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怕他不要钱,只要他要钱,这事就好办多了。”

  江小白笑道:“一个人有欲望,那就是有弱点,有弱点就容易被针对。”

  纳多道:“这些道理我不是不知道,只是那厮实在是太可恶,王老板给咱们的一袋子金币,他一下子就要去了一半。咱们在这里少不了有要用钱的地方,那一袋子的金币,咱们还需要省着点花。”

  江小白道:“钱永远不是省下来的,真的需要钱的话,我会想办法去搞来更多的钱。”

  纳多道:“说的也对。那我们现在干什么?”

  “休息。”

  江小白道:“咱俩刚在海上熬了一个通宵,回到极地,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睡觉,难道不是吗?”

  “睡觉也太浪费时间了吧,我现在一点都不困,感觉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气。”纳多笑道。

  江小白已经在床上躺了下来,他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如何渗透到水门基地之中去。

  纳多也躺了下来,可是躺了一会儿,他便躺不住了,起身离开了。

  过了一个时辰,这厮从外面回来了。

  “我出去溜达了一圈,这个岛上的布局已经大致摸清楚了。”

  纳多找来纸笔,在纸上画了个图,把岛上的布局给画了下来。

  江小白看了一眼,问道:“你没有被发现吧?”

  纳多道:“我又没去什么禁地,何来被发现之说?”

  江小白松了口气,道:“那就好,不过你搞来的这个情报,根本就没有利用价值。”

  “什么意思?”纳多不解地问道。

  江小白道:“水门基地的布局,我早在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了。另外,你还有一处画错了。这个武械库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你把武械库和矿石库的位置搞错了。”

  江小白把点了点武械库和矿石库的位置,纳多挠了挠头,摸着后脑勺笑了笑,的确是他记错了。

  “我还以为这些会对你有什么帮助呢。”

  江小白道:“水门基地一切流于表面的东西,我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啊?”纳多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脑袋,道:“我侵入了那三个被我干掉的三个魔兵的脑袋,他们脑袋里面的记忆,都被我给窃取了。不过他们都只是些普通的最底层的魔兵,也都是只知道一些表面的东西,想要搞清楚一些内里的情报,还需要我们自己努力。”

  纳多叹了口气,“嗨!原来我忙活了半天是白忙活啊!”

  江小白道:“你也不要灰心气馁,我需要你这样的斗志,不过下次行动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和我商量一下。这个地方,稍微走错一步,都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纳多道:“我们得想办法留在基地啊,要不然的话,明天我们还是要出海。整天在海上漂着,不方便我们搜集情报啊。”

  江小白点了点头,这也正是他所思所想的地方。

  “要不咱们把剩下的半袋子金币也送给那厮吧,请求他给我们另外安排一个差事。”纳多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们已经给了他半袋子的金币,再把剩下的给他,只会把他的胃口越喂越大,认为我们还有可以压榨的油水,只会逼迫咱们继续向他进贡。”

  “可恶!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那到底怎么办才好吗?”纳多急道。

  江小白道:“先等两天,如果几天后,他还是没有调咱们去别的地方工作,就说明咱们给他的半袋子金币根本没起作用。到时候的话,我们就得制造出一些事情来,自己给自己找机会。”

  “好,那就听你的,咱们先等两天。”纳多按捺住性子。

  时间过得很快,江小白和纳多在送出去半袋子的金币之后并没有得到长官墨多的照顾,他们依然还像以前那样,要去海上巡逻。

  每次巡逻,江小白和纳多都会把船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把船停下来,他们根本无心巡逻。

  “该怎么办啊?墨多那家伙完全没有把我们的事情放在心上,我看他是指望不上了。”纳多叹了口气,心想早知道就不给那厮一毛钱了,那么多金币,足够他们用好久的。

  江小白道:“该是我们掌握主动权的时候了。按照惯例,墨多每个月都会出海一次,明天就是他这个月要出海的时间,他一定会调我们过去,跟他一起巡逻。到了海上,我会搞出一些事情来,墨多最后会对我感激涕零。”

  “你打算搞出什么事啊?”纳多问道。

  江小白神神秘秘地笑了笑,道:“别急,明天你就知道了。好了,我们也该返程回去了。”

  回到基地,二人按照惯例,再次去向墨多汇报情况。

  墨多听完了他们的汇报,道:“明天我要出海巡视,你们跟我上船,就不要自己去巡逻了。”

  江小白道:“长官出马,肯定四海风平浪静。”

  墨多笑道:“那是自然。好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别晚了。”

  次日一早,江小白和纳多早早地就等在了港口。墨多把手底下一半人都给调来了,一行人登上了一艘较大的巡逻船。

  江小白和纳多被安排去开船,等到大船离基地远了,那帮家伙把桌子搬到甲板上,将事先准备好的酒菜全部都拿了出来,在甲板上喝酒吃菜,好不自在。

  纳多心中不忿,道:“墨多真是个王八蛋,我们给了他那么多钱,居然让我们来给他开船,让我们看着他们在上面吃吃喝喝。”

  江小白道:“这说明咱们两个给的钱给少了,他让我们来开船,就是在向我们传递信息,让我们拿出更多的钱去孝敬他。”

  “孝敬他?”

  纳多怒道:“老子恨不得一拳打死他!”

  江小白笑道:“息怒息怒,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两三个时辰之后,大船顺风而行,已经开出了数百里。

  坐在甲板上吃吃喝喝的那帮家伙突然感觉到船身似乎有些不稳,桌子都晃动了起来,定金一看,就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