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

  狂刀等人闻讯赶来。

  “呵呵,人倒是不少啊!”

  黑衣人冷冷地看着江小白等人。

  “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纠缠什么!否则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江小白再次警告。

  “这地方是我的!冰帝签发的居住证,我已经给你们看过了!你们在我的地盘上盖了房子,我难道还没有权益来赶你们滚蛋吗!”

  黑衣人勃然大怒,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江小白冷冷一笑,沉声道:“我们在这里建造房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维权?等我们的冰堡建设完毕了,你从地底下冒出来了。你这厮心里打着什么算盘,难道我会听不出来吗?”

  黑衣人怒道:“我看你是找死!”

  “老小子,你口气不小啊!来,先跟你狂刀爷爷练练!”

  话音未落,狂刀已经一脚踹了出去。

  那人赶紧躲闪,狂刀冲了出去,二人斗在了一起。

  没几分钟,那黑衣人就承受不住狂刀的猛烈攻势了,被揍得逃遁而去。

  “狂刀,不要追了,快回来吧。”

  要不是江小白出言阻止,狂刀很可能会追到那人,把他做了。

  “你拦着我干什么?那样的混蛋,难道不应该杀吗?”狂刀吼道。

  江小白道:“别忘了这里是极地,得按照冰帝的规矩来!冰帝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在极地打打杀杀。”

  “冰帝冰帝,冰帝算哪根葱!老子来极地的时候,可不知道有什么冰帝火帝的!”狂刀吼道。

  “好了好了,狂刀,咱们现在是在冰帝的地盘上,按照他的规矩与来办事,这肯定是没有错的。”土球把狂刀拉到了一边,劝他不要生气。

  白峰问道:“小白,那厮手上的凭证是真的吗?”

  “是真的。”江小白点了点头。

  白峰道:“那么说咱们这块地盘真的是属于那个人的,这可就麻烦了。”

  江小白道:“地盘的确是属于那家伙的,可是那家伙肯定知道我们在这里修建冰堡,一开始的时候不出来阻止,等到我们修建好了,他才出来。这分明就是在算计咱们!”

  白峰道:“那人的修为不算太高,咱们倒不怕他报复,就怕他去找冰帝。按照道理来说,不管那厮的用心如何险恶,可这地盘毕竟是他的,他赶我们走,也不是没有道理。”

  江小白道:“大不了就是找个地方另起炉灶。不过真要是非走不可,这冰堡绝不能便宜了他。”

  石头道:“当然,炸了也不能便宜了那孙子。”

  众人的好心情都收到了影响,原本他们都还沉浸在修建了新的冰堡的兴奋之中,那黑衣修士的出现,马上影响了他们的好心情。

  关闭了冰堡的大门,江小白把其他几个人召集到了一起,大家商议了一下。

  “我已经想过了,如果冰帝那边真的要求我们归还这块地盘给那人,那么我们就撤离这里,另寻一个无主之地。”

  “小白哥哥,我们好不容易到这里了,孩子们刚安定下来,怎么又要撤离啊?”

  小秋苦着脸,很不愿意再这样颠沛流离。

  江小白道:“按照道理,我们在别人的地盘上盖了房子,这是不对的。”

  狂刀怒道:“有什么对不对的!那孙子要是赶来,你们都别说话,让我出去会会他!老子打得他屁滚尿流,叫他以后都不敢再来这里。”

  土球道:“你打人家干什么啊,倒不如直接宰了,一劳永逸。我就不信他还能化作厉鬼来找咱们。”

  小秋连忙摇了摇头:“你们不要总是打打杀杀的行吗?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好好沟通解决的呢?”

  “我说小秋妹子啊,你也太想当然了吧。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好好说话就是解决不了的,就得比谁的拳头更大更硬!”

  “土球,你这个家伙平时虽然很讨厌,不过有些话倒是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狂刀说道。

  江小白道:“小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个小女孩子都懂得的道理,为什么你们不懂呢?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我们在极地,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那天来的冰骑士明确地跟我说了,如果和其他修士发生了矛盾,我们不能动武,要向他们求助。”

  狂刀问道:“江小白,我说你小子修炼这一身的本事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那么怂呢?”

  白峰道:“这不是怂。我们想要留在这里,那就必须要遵守这里的规矩。破坏规矩,惹得冰帝发怒,对我们没有好处。”

  白灵道:“大家的意见我都听了,我听小白的。如果真的要我们离开这里,那就离开好了。我们这里那么多能人,再修建这么个冰堡,顶多也就是半天的时间,对我们而言也没有什么影响。”

  狂刀叹道:“这不是时间的问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那孙子摆明了就是来坑我们。”

  江小白道:“让他坑好了,我们要走,也是毁了冰堡再走,绝不会留给他享用的。”

  “对!绝不留给那王八蛋!”石头怒吼道:“全部砸了!”

  金花婆婆笑道:“说不定咱们也不用搬走,那个人说不定今天被你们吓到了,不敢再来寻衅生事。”

  “最好是这样。”

  江小白道:“他要是真的不敢来了,这倒是得感谢狂刀。”

  狂刀冷哼一声,“我现在只后悔今天和他交手的时候没有狠下心来来几个狠招把他直接给宰了,要是把他给做了,哪来那么多的事情。”

  “冰帝怪罪下来就不好办了。”白峰道。

  狂刀道:“怪罪什么呀!我做了那家伙,神不知鬼不觉,除了我们自己人知道,还有谁清楚呢?”

  江小白道:“好了,这件事就讨论到这里吧,反正咱们大家现在要做好准备,时刻准备着。”

  “土球,走,喝酒去!”

  狂刀站了起来,和土球勾肩搭背。

  “有愿意来的,自己过来啊,美酒管够。”

  这两个家伙,脾性相投,得空就凑在一起喝酒。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