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会儿吧。”

  纳多道:“咱们飞了半天了。那边有个岛,咱们落在岛上休息一下吧。”

  “好吧。”

  二人落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岛屿上。

  纳多一屁股坐了下来,坐在岛上的一棵被风吹倒的树上。

  “这么找下去,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反抗军?”

  江小白道:“早知道我就应该跟王老板约定个地方见面,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像只没头苍蝇乱飞。”

  “你找他们干什么呢?”纳多问道。

  江小白道:“这次反抗军损失了一万多人,这只是表面上的数字,我担心的是他们在和魔兵的战斗结束之后,内部继续起冲突,造成更多的死伤。”

  纳多道:“真要是像你说的那样,我看他们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把自己给搞死。”

  “最可怕的不是敌人有多强,而是内部的斗争。”江小白叹了口气,他也知道想要把这么多路反抗军归拢到一起,统一听从调配指令,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纳多道:“其实,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能管的了的。反抗军内部,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你要是强行去干预,人家说不定会非常的反感你,导致你最后里外不是人。”

  江小白何尝不知道这些,可任由着反抗军这样下去,等待他们的只会是沉沦和覆灭。

  休息了片刻,江小白站起身来,道:“走吧。我们继续去找找。”

  “等等,你看这是什么。”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墨多发现了一根鱼骨。

  江小白道:“这不过就是鱼骨头啊,有什么奇怪的吗?”

  纳多道:“这根鱼骨头应该是被烧过的,也就是说,曾经有人在这个岛上烧鱼吃。”

  纳多以前是渔民,对这方面的事情是最熟悉不过的了。

  江小白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道:“你是说这个岛上有人?”

  纳多点了点头。

  “肯定有人!或许就是咱们寻找的反抗军,他们或许就藏着这里。”

  江小白再次放出神识,覆盖了整座笑道,仔细地扫荡了一番,仍然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用神识扫荡过了,没有发现有人啊。这怎么回事?”

  纳多道:“难道是他们已经走了,不过看这鱼骨头的样子,应该是不久之前留下来的啊。”

  语罢,纳多便在附近搜寻着什么。

  “你来看看这个。”

  他把江小白叫了过去,指着地上的一滩灰烬,道:“你看,这灰烬看样子就是不久之前留下来的。”

  江小白道:“原来真的是有人,为什么我的神识搜寻不到呢?”

  话音未落,突然一支冷箭激射而来,直奔江小白的脑袋。

  “小心!”纳多惊叫一声。

  江小白丝毫不见慌乱,一抬手,便将那支射来的冷箭抓在了手里。

  “哪里跑!”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将躲藏在石头后面的那人给抓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箭伤我?”

  那人被江小白抓到,目光丝毫不见惧色,冷声道:“要杀就杀,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你是反抗军吗?”江小白问道。

  “爷就是反抗军!你们这些狗腿子,休想从爷的口中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江小白笑道:“我们和你一样,也是反抗军,不过是假扮成魔门的人罢了。”

  “你们是假扮的?”那人将信将疑。

  江小白和纳多卸下了伪装,露出了真面目。

  “你现在知道我们没有骗你了吧。”

  那人笑道:“原来你们真的是伪装的啊。”

  纳多道:“找你们可太不容易了。我们找了好久了。”

  江小白道:“是啊,要不是你那一箭,我们现在或许已经离开了。”

  纳多问道:“就你一个人吗?其他人呢?”

  这人面色一暗,叹了口气,“原本我们有三千多人的,但是前两日的那一战,损失惨重,现在只剩下三百多人了。”

  江小白道:“我们正是从飞鱼岛过来的。我潜伏在水门基地,这次袭击飞鱼岛的消息就是我让人放出来的。我原以为飞鱼岛上兵力不足,你们反抗军一定能够旗开得胜的,没想到竟会是这个结果。”

  纳多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凯。”

  “张凯,能带我去见你的同伴吗?”江小白问道。

  “走吧。”

  张凯已经完全相信了江小白他们的身份,带着他们走向他们的栖居地。

  岛上有机关,张凯拧动机关,就见一块巨大的石头开始移动,石头下方竟是一个入口。

  三人进了入口,往前走了一阵,便看到了其他人。

  剩下的三百多人,有一半人身上都有伤。这里缺医少药,有的人伤势严重,未必能够撑下来。

  “张凯!你带了什么人回来?”

  一人跳了出来,指着张开的鼻子大骂。

  张凯道:“陈翔,你别激动好吗?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反抗魔门的。”

  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他们的目光在江小白和纳多的身上打量着,对他们的身份十分怀疑。

  “我看你们这样子就不像是好人。”

  他们现在正处于低谷期,刚刚经历了一场重大的挫败,所有人都有种不安全感。

  “我们怎么是坏人了?”纳多冷声道。

  “那如何证明你们是好人?”陈翔吼道。

  江小白看了看四周受伤的人,便道:“这样吧,我看兄弟们受伤不少,我先帮兄弟们把伤医好再说。”

  话音未落,江小白便行动了起来,无数的真元从他的身体里面散发了出来,流向了那些受伤的人。

  一刻钟后,那些受伤的人,包括之前已经快要死的人,全部都伤愈了,活蹦乱跳。

  “好了好了,全都好了。”

  陈翔的脸色变得很尴尬,道:“对不起啊,我错怪你们了。”

  江小白道:“你应该怀疑我们,这做的没有错。张凯说你们死掉了两千多人,为何会如此?”

  “少部分是死于和魔兵的战斗,大部分是被其他的反抗军杀死的,尤其是古德诺的反抗军,杀我们的人最多。”陈翔握拳怒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