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魔兵惊恐地看着江小白,他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一处非常的麻痹。

  江小白面泛冷笑,沉声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恩人,谢谢,谢谢你们!”

  四个从绝望中被解救出来的女人给江小白三人跪了下来。

  “快起来,快起来。”

  江小白把她们扶了起来,道:“你们是哪里的?”

  其中一名女子说道:“我们是飞霞剑派的,魔兵铲除了我们的师门,抓了我们很多人。”

  江小白道:“现在你们安全了,可以回去了。”

  “我们回不去了,他们给我们灌了某种药水,我们的修为不存在了。”

  “这个简单!”

  江小白检查了一下她们的身体,那种药水把她们的一些关键的筋脉封住了。他用自己的真元为四女疏通了筋脉,四女的修为马上就回来了。

  “恩人,真是太感谢你了。”

  江小白道:“好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不要让魔兵发现你们。”

  四女点了点头,然后便离开了。

  船上只剩下江小白三人和那个光溜溜的魔兵。

  “为什么不杀我?”

  那个魔兵很奇怪,江小白一出手就干掉了他的三个兄弟,唯独把他给留了下来。

  江小白道:“因为你对我还有用处!”

  “你休想从我口中打听出什么!”魔兵自信满满地道:“你最好杀了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是吗?”

  江小白哈哈一笑。

  他的笑声还没消失,那魔兵便是浑身僵直地倒在了地上,满地打滚,痛苦异常。

  “他这是怎么了?”都恩不解地问道。

  土球叹了口气,道:“这孙子和我一样,也成了江小白这小子的劫奴了。这辈子完了,只能听命于江小白,否则就会这样的痛苦。”

  “什么劫奴?什么意思?”都恩追问道。

  土球解释了一下劫主与劫奴的关系。

  “难怪他说他有办法让剩下的魔兵不泄露出去,原来是有这一手啊。”都恩笑了笑。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太痛苦了……”

  魔兵很快就受不了,劫力反噬的痛苦可不是人人都能扛得住的。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江小白停了手,那种痛苦很快就消失了。那魔兵站了起来,全身又恢复了正常。

  他看着江小白,眼睛里满是恨意,就在他心里生出想要杀死江小白的念头的时候,那种痛苦又突然出现了。

  “小子,别想杀了你的劫主,就是连想都不能想,否则你体内的劫力就会教训你,让你生不如死。”土球笑道。

  “什么……什么是劫力?”那厮问道。

  土球道:“你不用问什么是劫力,你只要搞清楚你身体里的劫力是从哪儿来的,是你的劫主,也就是他给你的,所以你身体里的劫力自然是听你的劫主的话的。你一旦生出想要对你的劫主不利的念头,劫力就会反噬,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土球,你做的很好,省了我很多口水。”江小白笑道。

  土球道:“那是,我是你的好劫奴嘛。”

  “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江小白看着那魔兵。

  “没有了。”魔兵道。

  土球道:“不!你肯定还有疑问,你肯定会想,你只要不生出杀害劫主的念头,你就没事了,是不是?哈哈,我告诉你,你大错特错。你体内的劫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的变少。一旦你的劫力变少了,劫力就会用让你万分痛苦的方式来提醒你该补充劫力了。你就必须得去找你的劫主。如果你的劫主不给你劫力,你就会继续痛苦下去。”

  魔兵傻了眼,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神通,真是闻所未闻。

  “不要怀疑什么,你的耳朵没有听错。”土球道:“既然成了劫奴,那就老老实实听你的劫主的吧,就像我这样。我刚开始成为他的劫奴的时候,也像你一样。现在好了,我接受了自己的新的身份。做一个劫奴,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每次劫主给你补充劫力的时候,你的身体产生的快乐的感觉会让你终生难忘。”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那魔兵问道。

  江小白道:“你没有资格问我问题。现在我命令你把这三具尸体给扔到海里去。”

  魔兵乖乖滴把他的三个同伴的尸体扔进了海里,看着同伴的尸体被海里的鲸鱼吞掉,魔兵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们已经来扔过很多次尸体了,他的那些同伴应该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自己的尸体会被鲸鱼吃掉吧。

  如果不是他走运,刚才被吃掉的尸体,也会有他的。

  “你们为什么杀了他们三个,而没有杀我啊?”

  土球道:“那是因为你小子走运。我们是随机杀的。”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江小白问道。

  “我叫熊飞。”魔兵答道。

  “你的那三个同伴呢,他们又分别叫什么?”江小白又问。

  “野猪、大蛇和绵羊。”熊飞道。

  “这是什么名字!”土球道:“你小子不会是在忽悠我们吧?”

  熊飞摇了摇头,“我没有忽悠你们,我说的是真的。”

  “他没有骗咱们。”

  江小白道:“现在安排一下身份。土球,以后你就是野猪。都恩,你就是大蛇。绵羊就是我。”

  “你们要干什么啊?”熊飞惊诧地问道。

  江小白道:“我们要跟你回去,你要死守今晚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我是你的劫主,你做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你的任何心理活动我都会知道。你要知道,一旦我遇上了麻烦,其实最麻烦的就是你。”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熊飞问道。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赶紧把衣服穿上!你们这些看监狱的魔兵,原来那么禽兽,居然想出了这种乐子!娘的,早知道以前我也去看监狱多好。”土球笑道。

  江小白三人换上了死掉的三个魔兵的衣服,随后又进行了一番易容,便和死掉的那三个魔兵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