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娃,你来说说看。”

  江小白看着水娃,要他解释。

  水娃道:“我是无意之中发现这一块地方的,以前没来过,所以就想着进去看看。谁知道刚一进去,就遇到了这个女人。她对我大吼大叫,骂得我狗血淋头。她说这个地方男人和狗一样,都不可以进来。我听了就很生气,质问她为什么不可以进来。她说就是不可以进来,还动手打我。我实在是被她惹怒了,便开始还手。谁知道就一下,他就成这样了。”

  水娃所言句句属实,只不过这小舞不过是个普通人,哪里能承受得住他那一下,所以就倒在了地上,并且死了。

  如果人没有死,这件事都还好办。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死了人了,让这件事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棘手。

  “江小白,我要你给我个公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没什么好说的!”

  芸娘的语气咄咄逼人,算是把江小白架在了火上炙烤。如果是其他人,倒还好办,但这件事涉及到水娃,这可是未来的神帝,若是真把水娃给杀了,以后靠谁来对抗魔尊?

  “芸娘,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暂时先这样如何,把水娃先关起来,我还要了解一些情况。”江小白道。

  “你分明就是在偏袒这小子!”芸娘道。

  在这件事上,江小白很难做到公正,在他看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保全水娃,因为他清楚水娃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水娃,以后对付魔尊将会变得异常的困难。

  “芸娘,请你相信我,行吗?人死为大,入土为安,还是先把小舞姑娘给安葬了吧。”江小白道。

  “我们不答应!”

  “对!不能答应!”

  众女齐声讨伐,她们都嚷嚷着要先为死去的小舞报仇雪恨。

  “这事情也不能完全怪我啊!”

  水娃为自己辩解,道:“她如果好声好气地跟我说,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这些女人是怎么了?男人怎么就不如狗了?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男人,谁来保护你们?你们能够在这里过着安逸的生活,靠的难道不是男人吗?我可看的清清楚楚,你们这里面要比其他地方好多了,居然还有水果吃!这可是其他地方都没有的。你们这些女人做了什么了?外面的那些男人在辛苦地干活,三天才能吃得上一顿肉,从来都别想吃什么水果!”

  “水娃,住口!”

  江小白差点没被气死,他正在绞尽脑汁想要保全这个家伙,而这个家伙竟然继续拱火,把事情推向不可收拾的方向。

  “江小白!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立即带着姐妹们离开这个地方!我真是后悔,后悔来到了这里。如果没有来这里,我的……我的小舞妹妹又如何会惨死?”

  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芸娘心潮澎湃,一时间没有能够忍得住,泪如泉涌。

  “杀人偿命!必须要杀了他!”

  众女已经把水娃给围了起来。

  “来人啊!把水娃拉下去关押起来!”

  这件事没有办法解决,江小白只好快刀斩乱麻,先把水娃关押起来,然后再慢慢做芸娘这边的思想工作。

  上来两个人押住了水娃,刚准备带他下去,围着水娃的那帮女人却把圈子收缩得更小了,不让他们离开。

  “芸娘,请你让她们散开。我答应会给你一个说法的,我肯定会给你。”江小白道。

  “你为什么不现在就给我一个说法?杀人偿命,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芸娘质问道。

  江小白道:“小舞的死是个错误,如果再杀了水娃,那就是另外一个错误。小舞的死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水娃也不想看到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好啊江小白,总算是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了是吧!我总算是明白了你的心思。你压根就不想处理这小子,还拿什么大义来说。”芸娘质问道。

  江小白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今天除非你当着我的面杀了他,否则这件事绝不会善罢甘休!”芸娘寸步不让。

  “芸娘,这件事你容小白稍后跟你解释。”

  白峰知道水娃的身份,便过来劝一劝芸娘。

  “老白,你要是不想我骂你个狗血淋头,那就不要在这里为他说任何话。我只知道我的好姐妹死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芸娘依旧是寸步不让。

  “芸娘,算我求你了行吗?”

  江小白低声下气地道。

  “不行!”芸娘依旧是这副态度。

  “叔叔!”

  水娃挣脱了那两人,怒吼道:“你干嘛对她们这般低三下四?这里是你的地盘!她们要是不乐意呆,那就滚蛋!”

  “啪!”

  江小白狠狠地给了水娃一个耳光。

  “叔叔,你打我……”

  水娃不再是孩子了,被当众扇了一个耳光,心里肯定很不好受。

  江小白沉声道:“你杀了人,就是你的不对!”

  “我有什么不对?”

  水娃的火气起来了。

  “难道我要站在那里受她羞辱吗?我是个男人,我受不了!”

  “你想干什么?反了你了!”江小白怒斥道。

  “我就反了,又能如何?这些娘们不是都想杀我吗?好啊,有多少算多少,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到底谁能杀得了谁!”

  “水娃,话可不能这么说!”白峰急得直跺脚。

  “你小子赶紧向她们道歉,快道歉!”

  水娃仰着头,道:“我绝不道歉!有本事就跟我过过招!”

  “混蛋!”

  芸娘一掌拍了过去。

  水娃一挥手,一道无形之力便将芸娘给震飞了出去。

  “你竟敢动手!”

  江小白再也忍不住了,又是狠狠地甩给他一个巴掌。

  “叔叔,你又打我?”

  水娃红着眼睛。

  “水娃,你这孩子怎么那么虎啊!你做错了事了你知道吗?”白峰苦口婆心。

  水娃道:“我不知道!”

  “跪下!”江小白怒喝道。

  “对不起叔叔,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水娃冷声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