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不到这水门基地里面那么热闹。”

  看着四周围热闹繁华的景象,江小白忍不住感慨起来。

  “我们现在去哪里?”纳多问道。

  “前面有家酒肆,我们去吃点东西,顺便在那里打听一下消息,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二人朝着前面的酒肆走了过去,还没到地方,却已经闻到了酒肆里面传来的阵阵酒香。

  进了酒肆,二人找位置坐了下来,立马便有小二上来招呼他们。

  “二位吃点什么啊?”

  店小二热情地问道。

  兜里的钱不多,这两个魔兵都是穷鬼,所以没什么钱,江小白也不能点什么贵的菜,便要了两碗面条。

  面刚一端上来,二人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就在这时,刚才那贩卖努力的穿着一身华服的富商走进了酒肆之中,看了一眼没有空的位置了,就在江小白和纳多坐的那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二位不介意小人在这里坐下吧?”

  “不介意。”江小白搜寻着窃取的被他杀死的那三个鬼兵的记忆,认出了此人,道:“王老板,这次又带来不少好货啊。”

  这王老板哈哈一笑。

  “王老板,吃些什么啊?”小二问道:“是不是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吧,把你们这里好吃的全都上来。”王老板道。

  不一会儿,各种美味佳肴就摆满了一桌。

  这王老板倒也豪爽,笑道:“二位兄弟,咱们既然坐在一个桌上吃饭,那就一同吃吧,这么些美味,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啊。”

  江小白倒也不客气,吃了起来。纳多见他动了筷子,便跟着动了筷子。

  “王老板,你可真是大方。要说来咱们水门基地的富商啊,格局和境界还真没有几个比得上您的。”

  江小白说了几句中听的话,这王老板马上便得意地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随着笑容乱颤。

  “你们两个看样子是刚从外面回来吧。”王老板道:“最近海上太平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叹道:“不太平,反叛的势力怎么也清除不尽。昨夜我和我的兄弟巡逻,发现了有个岛上有火光。我们兄弟三人登岛去查看,起初没有发现人。忽然一个黑影冲了出来,刺死了我的一个兄弟。我们剩下的两个人立马还击,最后将那反叛的贼人乱刃砍死,扔进海里喂了王八。”

  王老板道:“这零星的反叛实力倒不是很可怕,我害怕的是那种抱团的。我有一艘船的货物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昨天就应该到港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到这里,我真是有些担心啊。”

  江小白道:“王老板多虑了吧,你的船都是有咱们魔兵护送的,谁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你的船的主意?”

  王老板道:“这世上压迫越大,反抗就越大,魔门如今虽然昌盛,但是反叛的实力却也在不断地增多。现在运送货物,要比以前难的多了。”

  江小白道:“王老板多虑了,我看这几日风向不对,可能是你的货船逆风而行,速度提不起来,所以会晚到些时间。”

  王老板道:“多谢兄弟宽慰,真要是像你说的这样,那就好了。”

  纳多道:“王老板,你那么有钱,还在乎那点货物吗?就算是折了,对你也只是九牛一毛吧,不至于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王老板道:“兄弟们有所不知啊,那货物里面有好些是人家之前就付了金币预定的。我王某人能够在水门基地做生意,靠的就是信用二字。如果逾了期,人家收不到货,我的信用就算是没了。唉,对我们做生意的而言,什么都比不得信用重要啊!”

  江小白道:“原来如此啊,那真要是这样,还真是个麻烦事。”

  王老板道:“所以啊才着急啊。二位兄弟下次出去巡逻的时候,帮忙探听一下消息。我在这基地里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暂时走不开,只能干着急。”

  江小白道:“王老板请放心,就冲你请我们的这桌酒席,这事就包在外面兄弟身上了。以后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兄弟帮忙的,王老板尽管开口吩咐。咱们兄弟能得到王老板这样的贵人赏识,那是咱们兄弟的福气。”

  “二位兄弟客气了,来来来,我敬你们一杯。”

  酒足饭饱,王老板在离开之前,丢下了一个钱袋子给江小白二人,里面是一袋子的金币。

  “这王老板出手可真是大方啊。”纳多嘀咕道。

  江小白冷笑一声,“那厮不过是在收买人心罢了,和魔门打交道是容易的吗?他就是在到处网罗人心,这样的话,他以后在这里做生意就更方便了。”

  “那他说的那艘货船的事情,不会是假的吧?”纳多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假的,看他那样子,像是真的有些着急。回头出海的时候,帮他打听打听。这个人对我们有用,与他亲近亲近,不算是什么坏事。”

  二人从酒肆里离开,便去找他们的长官复命去了。

  见到了长官,江小白将编好的故事说了一遍,那长官压根就没有怀疑什么。

  这岛上每天都有魔兵死去,各种死法都有,死个人根本不足为奇。

  “你们原本五个人,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不过暂时没有人手补充给你们,该去海上巡逻,还是得去,明白了吗?”

  江小白道:“长官,要是有岛上的差事,您可一定想着咱们兄弟啊。”

  临走之前,江小白在那长官的桌子上放下了十几块金币。

  “嗯,算你们懂事。如果有机会,我会安排你们的。好了,回去休息吧。”

  二人离开,回到住处。

  “干嘛把金币给那家伙啊?”

  江小白道:“咱们要刺探的是基地的情况,所以必须要争取能够留在岛上,这样天天在海上巡逻,哪有时间刺探情报?”

  “那他收了咱们的钱,就一定能替咱们办事吗?”纳多叹了口气,“我看未必啊,那厮一看就是个贪得无厌的人,怕是以后会不停地索贿。”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