低。”

  江小白笑道:“我却希望那孩子能够超越我。”

  从风清和玉萧子住处离开,走了不远,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韩晨。

  “江兄弟!”

  韩晨跑了过来,道:“你们是不是打算最近就要去灵山?”

  江小白点了点头。

  韩晨道:“那可否带上我一道去?”

  江小白道:“韩晨,你现在丧失了修为,去灵山太凶险了。”

  韩晨抓耳挠腮,道:“呆在这积云寺太久了,这里就像是个大笼子,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江小白道:“我走了之后,积云山也需要有个人照顾。现在我师父他们都失去了修为,可你至少还算年轻力壮,你留下来,对他们会有帮助的。”

  韩晨眼睛里的狂热黯淡了下来,叹道:“罢了罢了,你说得对,我现在就是个废人,去了能干什么?只会拖累你们罢了。”

  江小白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韩晨笑了笑,拍了拍江小白的肩膀,道:“兄弟,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好了,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我回去了。”

  语罢,韩晨便转身走了。

  江小白又去看了都恩和土球两个,这两个家伙倒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住在这里,一切都还适应吧?”

  都恩道:“这里很好,非常的安静,而且灵气充裕,适合修炼。”

  土球道:“喂,小子,那白鹤能杀吗?”

  “你要干什么?”江小白问道。

  土球道:“没干什么,我就是没吃过白鹤的肉,想杀一只烤着吃,尝尝味道。”

  江小白冷哼一声,“你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些白鹤,否则被烤的是谁还不一定。以你的身手,未必是那些白鹤的对手。”

  土球哈哈一笑,“我跟你开玩笑呢。就是这里的饭菜也太素了,一点荤腥都看不着。”

  都恩道:“这里是佛寺,要守清规戒律的。你想吃肉,找错地方了。”

  江小白道:“忍着吧。这两天我们就会离开积云寺,到了灵山,有的是肉给你吃。”

  “咱们要不要商议一下?”都恩道:“闯入灵山,并非易事。”

  江小白道:“咱们不硬闯。咱们化身魔兵进去。进入灵山,除了救人之外,还要打探一些消息,所以并不是杀过去把人救出来那么简单。咱们可能要在那里潜伏一阵子。”

  “我不想吃肉了,你们两个人能不能不带上我?”土球知道这其中的凶险有多大,还没开始行动,这厮已经怂了。

  江小白冷冷一笑,道:“那可由不得你。”

  都恩道:“灵山上的魔兵有千千万万,化成魔兵混进去,倒也是个办法。不过每个魔兵都有隶属的组织,咱们就怕别人盘问。”

  “是啊是啊,这个我最清楚了。灵山分成了好多块,魔兵只能在隶属于他们自己那个组织的地盘上随意走动。如果越界,就会遭到盘问。”土球道:“很麻烦的,一不小心露了馅,咱们的假身份就会被识破的。”

  江小白道:“没关系,到时候找几个魔兵,我会有办法把他们头脑中的信息窃取出来,咱们就不用担心被盘问了。”

  都恩道:“咱们如果混进去,最好直接成为监狱的魔兵。那样的话,会对我们行事方便很多。如果我们假装成别的地方的魔兵,我们是进步了监狱的。”

  土球道:“难啊!监狱的魔兵很少出来走动的,咱们没机会下手啊。”

  “有机会!”

  都恩道:“监狱里面,每天都会有人死掉。每个的七号、十七号和二十七号,监狱都会有人把尸体运出来,然后乘船,把尸体丢到一个固定的海域。”

  江小白道:“那这就好办了。咱们可以利用他们去倾倒尸体的机会,然后干掉他们,易容成他们,这样就可以顺利地混入监狱了。”

  都恩点了点头。

  土球道:“你们可别忘了啊,外出倾倒尸体的不止三个鬼兵啊。我们干掉他们当中的三个,其余的鬼兵不会发现吗?”

  “我有办法让他们开不了口。”江小白道。

  土球道:“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难道你想把他们全部都杀了吗?一旦人少了,我们回去就回遭到责问的。”

  “当然不是全部杀了。”江小白道:“反正我有不杀他们也能让他们闭嘴的办法。”

  都恩道:“今天已经是五号了,后天就是七号。”

  江小白道:“你们这两天准备一下,七号那天我们出发。”

  讨论完事情,江小白便离开了,他去了若离曾经住的那间禅房。屋子关了很久了,推开门,里面一切如旧。

  就像是若离从来都没有离开似的,这里的一切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

  江小白走到衣橱那边,拉开了门,看到了里面若离的衣物。他抱紧里面的衣物,甚至还能够嗅到衣服上残留的若离的体香。

  “若离!等着我!我一定会把你给救出来的!”

  江小白在心里暗暗发誓。

  离开若离的房间之后,江小白便由去了望瀑崖。他盘膝坐了下来,夜晚冰冷呼啸的山风吹得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这瀑布水流终年不绝,日夜为继,难道就没有断绝的时候吗?”

  江小白双掌推出,想要强行阻绝瀑布之水流下来,以他之力,的确是可以阻绝得了一时,但是上方积攒的水量越来越大,最终还是冲了下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