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世上真的已经没有了鲛人。鲛人已经灭绝了!”

  老岛主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若是不愿离开,可以在岛上多住些日子。你们救了我的孙女一条命,西洲岛所有人都会把你们当做是恩人。不过如果你们想知道有关鲛人的事情,我刚才说的已经是全部了。抱歉,老朽失陪了。”

  老岛主心里挂念着孙女,又回了屋子里面。

  “怎么办?”

  王老板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沉吟了一会儿,道:“如果李五没有说谎,那么几年前,的确还是有活的鲛人的,也就说明老岛主说的鲛人已经灭族了这个消息并不准确。”

  王老板道:“李五是个老实人,他不会说谎的。再说了,他为什么要说这个谎呢?完全没有必要啊。”

  江小白道:“那就说明老岛主没有说真话。”

  王老板道:“老岛主应该也是说了真话的,可能他并不知道还有鲛人活着。”

  江小白道:“只要是有鲛人活着,那么我就还有希望找到鲛人珠,就不能放弃。为了让若离重见光明,我决不能轻言放弃!”

  “是个痴情的汉子。”

  王老板叹了口气。

  “可是他什么都不说,这个岛上的人更不可能跟咱们说什么,咱们去哪儿找鲛人呢?”

  江小白也是毫无头绪。

  “先在这个岛上走走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江小白道。

  二人便在这西洲岛上走着,沿着这西洲岛上走了一圈,他们发现在这西洲岛的四周围分别矗立着四根柱子。

  这四根柱子就是这么光秃秃地矗立在那里,周围什么都没有,而且柱子上面也没有任何的图案和纹路。

  “这西洲岛也真是奇怪啊,为什么搞这四根柱子立在这里,有什么用吗?”

  王老板总觉得这四根柱子有些奇怪,矗立在这里,根本没什么用处。

  江小白道:“这西洲岛上的人都有些奇怪,也不知道他们在守护着什么秘密。鲛人如果已经灭族了,还有什么秘密可守呢?都灭族了,还有谁能伤害到他们吗?”

  王老板道:“是啊,由此看来,那老岛主很有可能是说谎了。唉,咱们救了他孙女一命,他都不肯告知咱们实情,看来很难让他开口喽。”

  江小白道:“本以为那是一次机会,却没想到最终结果却是这样。不过我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寻找鲛人珠,绝不会是一路坦途的。”

  二人把整个西洲岛都逛了一遍,而后又回到了老岛主的院子里。

  “就是你救了我吗?”

  小羽已经下了床,看着江小白,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从外面的世界来的人。

  “小羽小姐,正是我救了你。”江小白道。

  小羽道:“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

  江小白一愣,心想我救了你,你一声感谢的话不说也就算了,怎么还说这种话,看来肯定是被宠坏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江小白道:“当时的情况,我只知道你的性命危在旦夕,如果我不出手,你的祖父就会失去你这个孙女。人世间最惨的事情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是不想活了,自己不想活的。都怪你多事,你为什么要救我啊?”小羽冷着脸,“我恨死你了。”

  江小白耸了耸肩,道:“我救了你,你不说一句感谢的话也就罢了,原本也没想要你的感谢。可你如此这么说我,实在是让我伤心。”

  “小姑娘,你年纪轻轻,为何一心寻死啊?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的爷爷知道你一心寻死,他的心该有多痛啊。要是没了你这个孙女,他怕是也要活不成的。你受伤被抬回来的时候,你知不知道他站在旁边有多紧张?”

  王老板感慨万分。

  小羽吼道:“我就是最烦我爷爷!他什么都不让我干!总是阻止我做这个做那个。我喜欢的事情,他一样都不允许我做。”

  江小白问道:“你爷爷肯定是为了你好。你得体谅老人家的心情。”

  小羽道:“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说着,小羽流着泪走开了。

  不一会儿,老岛主回来了。他刚刚去惩治了和小羽一起出海的那帮渔夫。他已经下过命令,岛上的所有人都不允许带小羽出海。

  今天这件事,虽然不是岛上的渔夫带着小羽出海的,但是老岛主还是惩罚了他们,因为他差点失去了这唯一的孙女,也是他活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小羽是偷偷地躲在了船舱里,渔夫们驾船出海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她。直到到了捕鱼的地方,小羽才从船舱里出来。离开了西洲岛,那些渔夫根本拦她不住。

  “老岛主!”

  江小白上前行礼。

  “我还以为你们已经走了。”老岛主道:“天色不早了,我命人准备一桌酒席,招待你们。”

  江小白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多谢老岛主了。”

  老岛主笑了笑,道:“你们是客人,是救了小羽性命的客人,我自然得悉心款待你们。好了,你们先进屋吧。我亲自去做几道海鲜给你们尝尝。”

  “那我们可是有口福了。”江小白笑道。

  二人先去屋子里坐下,过了没多久,一道道海味便陆续端了上来。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靠海,吃的自然就是海里的东西。

  美丽的大海蕴藏着无穷无尽的丰富的物产,西洲岛上的居民祖祖辈辈都靠着大海生活,大海使他们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吃咱们这里的海鲜,需得配上咱们这里的烧酒。海鲜是寒性的,配上热辣的烧酒,正好可以中和掉。”

  老岛主搬着一摊子老酒过来,坛子上海贴着泥封,还没有拆封。

  老岛主拍开泥封,浓郁的酒香立马便从坛子里面弥漫了出来。

  老岛主为他们满上了一杯,道:“二位贵客,尝尝我们岛上独有的烧酒吧。”

  江小白和王老板都端起杯子来喝了几口。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