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是一个有了想法就会想尽办法实现想法的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这次他要做的事情却把他给难住了,纵然他绞尽脑汁,却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两三天,江小白什么也没做,一直都在想如何能够在海下设置他的结界。

  心情沉闷之极,江小白决定出去走一走,让自己的情绪松弛下来,也放空一下脑袋。

  走出地宫,江小白在珊瑚岛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岛上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都在地宫里面。

  此时正值日暮时分,金黄色的日光洒在海面上,随着波浪而跳跃浮动,看上去美丽极了。

  江小白在海边坐了下来,脚下是柔软的白沙,不时地会有寄居蟹从沙子里冒出头来,然后大摇大摆地在他身旁走动。

  江小白随手捏了一只寄居蟹出来,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前张牙舞爪。这么一个小东西在受到伤害的时候,竟然也会奋力抗争,何况是人呢。

  深吸了一口气,江小白放下那只寄居蟹,看着远方的海面,对着大海喊了几声。

  这几声喊出来,他便感觉胸中的郁闷之气也随着那几声大吼吼出去了,顿时便感觉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你这是遇上什么事了?要在这里大吼大叫的。”

  身后有轻柔的脚步声传来,芸娘正踩着脚下的细沙逶迤而来。

  江小白头也不回,道:“压力很大,我想要做一些事情,但是遇到了困难,暂时却想不出什么办法。”

  芸娘道:“什么事?”

  “你这是关心我吗?”江小白笑问道。

  芸娘道:“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怕你压力太大而崩溃了。我们现在还指望着你呢,一旦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下面的那帮人可不会像你这样对待我们。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栖身之所,还得在你这里暂住些时日。”

  江小白笑道:“你总是有你的理由。”

  芸娘问道:“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江小白道:“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我想在海底造一个可以移动的空间。我们可以在里面坐一些秘密的事情,比如冶炼钢铁,铸造战舰。一旦有什么情况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在水下移动。”

  芸娘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你的难题在哪里呢?”

  江小白道:“水下的水压是非常的大的,大的惊人,所以必须要设置结界,屏蔽掉外面的水压,我们才能够在结界的内部施工,铸造一个海底基地。”

  芸娘道:“抱歉,我不该多问你的,因为你说的这件事,我根本就帮不上你。我很失败。”

  江小白道:“也没有想过你能帮得上我,但是在别的事情上,你是有能力帮助我的。芸娘,我真心恳请你加入我们的研发团队,带领他们搞好研发。”

  “这件事不要说了。”芸娘依旧是那副态度,道:“他们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我没有必要去帮他们。”

  “你不是帮他们,你是在帮我。”江小白道。

  芸娘道:“帮你?哼哼,你把人心想的太美好了吧。我要是去了,那帮人肯定会在暗中捣鬼,因为他们不会让我一个女人抢了他们的风头!”

  江小白道:“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芸娘道:“什么都不用说了,等他们什么时候再次试验他们的产品的时候,你叫上我,我会帮他们看看有什么问题,再提出一些我自己的意见。”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也只能这样了。他们应该近期就会进行第二次试验,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很努力。”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他们努不努力得看他们能造出什么样的东西来,可别再出上次那样的笑话。”

  芸娘在江小白的身旁坐了下来,望着大海,道:“我小的时候,家在内陆,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只在电视上看见过。那个时候我就想,等我长大了之后,自己能够赚钱了,我一定要去海边看一看大海。”

  江小白道:“那你后来去了吗?”

  “去了。”

  芸娘蓦地眼圈一红,道:“是和那个渣男一起去的。他曾拖着我的手走在沙滩上,在沙滩上对我许下了很多诺言,而曾经的海誓山盟,如今却变成了最深的打击。”

  江小白笑道:“这是好事啊。”

  “什么好事?”芸娘道:“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

  江小白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主动跟我聊起你的过去,聊起那个曾经伤害过你的渣男。你主动和我说了这些,说明你正在放下这些事和那个人。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是吗?”

  芸娘问着自己,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深埋于心底的这些事拿出来和江小白分享。

  就是她的那些姐妹们,知道她的过去的也就只有寥寥几个人而已。

  “当然是啊!芸娘,你在进步,过去的那些事对你造成的伤害正在逐渐的减轻。”江小白扭头看着她美丽的侧脸,道:“总有一天,我相信你的脸上会时刻都挂满笑容,而且我还相信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芸娘道:“说真的,很你聊天,总是让我感觉到很轻快。”

  江小白道:“那就以后和我多聊聊,我的话很有魔力的,和我说多了,你有什么心结都打开了。”

  芸娘道:“不能和你多说,只怕是了了旧缘又来了新仇。”

  江小白看着她,道:“你的新仇说的是我吗?”

  芸娘笑了笑,没有答话。

  江小白道:“我自己往我自己脸上贴金,如果是我,那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会是你的仇。我和那个人不一样,如果我对一个人好,我会掏心掏肺地对她好,而不是去玩弄一份感情。”

  芸娘一怔,扭过头来,迎上江小白的目光,看着他炽热的眼神,猛然间,一颗冰冻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你会那般对我吗?”

  芸娘美丽的双眸之中涌动着闪亮的光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