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真的想要杀我,那就杀吧。”

  江小白一笑,丢了一把刀出来,就落在芸娘的面前。

  “来吧,你要是真想宰了我,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

  芸娘一把抓住了那把匕首,朝着江小白的脖子上扎了过来,刀尖就停留在了江小白的喉咙处。

  “你会杀我吗?”

  突然间,江小白的眼神变得无比的温柔,柔情似水地看着芸娘。

  芸娘纵然是铁石心肠,在这一瞬间,也无法抗拒江小白的眼神,娇躯一颤,手腕一抖,手中的匕首“咣当”掉落在地上。

  她下不了手。

  “你还是舍不得杀我的。”江小白叹了口气。

  芸娘转过身去,背对着江小白,道:“你不要得意,我只是不想杀一个对反抗魔门有用的人。不过你给我听好了,我今日对我说的那番话,我会永远地记在心里,等到哪天魔门覆灭了,我一定会取你狗命!你的项上人头先暂时寄放在你的脖子上!”

  “我就怕你把我刚才说的话给忘掉,只要你记住,我们就好办了。”江小白语重心长地道:“和过去彻底说拜拜吧!把滕元峰这个人从你心里彻底的掩埋!”

  不知为何,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芸娘没有了那么大的反应,就跟听到一个路人的名字差不多,但她还是抓起了手里的刀,转过身去,瞪着江小白。

  “再敢提他,我现在就杀了你!”

  江小白道:“你第一次没有杀我,这一次就会杀了我吗?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滕元峰早已经成为了你的过去,为什么你还要让自己活在过去之中呢?”

  “我……”

  芸娘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低落。

  “彻底埋葬他吧!让这个人自此从你的心里彻底的消失!”江小白抬起手来,轻轻地拍了拍芸娘瑟瑟颤抖的肩膀。

  芸娘扔掉了手里的匕首,突然间身体前冲,一把抱住了江小白,在江小白的怀中放声大哭。

  江小白就这么任她抱着自己,动也不敢动一下。

  许久之后,芸娘的哭声渐渐地弱了下来。

  “抱紧我。”

  突然间,芸娘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江小白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口中冒出了一个带着惊讶的“啊”字。

  “我让你抱紧我。”

  芸娘又重复了一遍。

  “哦。”

  江小白这才抱紧了怀中的美娇娃。

  芸娘就是这么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对于江小白的好感其实并不是今天才有,而是在他们认识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只不过今天积攒到了一定的程度,爆发出来了罢了。

  忘掉一个人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爱上另外一个人,在遇见江小白之前,芸娘始终都无法从过去的那段伤害之中走出来,但是在认识了江小白之后,江小白悄无声息地叩开了她紧闭的心扉,走入了进去。

  经过今天这件事的爆发,让芸娘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另外的男人,而过去的那段伤害则如云烟一般消散不见。

  她突然间用力推开了江小白,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江小白一愣,心想这女人心可真是海底针啊,根本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而就在她琢磨芸娘的心思的时候,芸娘突然问道:“江小白,你说我美吗?”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人比花娇,挺美的。”

  芸娘道:“我都哭成这样了,是不是很丑?”

  江小白笑道:“哈哈,为什么要那么说呢?其实你哭过之后有一种别样的美丽。”

  “是吗?”

  听到心上人的陈赞,芸娘的心里像是打翻了蜜罐子似的一样的甜蜜。

  “那你亲亲我吧!”

  芸娘突然说道。

  “啊?”

  江小白彻底傻了眼了,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芸娘道:“啊什么啊,你吃什么亏了吗?还不快点。”

  芸娘性烈如火,江小白这下算是知道了。

  前一秒还恨不得要杀了他,后一秒竟然就要亲他,这样的转变也实在是太快了。

  “你真是够婆婆妈妈的,做事情一点都不脆生!”

  话音未落,芸娘已经扑了过来,吻上了江小白的唇。

  江小白被他这迅猛的攻击搞的有点摸不着北,顺势倒在了甲板上,二人便在这甲板上滚了起来。

  小船因为没有人掌控而变得随波逐流。

  二人吻得动情,谁都把这茬给忘了,直到他们的小船的船底触了暗礁,船身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什么情况?”

  二人这才分开,江小白赶紧去船舱看一看,这才发现船底已经开始渗水了。

  “船底撞在了暗礁上,撞破了,已经在漏水了。”

  江小白跑了上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芸娘。

  芸娘急得跺脚,道:“出来一趟,什么都还没找呢,倒是把船给撞坏了,这可怎么办啊?”

  江小白沉声道:“船破了不要紧,好了,咱们回去吧。”

  芸娘道:“都还没有去找找呢。”

  江小白道:“找什么啊,难道你还想着离开吗?就留在珊瑚岛吧,帮助我们铸造火炮,咱们一起对抗魔门。”

  “不行!”

  芸娘嘟着嘴,道:“别以为我亲了你,咱们之间的关系就怎么怎么样了。”

  江小白一愣,道:“那你亲我干什么?”

  芸娘道:“本姑娘相亲就亲喽!我和我的人不能和你们住在一起,这是原则。”

  江小白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单独为你们修建一座地宫,你觉得如何?”

  芸娘似乎有点动心了,没有直接回绝他。

  江小白道:“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你看着水马上就要漫到咱们的脚面上了。”

  “那这艘船怎么办?”芸娘问道。

  江小白道:“这样的船多的是,丢了吧。”

  语罢,二人便御风飞行,飞上了高空,看着这艘船完全沉没在大海里面。

  回到珊瑚岛,芸娘突然间跟江小白的关系又感觉生分了起来。

  仔细回想一下,今天出去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太荒诞了。她甚至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芸娘需要时间好好考虑和江小白的关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