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若离的支持,凌宇便可以放心离开了。

  今晚吃饭的时候,王老板已经找机会私下里跟他提了这事。王老板是担心他沉浸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却不知道其实江小白自己也在考虑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他的提醒。

  “算了,我还是多留一日吧,后天早上离开。”

  若离道:“小白哥哥,真的不用为我多留这一天的。我真的不用你担心,我现在眼睛好了,就跟以前一样了。这次失去双目,对我而言也不全是坏事,至少让我懂得了更多人生的真谛。”

  江小白道:“若离,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若离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绝没有半点的夸张!”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此,那我便明日离开吧。今天晚上,咱们好好说说话,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呢。”

  若离道:“小白哥哥,你可别忘了我是个闲不住的人。现在我的眼睛好了,我肯定不会乐意一直留在积云寺的。你在外面做大事情,我也得帮你做些什么啊。”

  江小白道:“若离,你得留下来啊,师父他们还需要你照顾呢。”

  若离道:“师父他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更应该承担起更重的担子。小白哥哥,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扛在你一个人的身上,真的没有必要那么做。”

  江小白搂紧了若离,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这就是他心爱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是如此的爱着他,他们彼此总是会为对方考虑。

  就在他们在夜色下拥抱之时,远处突然间传来了钟声。

  积云寺的东北角有一口钟,鼎盛之时,晨钟暮鼓,每天早上都会有僧人敲响那口洪钟,不过那口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想过了。

  钟声就是从哪个方位传来的。

  “什么情况?”江小白道。

  若离摇了摇头,“不知道啊,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都快过来!”

  普渡大师的声音回荡在积云寺的每个角落,众人纷纷赶去了他的禅房。

  “大师,这是什么情况啊?深夜是谁在敲钟啊?”玉萧子问道。

  普渡大师道:“并没有人在敲钟,那洪钟之所以自鸣,那是在向我们发起警告,告诉我们有危险来了。”

  “师父,你不是说没有人可以找到积云寺的吗?”江小白道。

  普渡大师道:“我的好徒弟啊,这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啊!”

  积云寺的洪钟上有积云寺的创派祖师留下的道纹,一旦感觉到危险的逼近,便会自鸣。

  “大师,我们这里那么多的高手,就算是危险来了,那又有何妨?咱们这些人难道还解决不了吗?”王老板道。

  此时的积云寺里有江小白、普渡大师、玉萧子、风清、狂刀和水娃,他们这些人每个人的修为都不弱,甚至还有几个当世顶尖的高手。

  除了魔尊亲临之外,他们实在是想不到到底有什么人能让他们害怕的。

  “老王说得对,有咱们这些当世顶尖高手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大家不要惊慌,咱们就在这里等等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来积云寺找麻烦!”

  狂刀大笑道:“来得正好!老子手痒痒得很!好久没有松松筋骨了!正愁没人和我玩玩呢。”

  水娃道:“狂刀师父,你不要和我抢。咱们这些人当中,论实战经验最缺乏的人就是我,那坏人来了,先让我会会他。我要是不成了,再劳烦你们。”

  江小白道:“水娃,你不要露面!”

  “为什么?”水娃很是不解。

  江小白道:“你现在已经完全是神帝的模样了,一旦让魔尊知道你藏身在积云寺,无论耗费多大的代价,他都一定会把你给找出来的。若离,你带着水娃进去躲起来,不要出来。”

  “叔叔,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水娃苦着脸道。

  若离道:“水娃,听你叔叔的,他的一切安排都是为了你好,跟姑姑进去吧。”

  “姑姑……”

  水娃苦着脸,道:“你平时是最疼我的人,求您跟叔叔说说,让我留在这里吧,哪怕不让我动手也是好的,我看看还不行吗?”

  “不行!”

  江小白和若离异口同声。

  “跟姑姑走吧!”

  若离一把抓住水娃的手,拉着水娃进了屋内。

  江小白道:“狂刀,你随我去四周围看看。”

  “好嘞!”

  二人纵身跃起,离开了积云寺。

  江小白和狂刀都是把神识释放了出来,扫探着积云寺的周围,方圆百里之内,都在他们的扫探范围之内。

  “狂刀,你那边有什么发现没有?”

  搜寻了一圈,江小白并未发现任何危险的存在。

  狂刀回应道:“屁都没有!那口钟是不是搞错了啊?不会是被风吹得响了起来的吧。”

  “走吧,回去吧。”

  二人回到了积云寺,把情况告诉了其他人。

  普渡大师道:“那口钟的确有预警的本事,这是我的师父告诉我的。”

  狂刀道:“老秃驴,你的意思是说你只是道听途说,知道那口钟可以预警的,是吗?”

  普渡大师点了点头。

  狂刀道:“那咱们肯定是被那口钟给耍了!我和江小白飞在周围几百里都飞了一圈了,什么都没发现。我看应该把那口钟给砸了,这大晚上的,分明就是扰乱咱们休息嘛。”

  江小白喝斥道:“狂刀,你别乱来!积云寺是什么地方?积云寺的先辈们不打诳语的,既然我的师祖曾经那么说过,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今夜我来值守。”

  “都散了吧,回去睡觉吧。江小白,我看你也还是去睡觉吧。我敢保证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狂刀道。

  江小白道:“什么事都没有,难道不好吗?好了,你们都别管我了,今晚我来守夜。”

  “叔叔,让我陪你吧。”水娃跑了出来。

  “你不让我抛头露面,可是守夜不会也不让我守吧?”

  若离耸了耸肩,道:“这小子非要跑出来,我拦不住他,他的翅膀硬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