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长好!”

  一个胖乎乎的家伙背着手走进了监狱,嘴巴里面还叼着一根牙签,从他的牙缝上还能看到夹在牙缝里的肉丝。

  “嗯,都给我好好干活!”

  监狱长背着手在监狱里巡游,这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在这个地方,他就是天,所有人都得听他的!

  他的出现让江小白有了一些思路,控制了熊飞,不过就是控制了一个普通的喽啰,能打探到的消息有限,而且获得不了任何的特权。

  如果能把监狱长给控制了,他就可以成为这监狱背后的主宰,能够获得无数特权,到时候他便可以办公务的名义在这灵山上面四处行走。

  心念及此,江小白便有了办法。

  监狱长在监狱里面转了一圈,例行公事地巡视了一番,然后便离开了。

  监狱里面空气差,到处都是屎尿的臭味,他不喜欢呆在这个地方。作为这里的最高长官,他也只需要时不时地来露个面就行了。

  监狱长在监狱的外面有一栋小屋,那是他的办公室。

  江小白准备离开监狱,去找监狱长。刚走没几步,熊飞瞧出不太对劲,便把他给拦了下来。

  “你要去哪儿啊?”

  江小白道:“我要去找监狱长。”

  “你找监狱长干什么啊?”熊飞的背后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江小白道:“举报啊!”

  “你别胡来!”

  熊飞压低了声音,“监狱长不简单的,你别看他胖乎乎的,厉害着呢!”

  “我知道。”

  江小白微微一笑,“我就是去举报!”

  熊飞还想拦着他,但是江小白已经从他的身旁一擦而过,速度奇快。熊飞想要拦也拦不住。

  从监狱出来,江小白便低着头往前走,来到了监狱长的门外,敲了敲门。

  “监狱长,我有事情要向您汇报。”

  “进来吧。”

  屋里传来监狱长的声音。

  江小白推开门走了进去,那胖乎乎的监狱长正瘫坐在椅子上,两腿搭在前面的桌子上。

  “绵羊,是你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监狱长并未发现眼前的“绵羊”有什么异常,江小白收敛了气息,让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个高手。

  “监狱长!”

  江小白转过身来,把门给关上。

  “你小子神神叨叨地干什么啊?”监狱长笑道。

  江小白走了过去,凑到监狱长的耳畔。

  “监狱长,我发现了一个重大的情况,我要来向您举报!”

  “你要举报谁啊?”监狱长并未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我要举报的人就是……魔尊!”

  监狱长一听说要举报“魔尊”,顿时一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江小白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把一股劫力输入了他的隐脉之中。

  “啊!”

  监狱长惊叫一声,随后便是一拳朝着江小白击来,但是刚抬起手臂,便是全身痛苦无比,倒在地上,满地打滚。

  “棉衣,你对我做了什么?啊……好痛苦啊!”

  江小白道:“对不起,你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劫奴,从此以后,你如果想要活命,就得听我的命令!否则的话,你就会被痛苦折磨致死。现在的这种痛苦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还有更让你痛苦的时候。”

  “来人,来人啊!”

  监狱长大喊大叫,想要把人给叫来,把江小白给抓了。谁知道喊破了嗓子,半天也没有人搭理他。

  “别喊了,喊死也没有用。”

  江小白笑道:“你已经被我拖进了我开辟的虚拟空间里面,在这个空间里面,你的声音是没有办法传出去的。”

  监狱长傻了眼,惊恐地看着江小白,能够如此随意便开辟出空间,并且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他给拖了进去,这是何等的厉害的人物才能做得到。

  “你不是绵羊!你到底是谁?”

  监狱长对他的手下都了如指掌,真正的绵羊有几斤几两,他太清楚了。

  江小白道:“我是谁无所谓,关键你得知道我是能够掌控你的生死的人,我还能掌控你的喜怒哀乐。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不可能!”

  监狱长摇了摇头,“我不信!”

  江小白道:“你我的劫主与劫奴的关系已经缔约而成,你是我的奴隶,只有听命于我,你才能活命。你是我的劫奴,不要想着反抗我,否则劫力会让你吃尽苦头。如果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老子不信!”

  监狱长在暗中积蓄力量,而就在他心里生出想要杀死江小白的念头的时候,那种钻心蚀骨的疼痛感便又传遍了全身。

  江小白道:“怎么,现在应该相信了吧!收起想要杀我的心,否则痛苦会一直持续下去的。”

  监狱长打消了杀害江小白的心思,果然那种疼痛感瞬间便消失了,他又跟没事人一样的了。

  “相信了吗?”江小白道。

  监狱长低着头,事实已经给了他惨痛的教训,由不得他不相信。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江小白道:“我想要干的事情很多,首先就是你得听我的话。现在我已经做到了。你只要乖乖听话,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监狱长。否则的话,小命不保!”

  监狱长道:“你就不怕我揭发你吗?”

  江小白笑道:“如果你不是个傻子,那么你一定不会揭发我。一旦我死了,或者我发生了什么情况,离开了这里,你得不到劫力的补充,劫力就会一直反噬你,最后你会在极端的痛苦之中死去。”

  “不,不可能!”监狱长连连摇头。

  江小白道:“你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心存侥幸是没有用的。要不要听我的,我需要你马上做出一个决断!”

  “如果我听你的,你会饶过我吗?”监狱长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当然,在我离开灵山之前,我会给你解药。吃了解药,你就可以摆脱我的控制了。”

  “真有解药?”监狱长问道。

  江小白道:“有!”

  要给这厮一点希望,要不然这厮不会乖乖卖命的。江小白很清楚如何利用人心。

  “好吧,那你到底需要我做什么?”监狱长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