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肯离开,直到一日过后,藏经楼的大门再次开启,所有提着一口气的人终于松了这口气。

  从藏经楼大门里面走出来的只有一个人,一个婀娜多姿光彩照人彷如十八少女的女子。

  “哇哦……”

  只听得土球和狂刀惊呼起来,失去双目的若离便知道风清应该是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容貌,不再看上去是个老妪。

  玉萧子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此时的风清,便如他当年第一次在静慈观见到的那位美丽的女子一样,那是他们最好的年华,最好的青春啊!

  一时间,思绪万千,玉萧子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第一次和风清在静慈观的竹林里邂逅。

  “清儿……”

  “玉郎!”

  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普渡大师哈哈笑道:“看来还真是如传说中所言的那般,轮回永生大法真的可以修复受损的肉身啊!”

  轮回永生大法其实并不是修复受损的肉身,而是利用轮回之道,将时光往前推移,让肉身重新回到年轻时候的状态。

  轮回永生大法虽然只是积云寺八十九个大神通里面的一个,却是暗合了时间法则的一个神通。

  当然,以江小白现在的实力,他还不足以掌握时间法则。时间法则的范畴非常的大,而江小白现在只能在轮回永生大法的范畴之内尽他所能地去掌控时间。

  “玉萧子,那老衲就先进去了。”

  江小白还在里面等着,按照之前商议好的安排,第二个进去的应该是普渡大师。

  “清儿,你现在真的像极了我第一次在静慈观见到你的样子。”玉萧子激动万分地道。

  风清问道:“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记得当初的我长什么样子吗?”

  “这辈子也忘不了,就算是死了,你的模样也依然会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不许胡说!不许提那个字,不吉利!”风清赶紧捂住了玉萧子的嘴。

  “哎呀呀,玉萧子啊,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看得我羡慕不已哟。”土球嘿嘿笑道。

  “土球,不要胡言乱语,没大没小!”白峰喝斥了一句。

  土球老实了下来,不再胡说。

  其他人还是在外面等着,不到一天的时间,藏经楼的大门又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脸上肉嘟嘟,看上去很有些婴儿肥的小和尚。

  “普渡大师,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一代高僧,变成了小沙弥的模样。

  普渡笑道:“没想到又活回去了,变年轻了,哈哈,我年轻时候是不是很帅啊?”

  狂刀笑道:“你跟帅根本一点都不沾边,年轻的时候看上去更有些憨头憨脑的傻气。”

  普渡笑道:“是啊,我年轻的时候在所有师兄弟当中,算是最不出众的那个人了。”

  十万年前的神魔大战之后,整个积云寺变得四分五裂,从强盛时期开始衰落,经过了几次内斗之后,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积云寺。

  普渡的师父在内斗之中被同门打死,他的几个师兄弟也都死了,只有普渡一个人活了下来。

  他一直守在积云寺,见证着积云寺的变化。

  渐渐的,寒来暑往,四季变化,普渡过的都忘记了时间,但一年又一年,积云寺的人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一个人守着这个曾经拥有十万僧众的积云寺,偌大的寺院和渺小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普渡记得他师父说过的一句话,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所以他每天都重复着相同的事情,撞钟、打扫、整理……

  原本需要几万个和尚做的事情,他一个人给做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完,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永远都没有做完的时候。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个青涩的小沙弥变得不再青涩了,岁月开始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

  正是通过这样辛苦的老左,让普渡明白了许多以前怎么都想不清楚的道理。

  他从一个天资愚钝的小和尚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智者,劳动给予了他真正的大智慧。

  他开始快速地成长,修为突飞猛进,取得了他的师父以及那些总是嘲笑他的师兄弟都未取得的成绩,达到了许多以前被寺里的长老认为是天才的人物都没有达到的高度。

  在那之后,普渡更加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他开辟出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并且取得了成功。

  普渡很高兴自己能够回到十万年前的模样,面对年轻时候的自己,他问心无愧。

  这十万年,他能够坦然面对时间的流失,因为他从没有浪费过一分一秒的时间。

  他没有辜负过去的自己!

  “玉萧子,该你进去了。”

  普渡在玉萧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玉萧子看着如今的普渡,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师父……”

  若离走了过来,抬起手来在普渡的脸上摸了摸,忽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变成这样了啊?肉嘟嘟的?”

  “老衲……咳咳,”普渡笑道:“现在再自称老衲,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若离啊,丫头呀,你别再乱摸了,师父不就是有些婴儿肥嘛。”

  若离道:“师父,我真的好想看看你年轻的时候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说到这里,普渡不禁难过起来,若离好好的一个姑娘,却被挖掉了双目,这世道实在是太捉弄人了。

  “师父,您怎么不说话啊?”

  若离能够感受到普渡的情绪。

  普渡强颜欢笑,道:“师父还沉浸在喜悦当中,年轻真好,年轻真好……”

  又过了一天,藏经楼的大门再次打开了,玉萧子和江小白并肩从里面走了出来。

  江小白还是那个江小白,而玉萧子却已经不是那个玉萧子了,他变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难怪当年能够迷倒一众静慈观的女弟子。

  “玉郎!”

  风清迎了上去,握住了他的手。

  他们都回到了彼此最好的年华,都回到了彼此最好的状态。二人双手紧握,看着彼此,内心波澜起伏,久久难以平静。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