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冰宫,冰骑士把江小白交给了银龙卫,然后便开了。

  银龙卫把江小白铐上枷锁,把他送进了天牢里面,还是关在前几天关他的那个牢房里。

  “小兄弟,你怎么又回来了?”

  旁边那个牢房里面的修士问道。

  江小白苦笑道:“我是命犯太岁,得罪了小人。”

  那修士道:“不是说冰帝已经给了你居住证了吗?”

  江小白把情况告诉了他,那修士叹了口气。

  “虽然我并未取得在极地合法居住的居住证,但是我可以那么说,我对极地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可以这么说,这件事你的确是被小人暗算了。从法理上来说,那个修士的确是对的,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他那个人居心叵测,不是个好人。但是你的伙伴杀了人,这件事原本也不是很难办,现在闹大了,就真的不好办了。极地上的事,只要不出人命,其实都不会太难办。冰帝那个人是很在乎团结的。杀人是她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江小白道:“老哥,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是好?”

  那修士沉默了片刻,道:“就看冰帝想不想杀你了。按照极地的法理来说,杀人者是要偿命的。现在你的朋友杀了人跑了,你自愿过来顶雷,如果冰帝想要杀你,她完全可以把这一切怪罪到你的头上。”

  江小白道:“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这可由不得你。”

  那修士道:“冰帝的性格比较乖张,谁也捉摸不透。她心情好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把你给放了。她心情要是不好,给你来个斩立决都有可能。”

  江小白沉声道:“我不会死在这儿。”

  那修士道:“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你一个人想要离开这里,或许以你的本事,这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你背后有那么多人,他们呢?你有办法把他们全部都安全带走吗?”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这正是他最担心的问题。以他的修为,他要想离开极地,根本无人可阻,但是要想平安把其他人也给带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被关在天牢里面两天,便有银龙卫来提审江小白。

  “抓你回来的冰骑士说了,杀人的不是你。说吧,真正的凶手到底在哪里?”

  “他跑了,”江小白道:“当时你们的冰骑士就在现场,他们是看到的。你们不信可以问他们。”

  “现场的情况我们已经有所了解,请你不要在这里混淆视听。今天来问你,是给你赎罪的机会。你们是一伙儿的,他逃去了哪里,你能不知道吗?”

  银龙卫的态度还算是客气,他们看来,是江小白放走了狂刀,所以也想从江小白的身上下手,看看能不能找出狂刀的下落。

  在过去的两天里,银龙卫和冰骑士都出动了不少人,在整个极地搜捕狂刀,却连影子也没找到。

  极地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人命事件,这一次狂刀竟然当着冰骑士的面杀了一名修士,这在冰帝看来,狂刀的这种行为已经不仅仅是置极地的法律于不顾,更是藐视她的权威。

  所以,冰帝非常的生气,下令必须要严惩凶手。

  冰骑士和银龙卫的压力都非常的大,冰帝已经下了死命令,让他们限期之内找到凶手,不过已经两天过去了,他们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找到。

  “不要怀有侥幸心理,和我们合作,那是你留在极地的唯一的选择。”

  江小白耸了耸肩,道:“可我真的不知道他逃去哪里了啊。那厮虽然是我朋友,不过也是在我来到极地之后认识的,也就是刚认识了几天而已。要是早知道他是个爱惹祸的家伙,我绝不会让他和我们混在一起。”

  “哼,不配合是吧。”

  为首的银龙卫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道:“我问过当日执勤的冰骑士,当日的经过我已经有所了解,据我推断,那日分明是你想帮他脱罪,所以赶走了他,自己把罪责扛了下来。”

  “长官,真的不是这样。”江小白打死也不承认。

  “你以为杀人凶手逃了,人不是你杀的,所以就不会拿你问罪了吗?”

  银龙卫的首领沉声道:“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不过落空了。按照极地的律法,你们那一伙人都是要受到连坐的!”

  江小白很清楚,他们这是在诈他,只要打死不承认,这些人就拿他没有办法。

  果然,很快之后,银龙卫就失去了审问他的兴趣。他们已经发现从江小白的口中逃不出任何的有用信息。

  当日骂走狂刀,就是为了保护他,虽然来到极地的时间并不算长久,不过极地的律法,江小白也是有些了解的。狂刀杀了人,按律当诛。

  “他们没怎么你吧?”

  回到监牢里面,旁边的那个修士立马就问了起来。

  “没有,就是问了我一些问题。”江小白道。

  “你最好配合他们。”那修士道:“来的可是银龙卫,而不是冰骑士,说明上面对这件事挺重视的。”

  江小白道:“我已经很配合了。”

  那修士道:“你应该把凶手去了哪里告诉他们,否则这死罪很有可能就是你来扛。”

  江小白皱了皱眉,心想这厮平时修炼一刻也不肯耽误,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厮的反常肯定是因为什么人找过了他,给了他好处,让他来询问。

  江小白想都不用想也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指使隔壁的这个修士来问这问那,肯定是冰宫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啊,那厮可把我给坑惨了。他杀了人一走了之,这下倒是好,害得我吃瓜落。”

  “你真不知道吗?不会吧?他和你们是一伙儿的啊。”那人很显然有所怀疑。

  江小白道:“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了,我和他是刚认识不久,也就是到了极地之后才认识的,对他根本就不熟悉,当初也是因为脾性相投才在一起的。”

  “是这样啊,不过你要是有了他的消息,最好告诉上面的人,这样你就可以脱身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