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散开来!”

  魔门的战舰毕竟训练有素,面对这种情况,他们果断地采取了分散的措施,并且在海上加速航行。

  他们坚信只要到了他们的射程范围之内,他们就可以依靠着数量多的优势而完全掌握主动权。

  “全速前进!”

  江小白做出了一个并不理智的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应该边打边退,依靠着自己的射程优势来解决战斗,但是他却让战舰全速前进。

  他有他的考虑,只有让自己真正至于险境之中,才能检验出他们造出的火炮到底成不成熟,才能暴露出一些问题。

  对方八艘战舰,已经被击沉了两艘,剩下的六艘战舰把江小白他们的战舰给包围在了中间。

  “打!给我狠狠地打!”

  舰群的总指挥下了命令,只有把江小白的战舰击沉,方可解他的心头之恨。

  六艘战舰,炮口一致对着中间那一艘被围困的战舰。陷入了这样的包围之中,在这些魔兵看来,这一战的最终胜利者肯定是属于他们。

  “开火!”

  六艘战舰同时开火,猛烈的炮火朝着江小白他们的战舰打了过来。于此同时,江小白他们的战舰上的八门舰载火炮也都开了火。

  他们的火炮发射速度要明显快过魔门的火炮,所以最先被击中的反而是魔门的战舰。

  就这样,江小白他们的火炮以一敌六,竟然不落下风。

  大约五分钟过后,魔门的战舰便承受不住了,他们的战舰已经有几艘严重受损,还沉了两艘。

  这些家伙想要撤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江小白没有打算放他们离开,所以继续轰击,直到把这个舰群完全消灭。

  “我们赢了!”

  众人来到甲板上,欢呼不已。

  江小白却没有那么高兴,虽然赢了,但是他们的这艘战舰也受损非常的严重。

  “还是出了问题。”

  芸娘走到江小白的身旁,道:“有两门火炮在刚才对轰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虽然没有出现炸膛这样的恶劣事件,不过也挺严重的,突然间就没有办法发射了。”

  “这可是大问题啊。”江小白沉声道。

  白峰道:“是啊,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至少说明咱们的火炮稳定性还是不行。”

  “大统领,不好了,咱们的船漏水了,就快沉没了。”有人前来禀报。

  这艘战舰挨了不知道多少炮,船身受损极为严重,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不容易的了。

  江小白道:“沉了就沉了吧,这艘船受损太严重了,已经没有带回去的价值了。”

  芸娘道;“战舰可以不要,但是火炮必须得带回去。我要拆解掉火炮,看看里面的情况,才知道毛病出在哪里。”

  众人赶在战舰沉没之前把船上的八门火炮全部都拆解了下来,江小白把那八门火炮全都放进了他的虚拟空间里面,然后便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上,白峰道:“虽然这一次我们的火炮依旧暴露出了许多问题,不过也有一些好现象。总而言之,我们的实验品没有想象的那么差,如果能解决掉稳定性这个问题的话,怕是如今市面上的魔门的火炮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以后如果在海上遇到,他们将会吃尽苦头。”

  芸娘却没有那么乐观,道:“稳定性的问题不解决,一切都只是空谈,因为我们不知道咱们的火炮什么时候回出现问题。可能是第一炮就没有打响,也可能是打了几炮之后出现了问题。这些问题一旦在实战中发生,都是足以要命的。我们不能拿反抗军兄弟的性命开玩笑。”

  江小白深以为然,道:“芸娘说的很有道理。在没有解决我们的火炮的稳定性之前,决不允许将火炮装载到咱们的战舰上。”

  众人回到了珊瑚岛基地,白峰和芸娘一刻不歇,立马带领着研发团队的成员立即开始拆解他们带回来的火炮,争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问题的所在。

  江小白总算是有时间休息一下,刚回到房间里,林飞便闯了进来。

  “大统领,不好了。”

  “怎么了?”江小白倒了一杯水,还没来得及喝。

  林飞道:“水娃闯进了划分给芸娘姑娘她们的那片空间,里面的女孩子和他吵了起来。谁知道三言两语不和,竟然打了起来。”

  “水娃打伤人了?”江小白赶紧问道。

  “对。”

  林飞点了点头。

  江小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芸娘把他们的那帮姐妹当成是亲姐妹一般,这件事看上去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绝对不好解决。

  “我过去看看。”

  江小白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气得恨不得打人。

  他走了没多久,水娃就给他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林飞跟在江小白的身后,江小白心里着急,脚下如风,林飞小跑都追不上。

  很快,他便赶到了现场,看到那一幕,江小白整个头皮都麻痹了。

  他知道这下麻烦大了。

  地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水娃则是呆呆地站在一旁。

  “小舞!小舞!”

  芸娘冲了过来,跪在那个叫作“小舞”的女子身旁,泪如雨下。

  “姐姐,小舞死了,小舞死了……”

  众女全都放声大哭。她们每个人的关系都亲如姐妹一般,小舞死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悲痛至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芸娘也只是刚刚得到消息,并不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姐姐,是他,是他杀了小舞!”

  所有人都指着水娃。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她先动手的。我没想杀她,谁知道她那么不经打,碰一下就死了。”水娃辩解道。

  “水娃,跪下!”江小白怒喝一声。

  “叔叔……”

  水娃看着江小白,乞求江小白能够帮他说几句话。

  “我让你跪下,你听到没有!”

  江小白怒吼道。

  水娃捏了捏拳头,最终跪了下来。

  “江小白!杀人必须偿命!”

  芸娘的语气听上去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芸娘,我想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咱们先听听水娃怎么说吧。”江小白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