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会回来吗?”

  芸娘问道。

  江小白略一沉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孩子的性格容易走极端,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清楚,我也不知道。”

  芸娘道:“我的姐妹这边你无须担心,我会安抚好她们。现在唯独要担心的就是水娃,他负气而去,真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傻事错事,那可如何是好啊。咱们对抗魔尊,缺他不可啊。”

  江小白道:“目前来说,还没有任何有关他的消息。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我想咱们也不必为他担心什么。我想他迟早会回来的。”

  芸娘道:“希望如此吧。”

  江小白道:“你的姐妹们,她们都还好吧?”

  芸娘道:“人死不能复生,时间是抹平伤口最好的良药。她们虽然还会因为小舞的死而难过,不过现在已经好不少了。我相信再过一阵子,她们会从悲伤之中走出来的。”

  江小白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时间会给我们希望,会治愈我们的伤痛。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活着,只要还有时间,就意味着可能拥有一切。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乐观地看待生活,乐观地面对每一天。”

  芸娘道:“我们都是经历过事情的人,绝不可能会因为一点困难就被打倒的。你承受的压力最为巨大,最重要的就是你,你一定要承受得住啊。”

  江小白哈哈一笑,道:“放心吧,我什么没经历过,早已经习惯了。我这个人是最乐观的。现在的情况再差,也差不过我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过是南湾村的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小子,连温饱都成问题。现在还能比那个时候还差吗?”

  “真的假的?”芸娘对江小白的过去并不怎么了解,还以为江小白是在说谎呢。

  江小白道:“当然是真的呢。最穷的时候,我一天只吃一顿饭,还吃不饱。人情冷暖,我早已经经历过了。”

  芸娘深吸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你的童年那么凄惨。”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谈不上凄惨,那个时候自己也没觉得惨,整天依然是乐呵呵的。只是现在想起来,会觉得有些惨。其实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觉得。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我倒是宁愿回到那个时候。至少在这个时候,我整天唯一琢磨的事情就是如何把握的肚子给填饱,而现在虽然不用想如何填饱肚子了,烦恼的事情却越来越多,而且每一件都要比温饱问题难解决太多太多。”

  芸娘只是知道江小白的肩膀上承担着非常大的压力,但是她始终没有感同身受,因为她不在江小白的那个位置上。她所了解的,也仅仅是江小白所承担的冰山一角。

  时光飞逝。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

  就在江小白他们所打造的第一艘战舰准备下海试航的时候,他们的一位老朋友来到了珊瑚岛基地,不过却有些狼狈。

  一路反抗军抓到了王老板,他们不认识王老板,把王老板当做坏人给抓了起来。

  王老板消失多日,其实是去帮江小白联络其它地方的反抗军去了。

  被抓之后,王老板百般申诉,终于见到了那路反抗军的首领,这才被释放。

  那路反抗军的首领为表歉意,亲自护送王老板来到了珊瑚岛基地。

  到了这个地方,王老板一脸懵圈,心想要是他自己找过来,还真的未必能够找到这里。

  见到江小白,二人就这么看着对方,随后便是哈哈大笑起来,拥抱在一起。

  “老王,你走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王老板笑道:“怎么可能回不来,你还活着,我怎么忍心死呢。”

  江小白道:“怎么这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王老伴这才把这一路的曲折艰辛说了出来。

  江小白道:“下面的人不认识你,把你给抓了,还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王老伴道:“我发现他们的战斗力有长进啊,要比以前强太多了。以前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谁知道这次他们竟然把我给拿下了。”

  江小白道:“如此说来,看来是咱们这阵子的练兵很有效果嘛。说说吧,你在别处找到反抗军了吗?”

  王老板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几个月我漂泊在外面,上过山,下过海,还在很多内陆地区走了走,发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兄弟。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对抗魔兵。”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笑问道:“他们有多少人马?”

  王老板道:“多不可数。以前咱们都觉得魔门人多势众,其实和魔门比起来,咱们反抗军的势力一点也不逊色。唯独比不过他们的就是咱们太过分散,且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大家各自行动,全都是一盘散沙,没有把这些实力完全整合起来。”

  江小白道:“是啊,如果能够把所有反抗军的实力联合到一起,那咱们就太壮大了。真要能够那样,咱们还怕他们什么。”

  王老板道:“咱们必须得想个办法,把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反抗军都联合到一起。如果能做到这样,咱们就真的可以和魔尊叫板了。”

  江小白面色一暗,道:“有件事你还不知道,水娃不见了。”

  “他去哪儿了?”王老板问道。

  江小白把事情的起因结果告诉了王老板,王老板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孩子的脾气也太大了。他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上肩负着多么重的担子吗?”

  王老板气愤地道。

  江小白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找了他很久,一直都在找他,就是找不到他。”

  王老板道:“都过去那么久了,他就算是有气,也应该消了气了吧,怎么还不回来?”

  江小白道:“那孩子心里想什么,我们谁都没有办法揣测。算了吧。只要他不出事,不让魔尊知道他在哪里,那一切就随他去吧。我现在只求他能够平平安安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