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秩序!”

  冰帝冷冷地和狂刀对视。

  “什么是秩序?”

  狂刀反问:“老子不过是杀了个宵小鼠辈,打乱了什么秩序了?”

  冰帝道:“秩序就是秩序,你杀了人,就该接受制裁!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只要是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可以不受束缚的话,那这偌大的极地早就成了修罗地狱,人人互相残杀,还有这样的安宁吗?”

  冰帝说的没错,不过她和狂刀这样的狂徒讲道理,那就等于是对牛弹琴。狂刀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个能听得进道理的人,他的行事作风,但凭心中喜好。

  “你不要跟我扯什么大道理,老子只问你那奸佞小人到底该不该杀!”狂刀吼道。

  “该不该杀,不是由你来决定的。如果你有冤屈和不满,可以向本帝禀报,本帝自会权衡定夺。你私自杀人,就是不对!那件事本帝已经仔细了解过过了,那人虽然心机不良,不过也罪不至死。你将他劈成两半,还有何道理在这里振振有词!”

  面对冰帝的诘问,狂刀很快就无言以对了。论起嘴皮子上的功夫,他不是冰帝的对手。

  “老子不和你讲了,反正老子就是没错,错的是你们!坏人就该杀!”

  狂刀勃然大怒,全身杀气弥漫,双眸通红,紧紧盯着冰帝,看样子是要准备动手了。

  “狂刀兄弟,你我联手,拿下冰帝!此人冥顽不灵,食古不化,意图控制所有人,让所有在极地修炼的兄弟都按照她的安排来规行矩步,实在是罪大恶极!今日你我兄弟联手,除了此人,还极地所有兄弟一个朗朗乾坤!”

  白帝见缝插针,趁着狂刀情绪激动,赶紧拉拢他。

  “滚一边去!老子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她!对付个娘们,何须你帮忙!”

  白帝是小看狂刀了,狂刀虽然看上去有些蛮横,且不讲道理,不过他还是非常的有原则的。

  在他看来,他和冰帝之间的恩怨只能由他自己一个人来解决,无需任何人的帮助。如果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来打败冰帝的话,那对狂刀而言绝对是莫大的耻辱,还不如让他死在冰帝手上来的痛快!

  “狂刀兄弟,我这也是一片好心啊,你何苦骂人呢。”白帝虽然心中极为不爽,恨不得马上宰了狂刀,不过却并没有流露出来一分一毫,此刻的他还需要借助狂刀的力量来和冰帝的势力抗衡。

  “白帝,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在老子面前,你最好少打鬼主意。”

  狂刀虽然蛮横,却并不傻,他当然知道白帝打的如意算盘。

  “既然狂刀兄弟你不领情,那就算了。不过如果你需要本帝帮忙,只要言语一声,本帝必然倾力相助!”

  白帝面泛冷笑,心想一会儿打起来了,他出不出手,可由不得狂刀掌控,一旦出现了可以击毙或者是重伤冰帝的机会,他绝不会坐失良机。

  狂刀和冰帝已经斗在了一处,二人斗得难解难分。

  “狂刀能斗得过冰帝吗?”

  土球看得心里紧张,手心里都是汗。

  白峰道:“小白,不能再让他们这样打下去了,到时候两败俱伤,渔翁得利的就是白帝啊!”

  江小白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他更了解狂刀,那家伙就是一根筋,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

  此时的他如果出现去干预,狂刀很可能恼羞成怒,对冰帝的仇恨更加的深。

  “现在出手不是好时机,狂刀那个人太执拗了。如果现在让他停手,他的火气发泄不出来,势必要做出更疯狂的事来。”

  白峰道:“可这样也不行啊。再这样下去,冰帝很危险的。你没看到嘛,那白帝一直在等待机会,一旦出现了机会,冰帝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干掉她!”

  江小白道:“我不会让他有机会出手的。”

  白帝在准备着,江小白也在准备着。作为两大高手,他们都知道什么时机才是最适合的出手时机。

  江小白也在观看着狂刀和冰帝的战斗,一旦冰帝露出了破绽,便是白帝出手之时。与此同时,江小白也会出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白帝可以出手,除非是他自己不要命了。

  江小白有信心一举重伤白帝,甚至要了他的命!

  这是一场博弈,最关键的就是对时机的拿捏,稍有差错,便会满盘皆输。

  “你们有没有发现冰帝好像一直没有怎么出手,她一直在以守为攻。”

  看了许久,土球突然发现了什么。

  江小白和白峰早已经发现了。

  “她很聪明。”

  白峰道:“她一定是知道白帝在等待着她露出破绽,所以才以守为攻,这样露出破绽的几率机会小很多,不给白帝出手的机会。”

  “你只说对了一点。”

  江小白道:“冰帝不主动出手攻击,还有一个原因。她这是在消耗时间。白帝的人手毕竟没有她的人手多,靠着满腔的仇恨或许能够取得一时的上风,不过毕竟实力有限。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白帝的人马经不起消耗的。拖的时间越长,对他越是不利。”

  “妙啊!”

  土球忍不住击掌赞叹,“没想到这个娘们这么有心机!”

  白峰冷哼一声,“她可是极地之主!你以为没点本事就能够统率极地吗?冰帝绝非常人,决不能小瞧了他。这么些年,极地在她的统治之下一直相安无事,来到这里的修士得以拥有一个稳定和平的环境,这对于一心渴望修炼的修士来说是最重要的。”

  “难怪她能号召那么多修士来帮助她对抗白帝,原来这娘们这么得人心。”土球叹了口气,再也不敢小瞧冰帝了。

  白峰道:“咱们可以松口气了,白帝谋划了三千年,我看不过还是黄粱一梦,这一次他依旧会败北而归。冰帝那一方已经开始掌握主动了。”

  就在白峰做出这个判断之后不久,忽然间,那白帝白袍一抖,从那衣袍之下,飞出一个赤色的圆盘,那圆盘迅速地飞向了冰宫的上方。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