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

  大丞相带着江小白一路疾行,来到了内宫。

  冰帝正坐在一池春水旁边,手里拿着鱼食,池子里面的锦鲤全都游到了她的跟前。

  “陛下!大事不好了!”

  大丞相面色惊慌。

  “何事如此惊慌?”

  冰帝把手里的所有鱼食全都抛进了池子里,池子里的那些锦鲤立马全都跳出了水面,去争抢这些鱼食。

  “江小白说他看到了白帝,白帝集结了数千人手,正在准备突袭冰宫。咱们必须得马上做出准备!”

  冰帝的目光落到了江小白的身上,沉声道:“你所言非虚?”

  江小白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所言一句不假。”

  冰帝道:“当年那白帝被本帝重伤,几乎形神俱灭,怎么可能短短三千年不到就卷土重来了呢?”

  江小白道:“那白帝现在的修为恐怕已不在我之下。陛下还是早做准备吧。他和他的同党随时都有可能突袭冰宫。那些人含恨而来,势必不可阻挡。”

  冰帝道:“三千年前,本帝可以击败他,三千年后,他也绝不是本帝的对手!他若是胆敢率众攻打冰宫,本帝定叫他有来无回!”

  “陛下,还得早做准备啊!”大丞相苦苦相劝。

  虽然嘴上说的轻描淡写,不过这并不代表冰帝内心对这件事不重视。事实上,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大丞相,你去准备吧。”

  “好!”

  大丞相立马领命而去。

  冰帝虽然没有吩咐他怎么做,不过大丞相完全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操作。

  “陛下,那我就告辞了。”

  江小白刚要走,却被冰帝给叫了下来。

  “你来给本帝通风报信,这是出于对本帝的关心吗?”

  江小白道:“一方面是出于对您的关心,另外如今的极地与我自己也有莫大的关系。我的朋友还在这里,极地一旦发生了动乱,对他们绝对没有好处。”

  “原来如此啊。”

  冰帝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本帝得感谢你送来的这个消息。”

  “不用客气,陛下,消息已经送到,我想我该走了。”

  语罢,江小白便转身离去,冰帝也没有挽留他。

  到了外面,江小白看到了被银龙卫困住的土球,带着土球离开了冰宫,直奔白峰的藏身之处而去。

  二人很快便回到了白峰那里。

  “白帝那边有何异动?”

  白峰道:“暂时还没有情况发生,不过又多了一些修士加入,依旧不停地有修士从别处赶来。”

  江小白皱着眉头,道:“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冰帝该如何应对。”

  白峰道:“你也别太担心,冰帝既然已经知晓了这件事,肯定会有所准备。极地修士众多,高手如云,只要好好准备,我认为白帝击败冰帝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他们人手比不上冰帝那边。”

  江小白道:“就怕冰帝一时半会调集不了太多的人手。”

  白峰道:“他们就是聚集在岛上,也没说什么时候发动进攻,我想留给冰帝准备的时间应该还是有不少的。咱们不用担心。”

  时间过得很快,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喂,咱们已经给冰帝通风报信了,为什么还守在这里啊?不是要去找狂刀吗?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办正事要紧啊!”土球说道。

  江小白道:“这里的事情同样重要。如果今夜平安无事,那么我想极地那边就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继续寻找狂刀。”

  “还要在这鬼地方守一夜啊!”

  土球抱着胳膊,到了晚上,这里的气候实在是太寒冷了,冷的他牙关发颤。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白峰突然间眉头一皱,沉声道:“不妙不妙,岛上有动静了!”

  江小白凝眉望去,就见那岛上开始有大批地修士飞上了天空,全都朝着极地的方向而去。

  “他们……他们这是要发动夜袭啊!”

  江小白恍然大悟,难怪白天的时候,岛上风平浪静,一点动静都没有,原来是等着天黑的时候发动夜袭。

  “那咱们怎么办啊?”

  土球也来了精神。

  江小白道:“跟过去!”

  “你要帮冰帝出手吗?”白峰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暂时我们只是跟过去看看,如果能够不卷入其中,那是最好。如果冰帝一方落入了下风,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理。如果冰帝一方占据上风,我乐得清闲!”

  白峰道:“这样也好。咱们就先跟过去看看。”

  “喂,不找狂刀啦?”土球道:“平时你们两个家伙总是说不要惹事,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主动去惹不必要的麻烦?”

  “你要是害怕就留在这里,少说这些没用的。”

  江小白和白峰化作流光而去。

  “喂,等等我啊!别把我一个人丢下啊,我怕啊!”

  土球哪敢一个人留在这里,赶紧追了过去。

  等他们飞到极光圈之内的时候,一路上已经出现了很多尸骨。那些冰骑士哪里是这些修为高深的修士的对手,一路上不知道死了多少冰骑士。

  整个冰原,已经完全乱了。

  白帝和他的余孽推进的速度极快,光靠冰骑士,根本对他们形成不了任何有效的阻碍。

  一炷香的工夫,他们已经推进到了冰宫的外面。

  刚要杀入冰宫,就见冰宫里面,飞剑如雨,无数修士祭出了飞剑和各式的法宝,顿时便有来犯的修士被斩落。

  “白帝!当年放你一条生路,你不知感恩,反而率兵来犯,简直是自找死路!速速束手就擒,否则本帝定叫你看不到明日的太阳!”

  冰宫之中传来了冰帝的声音,比这旷野之中的寒风还要寒冷。

  “哈哈哈……”

  冰宫的外面,白帝猖狂大笑。

  “冰帝!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我吗?你错了!今夜我就会让你知道我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我会让你为三千年前放了我而感到无比的后悔!”

  白帝沉声怒喝:“来啊!给我杀入冰宫!”

  他的这些属下都是当年随他叛乱的余孽,蛰伏了这么多年,就等待着这么一天的到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