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牛哥,你什么意思?”

  小羽一脸的不悦。

  “牛的意思是说我爷爷骗了大伙喽?”

  焦铁牛连忙摆手否认,道:“小羽,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啊。老岛主的话,我哪敢怀疑呢。我的意思是说,看了老岛主写的当年的回忆,越来越迷糊了。要是没有这张纸还好,有了这张纸,感觉反而让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

  “铁牛兄弟说的对。”

  江小白道:“老岛主的这份回忆写的太玄乎了,看上去不大真实。不过我相信他只是如实地把自己的关于神秘之岛的记忆写了下来。那岛本来就神秘,有些玄乎也属正常。”

  小羽道:“不管怎么样,咱们先到那地方再说吧。铁牛,你航海经验丰富,如果是这个速度,预计何时可以到达我爷爷说的那个地点?”

  焦铁牛略一沉吟,道:“现在顺风顺水,速度很快,如果是这个速度的话,三天左右应该能到了。”

  小羽道:“那如果不顺利的情况呢?”

  焦铁牛摇了摇头,道:“那就没办法预估了,可能一个星期,可能半个月,也有可能永远都到不了那个地方。海上的事情瞬息万变,谁也说不准。这大海的脾气,谁又能摸得清楚呢?”

  小羽秀眉紧蹙,道:“这样不行啊!我们必须得争分夺秒!我们不知道魔兵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兵临西洲岛,我们要尽量争取在魔兵到达西洲岛之前找到神秘之岛,然后返航。”

  焦铁牛摊开了手,面露苦色,道:“我的大小姐啊,这不是咱们说的算的啊,关键要看海上的风浪。如果风再大一点,风向再正一点,咱们三天都不要就到了。”

  小羽也不是在埋怨焦铁牛,她只是心急如焚。

  “漂在这海上,岛上的情况,咱们一无所知,只能尽量的争取时间。万一西洲岛守不住了,我们就成了岛上所有人的希望了!”

  焦铁牛握紧拳头,道:“小羽,你放心,我就算是豁出了命去,也一定会找到那个神秘岛屿的!”

  小羽道:“铁牛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们是四个人来的,这就是我们四个人的事情。”

  “应该说是三个人吧。”

  焦铁牛看了一眼江小白,道:“毕竟我们当中有个人他不是西洲岛的人,不能把他算在内的,他对咱们西洲岛没有任何的义务。”

  江小白只是一笑,并未说话。

  岛上的年轻人大多数和焦铁牛的心理是一样的,他们很感激江小白救了整个西洲岛,但是他们心里也憋着一口气。江小白和他们同样的年轻,就有了如此能力,岛上的年轻人心有不服,都很想和江小白较量较量。

  江小白能够感受得到西洲岛的年轻人对他流露出的敌意,他并未放在心上,以他的胸襟是不会和这些人计较的。

  航行了约莫半天,头顶上空的云彩便发生了变化,从四面八方聚集了很多云彩过来,几乎是一瞬间便已经是浓云密布。

  浓云之中,电闪雷鸣,一道道电光隐约闪现,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要下雨了吗?”

  小羽问道。

  焦铁牛面色凝重,道:“恐怕不是下雨那么简单。这海上一旦下雨,必有风浪。这雨怕是不小,风浪也会很大!”

  “咱们的船能够承受得了多大的风浪?”小羽问道。

  昨天和魔兵交战,西洲岛的渔船已经全部都损坏了。这艘船是铁牛兄弟二人昨夜连夜修好的。他们对这艘船的船身进行了加固,即便是如此,如果遇上了大风大浪,这艘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小羽,这艘船再怎么加固,它也是渔船改的啊。一般的风浪还好,不会有问题,如果风浪太强的话,那就麻烦了。”

  正说着,海上的风力已经开始变猛,波浪也突然间变得凶恶起来。三丈高的波浪迎头卷了过来,狠狠地砸在了这艘渔船上。

  江小白四人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打湿了,小船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这风浪怎么说来就来啊?”小羽扯着嗓子喊道,天地之间全都是风浪的声音,正常音量交流,对方根本听不见。

  焦铁牛道:“海上就是这样的,前一秒还可能是晴空万里,后一秒就是恶浪滔天了。”

  “哥!”

  焦铜牛走了过来,道:“这风浪太大了,咱们的船不知道撑不撑得住啊!”

  风向已经完全改变,他们的船在这样的风向下,已经没有办法前进,而是失控似的在惊涛骇浪中颠簸起伏。

  真正让小羽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何时能够到达神秘之岛根本就没有一个定数,甚至能不能到达神秘之岛所在的区域,那都一个问题。

  “小羽,你别担心啊,有我们兄弟在,一定没问题的。”

  焦铁牛跑过去掌舵,却被一个浪头砸了下来,小船颠簸,他整个人也跟着飞了起来。若不是焦铜牛及时出手,拉住了他,他很可能会掉进大海之中,被海浪吞噬。

  风浪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在不断地增强。小船已经失控,而且看这样子,船身随时都有可能破损。

  焦家兄弟和小羽都抓住东西,这样才不会被颠簸晃荡的小船甩出去,只有江小白,站在船上,仿佛两脚生了根,无论风浪有多大,都影响不到他。

  “铁牛、铜牛,你们两个快想想办法啊!你们不是经验丰富吗,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做是好啊?”

  焦铜牛喊道:“小羽,有的时候,一些事情是非人力可以干预的。我们只能听天由命。这风浪来得突然,说不定过一会儿便消失了。你抓好了啊,不要让风浪把你卷走。我们撑住了!”

  “这就是你们的办法吗?”小羽急道:“我爷爷怎么会让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出海啊!”

  就在这时,江小白走向了船舵。

  “喂,小子,你干什么?不要乱动船舵?你连船都不会开,你瞎搞什么?想害死我们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