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娃,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连你叔叔的话,你也敢不听!”

  白峰喝斥道:“赶紧跪下给你叔叔赔罪!”

  “要跪你跪!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跪的!”

  水娃瞪着白峰,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

  “叔叔,对不起了,既然这个地方不欢迎我,我就离开这个地方。你不认我也罢,大不了从今而后,咱们各走各的路,互不干涉。”

  语罢,水娃便要离开。

  “你就这么走了吗?”

  江小白拦在水娃的身前,道:“我教导过你,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敢作敢当,勇于承担责任。你做错了事情,就这么要走,你认为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已经跟她们解释过了。是那个女人胡搅蛮缠,不是我故意要杀她的。叔叔,说穿了,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如果不是你对这帮娘们百般呵护,她们岂敢如此嚣张?什么男人与狗不得入内,简直荒唐至极!她们这是把咱们这里所有的男人都当作狗都不如的东西!你可以忍受,我可忍不了!”

  水娃怒喝道。

  “混账东西!”

  江小白一抬手,数道电光便往水娃的身上而去。

  水娃身影一晃,避开了这一招,与此同时,竟然也动手了。

  谁能想到,这个江小白费尽了千辛万苦,几乎令他丧命才带回来的人,居然和他动起了武。

  在这一刻,江小白心寒无比。

  他的一颗心真的太心寒了。

  他站在那里动也没动,硬生生接了水娃的那一招。

  “水娃!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竟敢和你的恩人动手!”白峰怒斥道。

  水娃一下子傻了眼,他以为江小白会躲开的,谁知道江小白躲都没躲。

  “叔叔,你为什么不躲开啊?”

  江小白的眼睛里泛着泪光,有晶莹的光泽在闪烁。

  “水娃,你知道心寒是什么滋味吗?”

  “叔叔……”

  水娃的心里生出了一点点的愧疚,但转念一想,看到那些女人,又觉得自己十分的委屈。

  “叔叔,我也心寒!你为什么对这些女人那么好?她们整天什么也不用做,却吃好喝好。你为什么如此的偏袒她们?为什么对我就那么严苛?动辄得咎,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处境!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你看到的都只是表面现象。”

  白峰道:“水娃啊,你真的是误会你叔叔了。芸娘和她们的姐妹可不是什么都没做,她们帮了我们很多啊。”

  “你们还想糊弄我吗?我不是瞎子,她们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我看得清清楚楚。”

  水娃擦了擦眼泪,道:“叔叔,你对我的恩情,我铭记于心。但是你的一些做法,我也实在是看不下去。既然这样,那就不如分道扬镳吧。咱们各走各的,各干各的,或许对彼此都是一种很好的决定。”

  语罢,水娃便要离开。

  谁也不敢拦着他,他的身上弥漫着腾腾的杀气,一副像是要吃人的模样。

  “你个杀人犯!别想就这么走了!”

  几名女子冲了过去,想要拦住水娃,但是她们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水娃轻而易举地就摆脱了她们。

  水娃离开了珊瑚岛基地,而江小白却呆在了那里。

  “江小白,这件事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你为什么不拦着他?其他人没有能力拦住他,难道你也没有这个能力吗?”

  芸娘气愤极了,跑过来跟江小白理论。

  “芸娘姑娘,你消消气。小白也有他的难处,真的是有难处,以后他肯定会告诉你的。”

  白峰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老白,这里交给你了,去把小舞好生安葬了吧。”

  语罢,江小白便离开了。

  他虽然对水娃感到失望心寒,可水娃毕竟是未来的神帝。那小子容易上头,做事情非常的冲动,必须得尽快找到他。如果他在外面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惊动了魔尊,那麻烦可就大了。

  离开珊瑚岛基地,江小白独自一人在空中飞行,飞了好久,也没找到水娃。

  他知道水娃一定是猜到他会出来找他,所以远离了珊瑚岛基地。

  叹了口气,江小白只好打道回府。

  快回到珊瑚岛基地的时候,江小白停了下来,没有进去,因为他不知道回去之后如何面对芸娘。

  他答应过芸娘会保护好她的那些姐妹的,谁知道竟在他的地盘死了一个。如果发生别的事情都还好处理,可是这死了人,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个人在外游荡了好久,直到天黑,江小白才回到珊瑚岛基地。虽然依旧不知道如何面对芸娘,但他还是得去面对,遇事不能退缩。

  见到芸娘,迎接他的是意料之中的一张冷脸。

  “你找到那小子没有?”

  江小白摇了摇头。

  芸娘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为什么要百般护着他?”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叹道:“谁都能死,包括我在内,就只有他不能死,他的身份实在是太重要了。”

  “你什么意思?”芸娘冷笑道:“为了护着他,你竟然不惜满口胡言是吧!”

  江小白道:“我不是满口胡言,我说的都是真的。芸娘,水娃的身份真的不简单。”

  “有多不简单!你告诉我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芸娘问道。

  “我不能说。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江小白道。

  芸娘道:“如果你不说,那就说明你根本就是在忽悠我。”

  江小白道:“他是我们对付魔尊的秘密武器,非常非常的关键。没有了他,我们根本不可能战胜魔尊。”

  “江小白,你也太能扯了吧!你真是什么谎话都敢说!”芸娘摇头苦笑,道:“这世上的男人根本全都不可信,亏得我还那么相信你。”

  江小白道:“芸娘,我真的没有骗你啊。水娃的身份真的非常的神秘,越少人知道约好,一旦泄露出去,将会引来非常大的麻烦。”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