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的男人纵然不是全部都是薄情寡义之人,但绝大多数也都是这样的。我们这些姐妹都是被男人伤透了心的伤心人,无论男人多么花言巧语,我们也不会再上当了。”紫馨道。

  江小白道:“紫馨姑娘,你们应该看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幸福的女人啊,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不幸的。”

  紫馨冷冷一笑,道:“好了,我跟你说的已经够多的了,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我进去了。”

  次日一早,江小白再次来到这里。

  见到芸娘,江小白道:“你这是打算出去吗?”

  “嗯。”芸娘道:“我想尽快找一个栖身之地,然后带着我的人离开这里。”

  江小白道:“这样吧,今天我陪你一起出去找一找,成吗?”

  芸娘秀眉一蹙,问道:“你有何目的?”

  江小白道:“我什么目的也没有,难道就不能陪你出去找一找吗?你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帮帮你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不需要。”

  芸娘冷声道:“你要是愿意跟着,我也不拦着你。”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江小白可以跟着她过去。江小白并不是个好面子的人,他从社会的最底层崛起,知道面子这个东西是最没用的,有时候还能害死人。

  芸娘驾着一艘小船出海,她没有带别人,所以船上就只有她和江小白两个人。

  小船在大海上快速的航行,珊瑚岛周围的海域,她们已经都搜索过了,没有发现合适的岛屿,所以她要开往很远的地方去寻找合适的栖居地。

  江小白就站在芸娘的身旁,目视前方,看着和天空一样蔚蓝的海面。

  “今天的天气可真是不错啊,万里无云。”

  江小白想挑起一个话题,然后一步一步渐渐深入,和芸娘好好聊聊。

  芸娘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一声不吭,继续专心致志地驾驶着她的船。

  江小白叹了口气,只得开门见山,道:“咱们得好好聊聊,可以吗?”

  “我就知道你跟我出来的目的不简单,说吧,你想聊什么?”芸娘问道。

  江小白道:“聊聊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你没资格。”

  芸娘冷冷地道,她用自己的语气表明了她不想聊关于她自己的任何事情。

  江小白道:“你依然是没有勇气面对是吗?敢于面对他人的人,顶多称得上是个勇者,真正敢于面对自己的,那才是勇士!”

  芸娘摇了摇头,道:“你别想着激怒我,激将法对我没有任何的作用。”

  江小白道:“我不是想激怒你,我只是想唤醒你,不要再继续装睡了!要真正迈过那道坎,你就得真正地去面对!明白了吗?”

  “我不需要你去教导我什么!我不是三岁的孩子!”

  芸娘厉声道。

  江小白道:“就是因为那个负心汉,你就沉沦至今吗?你看看你自己,整日活在过去当中,失去了对男人的信任,你身边的姐妹也和你一样,整日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之中,不敢抬起头来往前走!这就是你要的吗?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芸娘的双目瞪着江小白,那眼神看样子像是要杀人似的。

  “江小白!我一而再的容忍你,那是因为你救过我们,可你一而再地挑战我的底线,我真的要受不了你了!”

  江小白道:“不破不立,我今天就是想要把你从过去的泥沼当中拉出来,让你迎着阳光,沐浴在海风之中,开展你的新的生活,展开你人生新的篇章!”

  “我再次警告你,我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事!明白没有?”芸娘吼道。

  江小白迎上她像是要吃人的目光,道:“滕元峰这个男人你打算要用多久的时间去忘掉他?”

  听到这个名字,芸娘的手臂抬了起来,猛地往江小白的脸上招呼。江小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怎么,听到这个名字就炸毛,这个名字真的那么让你感到恐惧吗?”

  “你……你要是再敢提这个名字,我一定会杀了你!”

  芸娘恶狠狠地瞪着江小白。

  “滕元峰!滕元峰!我又提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不解开你的心结,你将永远活在这个名字的阴影之下!”江小白道。

  “混蛋!我杀了你!”

  芸娘的另外一只手朝江小白的脸上招呼过来,却又被江小白抓住了手腕。芸娘剧烈地挣扎着,二人倒在了甲板上,滚了几圈,江小白骑在了芸娘的身上,把她的两只手臂按在了甲板上。

  “醒醒吧芸娘!你应该活在阳光下,而不是永远地活在这个名字形成的阴影之下。”

  芸娘泪水直流,泣声道:“我不许你提这个名字,你不能提这个名字!我真的会杀了你!”

  江小白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你从过去的阴影当中拉出来。芸娘,想想你的那些姐妹,你是她们的主心骨,你整日沉浸在过去之中,她们也会跟你一样的。你难道希望她们永远活在过去的痛苦之中吗?”

  芸娘怔住了。

  当年她们同病相怜,因为这个原因聚到了一起。仔细回想在一起的这些年,她们除了分享自己的伤心事之外,作为这群人的首领,她并没有带领她的姐妹们走出困境。

  她这个首领当得称职吗?

  长久以来,她都没有去思考这个问题,她以为只要给她们温饱,让她们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生存这就足够了。仔细想想,这只是基本要求罢了。

  人是有精神追求的,如果心情总是苦闷,那么就算是锦衣玉食,那又如何?

  一个人若是心情不好,便算是每餐吃鲍参翅肚,也是味同嚼蜡。

  芸娘已经安静了下来,江小白便松开了她的手,正准备从她身上起来,芸娘却冷不丁地给了他一脚。

  江小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哈哈笑道:“好了,你也踹了我一脚了,咱俩扯平了,你也别再生我的气了。”

  芸娘坐了起来,依旧是恶狠狠地瞪着江小白,道:“江小白,你给我听好了,我迟早会亲手宰了你!”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