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选择的是南仓库啊?”

  纳多疑惑不解,不知道为什么江小白指明让王老板派人去南仓库放火。

  江小白解释道:“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南仓库距离总督府最远。总督赶过去和回来,都需要花费最多的时间。”

  纳多笑道:“我明白了,这样一来,你就有更多的时间在总督府那里寻找线索。”

  江小白点了点头,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龙渊阁地势较高,推开窗户,他们便可以瞭望到南仓库。此刻,江小白和纳多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王老板那边放一把火。

  王老板回到住处之后,立马召集了几个得力的手下,传达了他的想法。

  那几人立即领命而去,很快便到达了南仓库。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身处龙渊阁的江小白和纳多看到了南仓库火光冲天。

  “是时候行动了!”

  江小白准备前往总督府。

  “喂,带上我一起啊,我在外面跟你望风。”纳多道。

  江小白道:“不用,你在外面,万一被人瞧见,总督很容易怀疑到我的头上来。我自己一个人赶过去就行了。”

  纳多道:“你万一总督回来了,你不知道呢?”

  “不会。找不找得到有用的信息,我不敢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全身而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江小白道。

  纳多道:“那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江小白略一沉吟,道:“你能为我做的就是留在这里,躺在我的床上,捂上被子,让人以为我已经休息了。”

  “好。那你自己小心。”纳多道。

  离开龙渊阁,江小白很快便到了总督府旁边。

  总督刚刚得到南仓库失火的消息,刚从总督府里面走出来,带着一队卫兵离开了。

  江小白化作一道白光钻进了总督府里面,直接去了总督的书房,也就是白天他们议事的地方。

  江小白有种强烈的预感,这里应该是总督府里面最值得去细查的地方。留给他的时间不会多,魔兵们应该很快就能扑灭大火,总督也不会在南仓库逗留太久,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

  江小白必须得抓紧时间,在总督回来之前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他会有危险。

  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就在江小白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副地图。他在地图上发现了什么,一个淡淡的圆圈,圈的是海上的一个岛屿。

  江小白略一思忖,便明白了什么,记下了那岛屿所处的位置,立即离开了总督府。

  刚回到龙渊阁,江小白刚准备进门去,突然发现了一道黑影。

  “阴鬼,这么晚你去哪里啊?”

  身后说话的是同为水门基地四大高手的恶头陀,此人和阴鬼向来不对付。

  “我有必要向你解释吗?”

  恶头陀笑道:“阴鬼,哼,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江小白一怔,他一心都只在防备总督上,完全忽略了其他人。

  “我有什么秘密让你知道了?”

  江小白转过身来,正对着恶头陀,他并不担心恶头陀能翻出多大的浪花,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在瞬间击杀恶头陀,但他不会愿意那么干。

  死了个恶头陀,这在基地绝对算是一件大事。江小白现在需要的平安渡过这段时间,而不是再生事端。

  “我已经来了一会儿了,你的房间里有个人,原先我以为是你,谁知道我刚准备走的时候,你从外面回来了。这么晚了,你不在屋里,那在你屋里的又会是谁呢?”

  恶头陀冷笑道。

  江小白灵机一动,道:“恶头陀,这就是你所了解我的秘密吗?呵呵,我房中有人,我需要向你解释吗?”

  恶头陀道:“你当然没那个必要,不过这事蹊跷。如果让总督知道的话,我想总督大人是很有兴趣知道的。”

  江小白道:“恶头陀,你到底想干什么?”

  恶头陀道:“哈哈,怎么,你害怕了吗?”

  “我害怕个屁!”

  江小白厉声道:“我修炼血手印,需要活人献祭,我房中的是我弄来献祭的人。怎么样,你满意了吗?”

  这个解释合情合理,阴鬼修炼邪功,需要活人献祭,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对四大高手来说不算是秘密。

  听了这个解释,恶头陀多少有些失望。

  “是吗?那为什么把那人弄到床上去了?”

  恶头陀还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

  江小白道:“床上?因为这次献祭的是个娘们,那些商人贩卖的胡姬。本座想先爽一把,然后再杀了献祭,这需要你批准吗?”

  恶头陀哈哈笑道:“人人都说我恶头陀最恶,我以前也一直是那么认为的,不过今天这么一看,你阴鬼要比我坏的多了,简直坏的都流脓了。”

  江小白冷冷一笑,“各人自扫门前雪,恶头陀,你少操心我的事。我知道你为什么来,你是知道了总督对我委以重任,所以心里不爽是不是!”

  恶头陀道:“阴鬼,你真以为你接手的是个好差事吗?那是个烫手的山芋。我们三个那是不愿意接手,唯恐避之不及,真要是想接手,哪能轮得到你啊。”

  江小白道:“等我做成了这件事,我在总督面前便高你们一头。你们三个觉得是个烫手山芋,现在我接了,又怕我做成,你们就是这种心理,难道我会不知道吗?”

  恶头陀微微哂笑,他就是这个心思,自己不想做事,又担心老对手阴鬼把事情做成了,在总督面前压了他一头,所以就处处都想给阴鬼制造一点麻烦,只可惜总是无法成愿。

  “没什么事,你就回去睡觉吧。以后非我请你,少到我这里来。”江小白冷冷地道。

  恶头陀也不在这里自讨没趣,背着手走开了。

  回到屋里,江小白关上了门,躺在他的床上的纳多已经下了床。刚才江小白和恶头陀在外面的对话,纳多都已经听到了,他在房间里面紧张极了,生怕出事。

  “安全了,他已经走远了。”江小白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